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6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个月她调查过,对手在暗处十分狡诈让她抓不到证据。她怀疑是薄绯儿,她毕竟原本是北堂山庄的人,在这里有她潜藏的亲信也不怪。黑天鹅井有机关,除非是北堂家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这机密。
  撒旦城是禁地,为避免人多手杂,佣人和守卫很少。所以要把叶之璐运进来不那么容易被发现,但肯定得对这地势熟悉。
  但如果是薄绯儿下杀手,为什么不直接弄死叶之璐,还让她留着一口气?她到底在算计什么。
  很快,黎七羽明白了——
  佣人来通知说,经过抢救治疗叶之璐清醒过来。她指正黎七羽是凶手!
  砰!休息室的门被砰然撞开!
  黎七羽带着冷魅的气息走进去,她穿着黑色长裙,不规则裙摆仿佛撕裂的云朵,缥缈如烟又如雾。气色苍白的脸,更显得珊瑚红的唇妖冶得美。
  黎七羽像反派的大女王,美得邪恶惊心,她的出现瞬间让起居室里的人都紧张了起来,雷克横在床前,护着叶之璐。
  “听说叶小姐醒了指正凶手是我,我很想听听看。”她诡秘地笑着,望向床躺的女人。

  “我……”叶之璐面色煞白,惊恐地盯着黎七羽,“不确定。”
  “黎小姐,你最好是保持三米安全距离。”雷克见她过来,手下意识按在胸口的武器。
  北堂枫单手插兜站在窗前,阴霾提醒:“谁敢用枪指我的女人,我让他头浆爆流。”
  薄夜渊坐在老虎椅,转着手的戒指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发言,眼神却是森冷的……冷得骇人。
  黎七羽笑着摸了摸鼻子,做出一副恶毒的样子:“叶小姐不妨说说看,遇害的全过程。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怎么看到凶手是我的?”
  叶之璐全身虚脱,打着营养剂,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事发过程。
  佣人陪着她去逛商场,她在更衣室里换着衣服,忽然感觉全身酸软,一股异的香味让她晕了过去。
  她醒来的时候,眼睛四肢都被绑着还塞了布条。
  清楚听到黎七羽的声音,下令把她扔到井里去。
  “我当时什么也看不见,吓坏了…但真的听到了你的声音……我对天发誓。”叶之璐边哭边说,想起她被扔到井里后的可怕经历,瑟瑟发抖起来。
  黎七羽眯眼:“你敢用你的孩子起誓?”
  “我愿意,如果我说谎,让我和孩子都死于非命。”叶之璐红肿了眼。
  黎七羽沉了脸色,不知道为什么她相信了叶之璐的话,女人的第六感直觉让她觉得叶之璐没必要撒谎。如果她真想瞎编,当初教堂她醒来不会失忆,而是直接指正黎七羽,这次也可以说亲眼看到黎七羽丢她下井,毕竟她是唯一的当事人,她说了算。
  北堂枫走到她身旁,脱下外套搭在她肩:“仅凭声音不能做证据,别担心,有我在谁也不能动你。”

  黎七羽轻笑:“反正被诬陷多了,也不在乎多一次啊。只不过……我预感叶小姐很快会死啊。”
  叶之璐浑身颤抖:“你说什么?”
  “有人千方百计想让我当替罪羊,这次才留了你活口,故意伪装我的声音,是想让矛头都指向我。下一次,你得死了。”
  叶之璐眼神灰暗,不知道该相信谁。
  雷克黑了脸色:“黎小姐,你这是在公然下死亡通知书?”
  “错,我是在寓言她的命运,”黎七羽冷笑,“有个眼睛瞎到天的未婚夫,我想叶小姐不死也难。”
  “是谁——谁要杀我——”叶之璐惊恐不安地问,她一直在逃命,原以为薄家是庇护所,谁知道外面更凶险可怕。
  “薄绯儿。”
  “这不可能,这一个月里,少爷软禁了三小姐,不许她跟外界联络,并全天监视她的一举一动。”雷克断然否决,自从一个月前发生了教堂事件,薄夜渊将薄绯儿隔绝了。
  黎七羽十分意外,不信地说:“算隔绝了,她也能买通手下。”

  “她根本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何以安排人手去做?她的手脚铐着锁链,平时佣人送饭也从小窗口放进去,那佣人是少爷的亲信。我可以用性命担保,三小姐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没见过任何人,她第一个可排除嫌疑。”
  黎七羽蹩眉,当着薄夜渊的面她信雷克不会撒谎——
  如果不是薄绯儿,谁还有这么大的能力做到?薄家和北堂家族都很熟悉,两边都能出入无人之境。她真的想不到,谁还有这样的本事!
  幽冷的帝王倏然而起,薄夜渊面无表情地宣判道:“这是我最后一次放过你。”

  哈……黎七羽笑得嘴角僵硬。
  “黎小姐,一次原谅换来两次背叛,你说的话奉还。”薄夜渊气息危险,“倘若还有下次,我绝不姑息。”
  黎七羽轻佻地勾了唇:“我没意见,好啊。等你的不姑息。”
  她倔强地扬起小脸,视线冷冷地回望他,“倒是薄先生别忘了你现在说的话,别哪天我证明了清白,你又痛哭挽回。”
  “黎小姐多虑,这辈子也妄想。”

  “真的?你不会以后又改变主意,要死要活地求我跟你在一起吧?”
  薄夜渊冷窒:“以前瞎过,现在治好了。”
  “那真是恭喜你了,”她说着,放在身后的手抬起,手机晃了晃,“你说过的话我录下来了,别到时候跟我玩失忆,讲过的话又忘了。脑子是个好东西,你也应该带一个。”
  薄夜渊眼瞳竖缩,幽暗的眼眸里不知道划过什么。
  黎七羽冷眸轻笑:“你的家务事以后自己处理好,跟我无关。可以带着她滚了。”
  “她跟你没仇恨,你也是做母亲的,有请黎小姐高抬贵手。”他轻薄的唇最终吐出这样的话,“想要的复仇,都冲我来。”
  黎七羽的笑容一点点地收回去,豁然抬手,边柜的花瓶重重砸落在地。
  她浑身散发出冷漠强硬的气息:“我说过不是我!!!”
  够了,这群蠢货!
  “三小姐已经囚禁起来了,你指定的嫌疑人没有作案时机……”雷克被她的气势震慑,低声为少爷辩解,“少爷不是没给你机会,他也想相信你。当初你说是三小姐,少爷不顾老太太全家人的反对,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关押了……对你已仁至义尽。”是黎七羽辜负了信任。
  黎七羽阴狠的目光看着雷克,再透过他看向叶之璐:“那是叶小姐了。”

  所有人震惊。
  “你们可别都忘了,两起事故发生的时候,当事人除了我她也在,这也难说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至于作案动机,想要用打苦情牌博取同情,在薄家争取地位,让薄少爷喜欢她。”黎七羽淡淡地说。
  雷克看她的眼神仿佛她是会说话的怪物。薄夜渊更冷清了。
  没有人相信叶之璐会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为了博同情,甚至差点把孩子的性命搭,说起来天方夜谭了。
  黎七羽自己也不信,她这么说,不过是因为——

  “所以,我建议薄先生把她也关起来,隔离半年,半年后我保证她不会出事。”半年后小七夜病都好了,她已永远离开!把叶之璐关起来隔绝照看,其实是变相地保护她,避免她再被人伤害。
  “不是我……我没有……”叶之璐盯着走向他的薄夜渊,陷入孤立无援的处境,“我几次差点死了,现在竟还变成了主谋,这样诬陷我,还不如让我死了别救我……”
  “我相信不是你。”薄夜渊说相信。
  叶之璐眼角的泪凝结,感动得低声哽咽。
  黎七羽转身往外走,柔软的心在变得坚硬如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