《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6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相信叶之璐,这样的信任感足以让她嘲笑自己。薄夜渊,你把给过我、没给过我的东西,都给了叶之璐。在我眼里,你渐渐变成盛十年那样的角色。这一个月我每天都在练习忘记你,一旦感觉到想念,狠狠地咬住胳膊,用疼痛去惩罚自己得到教训。
  她越来越少再想起他,也许是自我催眠式的麻痹起到了作用,也许她伤痕累累的心,再也爱不起别人。
  同时她也有很多事在忙,看书、绘画,经营她的珠宝品牌,她已经是一家高端珠宝场的至高董事了,或许外人都以为她是沾着北堂枫的光,才会得到这笔巨额融资,她是靠男人位的,实际不是。
  离开薄夜渊这一年,她不是一事无成闲着,她一直在工作。
  她有强烈的天赋,良好的教养和学识,从小到大为了成为候选者她什么都会,基础底蕴丰厚,她不过是借助北堂枫的人脉,在宴会场所游走猎色,寻找投资者和生意伙伴,在短短时间内,她迅速崛起。
  夜色很深,黎七羽绘制着珠宝,Li.King(国王黎的意思,缩写LK)珠宝公司一向由她主刀,她的设计元素新、时尚,走在潮流的最顶端,才问世成为流社会的宠儿。

  黎七羽的品牌主推高端的流,而她亲自设计的每一件都独一无二不可复制,价格更是不菲,寻常豪门都难以消费。贵妇名媛虚荣爱攀,渐渐兴起一股热潮,以佩戴LK奢侈品为荣耀。
  这个世界,有钱人的钱最好赚——
  暖色灯光下,她的笔沙沙绘画着稿纸,脸色一片麻木。差点忘了曾经画着画着,泪水打湿了设计稿,半夜梦魇薄夜渊和小七夜出事她哭着惊醒,被他冤枉的时候她更是觉得失去了全世界。
  黎七羽此刻只有麻木,再也不进他的世界,不会有失去了。
  一双手从身后抱着她,北堂枫传来沐浴过的香味:“我有用之不尽的财产,嫁给我一切都是你的。为什么这么拼?”
  黎七羽嗤然冷笑:“你是你的,我是我。”
  “我养你。”他的唇贴着她的耳朵喷吐热气,“养你一辈子。”
  黎七羽每到这时候,都是讥讽地一笑:“滚,碍眼。”

  她很倔强,从不要他帮。他不阻碍她追求事业她一个人已经能做到最好!
  北堂枫把她抱起来,置放在大腿坐于沙发:“七羽,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真怕我浓烈地爱你。”
  “那会是你的悲剧……”
  北堂枫朗声笑了:“是惨剧。爱你,我会为你不顾一切,什么都不要,包括这条你一直想拿走的命。”他按着她的手在胸口,心脏有力地跳。

  黎七羽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从没问她和他的过去:“心脏是薄夜渊刺坏的?所以要派我去报复他?为什么选了我?”
  “有一天,你会知道。”北堂枫的眼神忽而变得幽深,手指慢捻她的长发,“宁愿你永远不会等到那一天。”
  黎七羽转着手里的笔,冷冷盯着他:“整个撒旦城有监控,这是你北堂枫的地盘,有人无声无息地进来杀人你都查不出来,你还能活到现在?”
  “监控坏了。”薄夜渊临走前也调取过监控录像,一无所获。

  “凶手能来去自如,熟悉每个地方。出了事到现在,你一点也不慌张没有加派人手、重新整顿庄园的防守。”黎七羽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你不觉得是管辖出了问题,也不害怕身处危险,那只有一个解释——凶手不会伤害你!”
  北堂枫嘴角的笑慢慢凝住。
  “我一直以为是薄绯儿,可她没有那么大的权利指派你的人,雷克说她被关押起来我也信她来不了,那只有一个解释了。”黎七羽手指勾起他的下巴,黑眸盯着他的眼底。
  北堂枫嘴唇轻薄吐出声:“你怀疑我。”
  “是你们……你和薄绯儿联手。”
  北堂枫端起她的脸:“我的小公主,冤枉你我有什么好处?”
  “让薄夜渊恨我,我也恨他……”黎七羽挣开他的手,“现在目的达到了。”
  “我这么坏?”
  “你这么卑鄙阴险无耻,以前利用我去报复薄夜渊,又利用孩子要挟我。下三滥的手段你已经手到擒来!”
  北堂枫又笑了,只是笑容特别阴狠,达不到眼底:“这次你错了七羽,我再不会丢下你,我怎么忍心你这个人格消失?我可是宁愿你不爱我,也舍不得你变成别人啊……”
  黎七羽抿唇,北堂枫是一直知道她的解离症的。他以前是远远的旁观者,她的过去全都知道!
  “不是你,也是你放权的。凶手是谁告诉我!”
  北堂枫沉默了几秒钟,低声说:“你从来不求我帮忙。现在是在向我求助么?”
  “当做求助!”

  北堂枫眼眸蓦然深邃:“可我想等你亲手去解过去的答案。”
  她蹩眉:“我要是一直不解呢?”
  “我们这样幸福一辈子。”他梳理她的长发,恨不得永远丢弃那段过去,绝口不提。
  “凶手我认识?我只有这一个问题。”
  北堂枫沉吟:“你见过。”
  黎七羽做了个梦,梦见个人格的她跳进深海里自杀。繁华的邮轮里歌舞笙箫,没有人注意她……
  她沉溺在海,仿佛回到小小七羽,被黎母抛弃在茫茫海域。
  可是,一双手捞起了她,将她救回船。
  他挤压她的胸腹,反复给她吹气做人工呼吸……
  她迷离地磕开眼,看到英俊的脸在她眼前一晃而过,那男人邪肆极了,眼睛有长长的疤痕。
  黎七羽好像听到有人叫他:【少主……】
  呃,好难受,好痛,为什么要救她,薄夜渊连个孩子都不给她,在薄家活着每一分都是窒息,为什么连死都是奢望!
  【黎七羽,你的使命还未完成,怎么能死!?】
  遥远黑暗,沉沉的嗓音传来。
  黎七羽从梦惊醒,浑身被汗湿透。
  原来她那次没死成,是北堂枫救的她,否则她已经丧身海底,不会醒来转化成这个人格了。她的使命,是什么?

  北堂枫让她自己去解谜,说和过去有关联。
  按下服务铃,佣人照例端了温牛奶和药进来。
  黎七羽先服用了心脏排异药,过几分钟,再服用精神镇定药。
  一个月前,当她发现她有解离症的征兆时——多梦焦虑、梦游,立即看心理医生,并每天配合服用药物。
  黎七羽接过药丸,要在放进嘴里的时候,忽然背脊发冷。砰,她情绪激烈挥手打翻了托盘,药盒滚落在地。
  “黎小姐怎么了?不舒服?”佣人小心地问,“要不要我叫少主过来看看?”
  北堂枫的房间与她的打通了相连,睡在隔壁。
  日期:2017-12-15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