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6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站在长廊,远远看到北堂枫和薄夜渊对立而战。
  这场景好像回到一个月前,只是立场转换,薄夜渊杀进北堂山庄来要人……

  不知道两个男人说了什么,达成共识,北堂枫随意地抬了抬胳膊,嘴角挑起邪肆冷峻的笑意。
  “薄先生,如果在我的城堡里找不到人,把你的心脏留下来祭我。”
  雷克一惊。
  北堂枫单手按在胸口,英俊的脸透着满满邪恶,笑容诡异:“当年你刺过来那一刀,我到现在还隐隐作痛。这笔账我一直为你算着。”
  雷克知道,当年少爷手刃北堂枫,一刀刺穿了北堂枫的心脏,如果不是及时换了心,恐怕他早死了!还有北堂枫眼的长疤,也是少爷为野薰二少的复仇,可惜匕首偏移,没能挖下北堂枫的眼睛。
  “悉听尊便。”薄夜渊脸色淡然,空茫的眼望着虚无。
  站在北堂枫身后的守卫却纷纷让开,恭敬地朝黎七羽行礼。
  她听到了,北堂枫的心脏竟然是被薄夜渊刺穿的?他们到底有着怎样的血仇?
  “你来了,”有力的手臂圈黎七羽在怀,北堂枫肆意地笑,“吵到你了?”
  黎七羽抿唇看向薄夜渊,他的眼神充满了不计一切的血色。
  “叶之璐不在北堂山庄,给我滚。”
  怕找不到人,北堂枫真的会拿走薄夜渊的心脏!
  “搜。”薄夜渊连眼角的余光都未曾看她,那冷漠之意像千年顽固的寒冰。

  一百多号保镖执枪分列开,像训练有素的军队,踏踏踏涌进撒旦城。
  “薄先生,你的未婚妻看不好丢了,来我们这要人!简直无能!”黎七羽嘴唇发白,“枫,堂堂北堂山庄岂是外人想搜搜的,赶他们走!”
  “无妨,”北堂枫与她十指相扣,亲昵地亲吻她的侧耳,“他愿留下一颗心,每个角落敞开了让他搜。”
  “雷克,你们少爷脑子有病,你该带他去接受治疗?!”
  雷克冷冷道:“少爷担心叶小姐有危险,给她的婚戒里有定位功能,她消失了一整天,通过定位功能我们发现她在北堂山庄。”
  这怎么可能?
  雷克拿出手机,屏幕是交织的地形图,一个小红点闪烁着光,“叶小姐一定在这北堂山庄!黎小姐一定感到很意外吧?没想到我们少爷早有先见之明……这么急着阻挠我们搜寻,你怕会找出什么?”
  黎七羽苍白着脸,她明明是担心薄夜渊的安危,到头来却变成了做贼心虚。

  她挽唇笑了起来:“你们怀疑是我抓了她?”
  “我不敢妄自揣测,”雷克恭敬地站着,“不过青竹蛇儿口,黄蜂尾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薄夜渊已经大步朝前走去,亲自前去搜寻,留下的最后小分队和雷克紧跟而。
  黎七羽浑身血液冰冷,叶之璐失踪了,他第一个怀疑的对象是她!
  北堂枫搂在她腰肢的手攥紧了:“我讨厌你为别的男人失魂落魄的样子!”
  黎七羽轻声地冷笑:“那我更讨厌你在别的女人身苟延残喘地样子。”
  北堂枫红唇挽笑:“你住进来后,我再没碰过女人。”
  一只大狼能改吃素?她虽然没见到他再碰女人,但她已不相信男人。

  “七羽,早告诉我你介意,我把她们都赶出去。”北堂枫握住她的手亲吻她纤细手指,“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
  黎七羽抿着唇,她最想要的他没给,自由和孩子!
  “少主,薄家少爷带着人去了偏远的黑天鹅井。”有下人匆匆来报备,“他们说人被扔进了井里,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黎七羽的脚步以前朝前走去,因为走得太急,差点绊到石头摔到。
  北堂枫及时搂住她,带着她一同前去。
  黎七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又被诬陷了!难不成叶之璐真的被扔进了北堂山庄的井里?
  别说北堂山庄防卫重重外人进不来,这撒旦城更是禁地!
  枝繁叶茂的后院因鲜少打理,葱郁而恣意地生长,那口井是一个巫女骑着天鹅,她没有腿,长长的羽翼的长裙和天鹅连在一起,邪恶又美魇。
  薄夜渊带着人围在井口,原本堵在井口的雕像正被他们移开。
  雷克顶着手机,那小红点近在咫尺,在这口井里!
  沉重的雕像十个人利用杠杆原理才撬开,巍然移动露出井的口子。井水里泡着个人,只有肩膀和头在外面。看样子不是陷入了昏迷,是死了。
  黎七羽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保镖吊着钢索下去救人了……
  薄夜渊气息幽冷站在井边,像黑面罗刹浑身迸射出杀意,蓦然他抬头,阴狠地盯着她。仿佛才认清她的真面目。
  北堂枫挑高眉,颇为意外。在他的地盘竟能无端出现薄夜渊的未婚妻,这事蹊跷到难以置信!
  “少爷,要不是叶小姐的戒指里有追踪器,她被扔到这种地方,一辈子也没人找得到。”雷克看了黎七羽一眼,那眼神像她是最恶毒的杀人凶手。

  黎七羽浑身一阵阵地发冷!
  “这雕像这么重,要移开把人扔进去是个大工程,还要再把雕像移回去。在北堂山庄,这么大的搬运动静,也没人发现?!”
  北堂枫嘴角勾着冷讽:“在井口有机关,按动能打开,不必劳师动众。”
  竟愚蠢到用人力去强行推开。
  “这么说,肇事者一定是北堂山庄的人,外人怎么会知道机关。”
  “既然人真的在我的地方出事,我会彻查,给你们薄氏一个交代。”北堂枫云淡风轻地说道,仿佛遇害的只是一条小狗,“人死了,还是活着?”
  两个保镖将水里的人小心翼翼地捞来,叶之璐长裙被打湿,泡了一天她的肤色发白、脸色发青,在井里她应该求生挣扎过,双手因为攀爬井壁鲜血淋漓、身也有蹭破、划破的伤口。
  “少爷,叶小姐还有气息。”保镖探了探叶之璐的鼻息。
  薄夜渊一把将保镖扔开,掐住叶之璐的下颌,按她的人……
  雷克建议,立即把她送去休息室,让医生进行抢救治疗。
  薄夜渊抱起昏迷的叶之璐大步前走,黎七羽正走前去准备查看叶之璐的伤势,跟他撞了个正着。

  他冷冷地把她撞到一边,脚步没有半点停留……
  北堂枫扶住她的身体:“这些事我会处理,你回房去休息?”
  “不是我。”黎七羽低声说。
  “我知道。”
  “所有人都不相信我,你信?”黎七羽自嘲地大笑了起来,她从小到大都逃离不了被栽赃的命运?她最讨厌被冤枉,偏偏总是被最在乎的人冤枉,仿佛不管她重活多少遍,她要被帝玩弄成一样的境遇。她不甘心!
  北堂枫握了握她的手:“不相信你的人,你不必在乎;相信你的人,算真是你干的又何曾在意。黎七羽,做你自己。”
  毕竟是在北堂山庄出的事,北堂枫安排了休息室和医生,为叶之璐紧急治疗。
  薄夜渊不相信北堂枫的人,但情况紧急,已来不及时间送去医院——
  黎七羽站在罗马柱围栏前,眯起眼冷漠地看着远处,笑得心口发疼。既然毫无反驳之力,这罪名坐实了是她,她何必解释?等她抓出凶手那天,置死地而后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