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6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头部剧烈的胀痛,分不清现实和虚幻,白天和黑夜。他疯狂地寻找着她的身影,朝着医院大门的方向,最终因为病痛来袭晕倒在半路。

  黎七羽穿着佣人装打开起居室的门走进去,壁灯打开,阴戾的男性身影坐在沙发,定定地看着她。
  黎七羽皱起眉,心脏跳漏了半拍!
  北堂枫从沙发起身,阴沉走来,捏起她娇俏的下巴:“我说过了,北堂庄园你出入自由,想去哪打声招呼行,半夜伪装成佣人偷偷摸摸以为我不知道了么?”
  黎七羽打掉他的手,犟开下巴!
  “眼睛哭得这么肿,很动情啊。”他眼眸里闪过嫉妒的光,喉结浮动出黯哑。
  “我只是去看看他死了没有——花圈是你派人送的?!”他让她在纸签名,没想到他拿去打印了祭奠的词。黎七羽到了医院,听护士说起才知道。

  “少爷,查到了,这是黎小姐新换的手机号。”雷克小心翼翼地提醒。
  薄夜渊靠着床头,昨晚的暴雨雷电将监控录像的线打断了,屏幕雪白花点什么图像也没有,他空洞盯了半个多小时。医院的小护士说,是她过来换的药水,没有别人。
  黎七羽的出现像不真实的幻觉,只要他一个人看到的幻觉!
  可他攥在手心里的戒指不见了,搜遍了整个医院也没看见……
  长长的音乐旋律,手机接通,他等来的却是磁性的男音:
  “哪位?”
  薄夜渊嘴唇紧抿,浑身游龙般起伏着愤怒。

  “唔……枫,干嘛。”黎七羽慵懒的嗓音传来。
  “小猪醒醒,电话。”北堂枫满含宠溺,“我去浴室放洗澡水,一起洗?”
  骄傲如薄夜渊,应该立即掐断电话,当做昨晚不过是他生出的幻境!他已经死掉的心,还能感受到凌迟般的剧痛!
  她是北堂枫的未婚妻,两人同吃同住睡在一起很正常,连孩子都有了。
  “找我?”黎七羽没有心肺的笑声传来,仿佛看到她魇丽的脸,慵懒躺在大床,浓密的长发浦泻开了。
  薄夜渊喉结浮动:“我想你。”
  黎七羽笑得更灵动:“薄先生,是你?我没听错吧,你的人说你危在旦夕,重病不起,随时都可能……你从地府里给我打的越界电话?”
  薄夜渊下颌紧绷,听到自己心弦崩断的声音!

  “我送的花,你收到了吧。”黎七羽轻笑,“抱歉啊,是你的人误传说你快死了,我为了表达哀痛送去慰问。你没有被吓到吧。”
  是她送的,她亲口承认了……
  她以为他死了,却无关痛痒。
  薄夜渊裂开唇,低低地笑了:“昨晚你在哪?”
  “在床……和我的丈夫。薄先生对我的家事什么时候这么有兴趣?”
  “你来过医院,我看到你了。”

  “恐怕你在做梦吧……”黎七羽漫不经心地讽刺,“我哪有空去看你?”
  薄夜渊全身的肌肉紧紧绷起,仿佛沉寂在汪洋死寂的海域里:“我等了你两天一夜……”
  “我说过不会去的,我老公不喜欢我见别的男人,他会吃醋。”黎七羽淡然,“尤其是你,我的前夫。”
  “所有都是你做的……”薄夜渊嗓音沙哑道几近哀求。她掐灭了他最后一丝希望,彻底将他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她不顾他的死活,所有根本不会为了他去教堂,所有的证词推翻。她撒谎。
  “你相信的,是真相。”黎七羽冷笑,“你说不是我,那便不是……你说是,那又怎么样。薄夜渊,算我耍你了,你能怎样。你耍了我整整两年,我才开始耍你而已……不过分吧?”
  薄夜渊按住额头,诡异地挽唇。
  他竟会瞎眼看错了人。
  “你不是说换你卑微地爱我两年?”黎七羽冷漠道,“不是说,愿意为我去死?我可不希望你死,你一定要活着,活的好好的……因为,你活着被我报复,才是我人生的乐趣!”
  “黎七羽,让我痛苦很有意思?”
  “很有意思。”黎七羽柔美的嗓音里满是恶毒,“我等这一天很久了……薄夜渊你欠我的,还没有还清!”
  “在跟谁聊天?”北堂枫低醇的嗓音传来,下一秒黎七羽的嗓音被堵住了。
  薄夜渊靠在床头,手机落下,他兀自发笑了起来,怪异的悚人的低笑……
  他的感情竟会给了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她的乐趣是玩弄他,看他悲惨看他不幸!
  从这一刻起,过去的薄夜渊彻底死了。

  “少爷……”雷克看到薄夜渊死亡的笑意,很是心惊。
  薄夜渊的病能不能好,全凭黎七羽一句话,当时少爷在鬼门关转悠一圈,都亏他聪明骗少爷说黎七羽会来,还打来了电话,薄夜渊那颗死寂的心脏竟慢慢归于平静。
  很迹,抢救措施还好,他一直高烧不退的身体竟有了抵抗力。
  医生说,病危时求生的意志力最为关键。有了要活下去的决心,药效发挥作用,彼此配合才能度过难关。

  薄夜渊醒来睁开眼,没等到那个电话,却看到黎七羽送来的花圈……
  “不如我亲自去把黎小姐请过来?你放心,我算是跪在地求她三天三夜,都要把她请过来见你。”雷克局促地问,“你千万要保重身体。”
  “我活的很好。从今天起,过去的事我已经忘了。”薄夜渊僵硬地转过脸,盯着床头柜没有动过的食物,伸手端了过来。
  他拿生命在爱她,她弃之敝履。捡回的这条命,是他自己的了……
  黎七羽听到电话被挂断传来的盲音,身还压着北堂枫沉甸甸的重量。
  她抬起膝盖狠狠地顶在他的小腹,又用手肘朝他的下颌撞去……手骨撞到坚硬的骨头,疼得他脸色青白。
  “滚开北堂枫,”她吃痛地低喊,“如你所愿,满意了?”
  北堂枫捏起她纤细的手腕:“伤到自己,我会心疼。”
  黎七羽狠狠一脚踹向他的男性浴望,他已经起了的生理反应贴着她,让她觉得十足恶心!
  北堂枫眼神猩红,截住她的脚:“我不希望将来七枫会像我,娶不到心爱的女人,还生不出后代。”
  又威胁她……
  黎七羽捏了拳:“北堂枫,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欢迎至极。”北堂枫哈哈大笑,从她身离开,按下呼叫铃吩咐佣人可以为小少爷打止痛剂了。
  黎七羽不是没有想过杀他,趁他不备勒死他、捅死他,在心里设想了一百种杀死他的方法。可北堂枫如果出事了,小七夜也要陪葬。
  佣人捧着日历,让她挑一个结婚的日子。
  黎七羽冷冷扫了一眼,挥手将日历本砸出很远:“他的玻璃体痊愈,再不需要被隔离注药忍受病痛折磨的那一天,我才会嫁给你。”
  “五个月……”北堂枫亲吻她的额心,“我保证他会健康。”
  他等了她这么久不在乎再等几个月,她是他的池之物,他笃定。
  一个月后,北堂山庄被薄家包围了,撒旦之城空徘徊着一架架的战机。
  黎七羽合书籍,看着天空密密麻麻的队伍,不由蹩眉。
  当初北堂枫也包围了薄家庄园带她走,薄夜渊时隔一个月才发起反攻?这不合道理。
  她离开起居室,走过长廊听到浇花的佣人在传递消息:

  “据说是薄家未来的少奶奶失踪了……她消失了一整天,薄家人非说是我们北堂山庄把人藏起来了。”
  薄夜渊的战机已在撒旦城的恶魔喷泉池边降落,所有守卫进入作战状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