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6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撒谎……”薄夜渊微微弯腰,拎住一个佣人的领子,他的五指却仿佛没有力气了,身体像巍然晃动的山要倒下。
  雷克扶了扶他的身子,安慰道:“我想黎小姐不至于做到这么绝情,这花应该不是她送的。”
  昨晚他说错话,差点害少爷归西,他小心翼翼掂量着措辞。
  “真的是少奶奶吩咐的,那花圈还有她的签名……”佣人被揍得怕了,哭丧着脸说道。
  薄绯儿一惊一乍地看着花圈:“真有她的签名!”
  薄夜渊身体撼动,低低的……闷声地咳嗽起来。

  薄绯儿摘下签条走过来,那条子有祭奠人死亡的话语,是打印出的字体,而在签名处,黎七羽的笔迹写。
  薄夜渊拿着条子,嘴唇紧抿成一条线颤栗,,他苍白的脸色渐渐铁青起来。艰难地弯下腰,捡起地那一把贱踩得脏兮兮的花束,满天星簇拥着白色雏菊……
  她以为他死了,也没来看他一眼。她真的不来,永远也不会来了。
  薄老太越想越气,挥舞着拐杖打翻几个花圈,让人把这不吉利的东西立马扔出医院。
  薄夜渊捧着一大捧菊花,艰难地转过身,花圈一朵花不能少,全给他送到加护病房。在场所有的人闻言变了脸色。
  那花圈实在太渗人了,雷克找了几个瓶子:“少爷,我把这花全给你拆下来,插瓶子里养着吧。”
  薄夜渊躺在床,英俊的脸罩着死亡之气,阴冷可怕:“谁也不许动……”
  “有水养着,能活的时间久一些?”
  这个理由说服了少爷,雷克让佣人们小心把花圈拆下来,一朵都没少,分插在五个大瓶子,摆在窗台。
  仿佛黎七羽穿着白色长裙,坐在窗台,挑着红魇的唇笑,抚摸着隆起的腹部笑望他:【我是有北堂枫的孩子了,我马要嫁给他……】

  他谁也不想见,医生为他重新输液,所有人都被赶了出去。
  夜晚,整个医院死一般地寂静。
  只有护士每隔两个小时为薄夜渊换药水,雷克每隔半小时去看看情况,保持少爷的清静之地。
  护士端着托盘走过长廊,守站的保镖为她打开门。
  黎七羽走进病房,隔着口罩都能闻到一股重重的药水味……
  薄夜渊躺在病床,单手僵硬地弯曲,攥着一大捧的白色菊花。
  她的心脏像被藤蔓缠住了,每一步都被荆棘刺穿着,短短的距离极近耗光她的勇气,再见他恍若隔世。
  薄夜渊异常憔悴,苍白的脸英俊瘦削,一年后再重逢她没有仔细地看过他,才发现他真的瘦了好多。
  薄夜渊,我为什么非要在乎你的死活?
  薄夜渊头部重伤包着白色绷带,想起他之前头部受伤她为了方便治疗剃光了他的头发,他生气的脸似乎近在眼前……
  【黎七羽,你哄我,哄哄我不生气了!】
  在床头柜放着玻璃盒子,无忧无虑的小七七小夜夜相互依偎着,蜷在一起睡着。
  它们是迷你的个体,成年后也长不大,幸福地拥有彼此,仿佛永远都在一起,不分开……
  黎七羽心脏抽痛,他很痛吗,否则在昏睡为什么面露痛苦。
  雷克的人三番两次通过下人找到她,说他昨夜被送进医院,命在旦夕。

  她原以为是他为了引她出现,撒谎的,花钱让侦探社的人私下打听,才知道薄家的人昨晚都出动了来了医院。
  他是笨蛋吗……真的等了一天两夜?好好在喷泉池等个人,为什么会突然摔到头破血流!
  黎七羽换了药水,手指情不自禁抚摸他的鼻梁、轮廓,他干裂薄情的唇瓣。
  忽然一只滚烫的手掌攥住她的手腕,黎七羽倏然一惊!
  昏睡的薄夜渊睁开猩红的眼,看着她。
  她戴着口罩、护士帽子——他只是看着她的眼,情绪激烈,身体大动地想要起来!
  黎七羽惊得往后退,他不是昏迷了么怎么会突然清醒,她扮成这样也能认出她?

  “七羽……别走……”薄夜渊沙哑的嗓音像藤蔓,看她抽开手要走,整个强壮的身体朝她扑了过去。
  黎七羽侧转的身子被他重重抱住,药水瓶晃动着,针头从他的手背挑起,点点鲜血泌了出来!
  黎七羽喉咙惊异地咔着声音,大气不敢出。
  薄夜渊打了太多药水而导致水肿的手臂,僵硬地箍她再怀:“我一直在等你……你终于来了……来了为什么要走……”
  黎七羽盯着前方,一股酸楚的感觉冲她的眼睛,眼睛努力睁得很大还是滑落下来泪水。

  他滚烫的怀抱快要将她窒息了……
  他抓住她死死握成拳的手,塞进去一个硬硬的东西。
  黎七羽低头一看,那颗5.1277的心形婚戒。
  离婚那天黎七羽净身出户,包括这颗戒指也都还给了他……
  薄夜渊攥着这颗戒指在喷泉池等,从阶梯滚下去昏倒包括送入医院,一直都攥在他的手里,掌心被硌出痕迹。

  “为什么不说话?”他沙哑得变调的嗓音,“我知道是你!”
  薄夜渊按着她的肩头,想要将她扳过去。
  他重病在身,身体没有力气,大脑昏昏沉沉犹如处在梦境,“我爱你……黎七羽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他自嘲地低语,
  “你永远也看不见我多爱你……因为只有在看不见你的时候,我才最爱你……”
  黎七羽压低了嗓音:“先生,你病得很严重……你认错了。”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挣开他的怀抱,朝前大步走去——
  “黎七羽!”薄夜渊身体蓦然跌下床,药瓶架子连带着摔下,发出一系列动静。
  黎七羽手搭在门把锁,眼里潮湿的雾气更浓烈了。
  薄夜渊大脑一阵眩晕,流淌的血液都在疼痛,发出痛苦的低吟。

  黎七羽差点要忍不住冲前,可她耳边响起小七夜的哭声……
  北堂枫像一片阴影笼罩开了,魔鬼的爪子扼住婴孩脆弱的脖子:
  【七羽,你选了他,当这孩子从没有来过世界。】
  薄老太、薄绯儿以及薄家的亲友,全都形同鬼魅站在北堂枫身后,阴暗敌意地看着她,要将她撕碎。
  黎七羽决然打开门,脚步慌乱地在走廊走着。
  她只是来看看他的死活而已,她从来没打算再跟他开始。他说爱她,全都是嘴巴说说而已,他做的哪件事是爱她的?不可否认,他的确差点为了她死,这或许是他的占有欲作祟,得不到她,她的骄傲王者自尊不容允许!
  门在薄夜渊面前猝然关!
  他浑身痛如刀搅,扶着床歪歪斜斜地站起来。

  守站在门口的保镖见重症室的门打开,薄夜渊脸色铁青走出来,一个个惊住,想要拦他却被他浑身的冷意震慑。
  薄夜渊执念地往前走,一只手按着被撞痛的腹部。
  走过长长走廊,走过阶梯,走过一楼大堂……
  薄夜渊走出医院大楼,一路所有的保镖被惊动,跟随在他身后却没有一个敢贸然前!

  黎七羽躲在柱子暗处,看着他摇晃的身影追出来,涩哑的嗓音一遍遍叫她的名字,她紧紧闭着眼,泪水汹涌!
  “黎七羽……”
  薄夜渊抓起每个经过的护士,又狠狠地丢开到一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