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72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我还得感谢人家,至少我通过小虹知道了袁凯的秘密,我真为自己没有瞎来万幸,都说酒后失德乱性,那天晚上我要是真动了男人那根命根子,说不定今天我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李艳进来了,她拿张表格笑着对我说,“林总,恭喜你啊,这是袁凯给我们发的奖金,请签字。”
  我接过来一看,五千元毛爷爷,看来我这次C市之行一定令袁凯很满意,但我想更为满意的应该是小虹她们的生活视频,袁凯一定躲在家里看的津津有味,我就不明白,一个堂堂的大经理,不找个女人成个家,却喜欢看这种偷拍录相,真让人难以理解。
  据李艳讲,这次去C市的公司员工每个人都有资金,我也没问她们多少,我想李艳也不会告诉我的。不过服装部门人员这次确实很辛苦,奖励人家也是应该的。
  吕胖子打电话来了,“大仓,**她***,我醉了一天,现在还头疼,你这都找的啥美女啊,这不是纯是酒缸吗!”
  我对吕胖子说,每天多练练,就凭他天天坐在那里玩股票,要想在酒场上战胜美女,就要多练。
  吕胖子骂我一句,把电话放了。
  这时安萍来微信了,问我晚上有空吗,想一起坐坐,我突然想起,这个安萍与袁凯一定有关系,不妨见见她,套套她的话,看看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下午三点左右,我正在看人力资源部门报来的公司人员绩效考核情况。这是手机又响了起来,我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会不会是网上预约的客户呢?
  接通后,果然是网上之前预约过的。

  近段时间太忙了,我也懒得上网了,有的客户取消了预约。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林老师,我有急事找你,之前预约时,你没回复我。”
  我告诉她直接到店里去面谈,然后我和李艳打了声招呼,说是去下属部门看看。
  回到家后,一个女人正在门口等我,只见她三十左右的女人,穿的很朴素。
  她问:“是林老师吧?”
  “是啊,让你久等了,快屋里坐!”我打开房门,引她进屋。
  我给她倒了杯咖啡,我让先不要着急,可以慢慢说。
  这个女人告诉我,她老公出轨了,而且把小三还带回家,她是刚打完架出来的,她现在很郁闷,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让她填了一份基本情况表,女人拿到表格后快速填写完。
  原来这个女人开了家美容院,从事美容工作。这个行业经常加班很完,当然家庭照顾的就少了。

  “别着急,现在这个社会,男人是很难经住诱惑的,你慢慢说,或许我能帮到你。”我对女人说道。
  她说自己五年前开了家美容院,生意很好,就雇了三个姑娘做工,可是老公却和其中一个女的勾搭上了。
  刚开始,这个女人没太在意,毕竟都是一个店的,有时老公也爱开玩笑,但是后来另外跟她干的女人告诉她,后院着火了。
  有一次,她还在家里抓到老公和女员工偷情,但老公一个劲的向自己赔不是,保证再也不干这事了,她也把那个女人辞退了。
  可让她万万没想到,她老公居然还和那个女员工的联系,而且还在外面租房住了,她就与老公吵架。但老公嘴上说坚决改正,背后依然与那个女人来往。
  为了孩子,她没选择离婚,可没成想那个小三居然胆子越来越大,而且要逼着老公与她离婚,而且找上家门来打架,为了保存这个完整的家,她没有示弱,与那个女人打了起来,但老公非但没帮她,而且还居然要和自己离婚,她一气之下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她出个主意。
  听了女人的诉说,我知道这又是一例男人出轨,女人受累的案例。
  从女人的语速与表情看,她很伤心很激动。
  我很理解并同情她,搁哪个女人身上能不生气,一个好端端的家,突然出现第三者,而且公然要上位。
  我对这个女人说,既然婚姻走到这里了,她也已经给老公很多机会,是她没把握好,虽说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但我说她这个婚姻已经走到头了,没必要再留恋了。
  女人说,如果离婚,她男人就要分她的财产,而且孩子也失去了父亲,她还想维持这桩婚姻。

  哎,真是可怜的女人,小三都打上门了,老公心都不在她身上了,还依然想保住这个家庭,真让人无法理解。
  我说,她的老公在外面租房养女人,就是事实上婚姻,老公已经犯了重婚罪,可以去法院起诉她,那样老公就一分钱得不到,而且净身出户。
  女人惊呀的看着我,“我真要走出这一步吗?”
  我说走出去吧,如果不走出去,她早晚会受伤的,与其现在忍受不如早做决断,至于孩子,可以把这些情况慢慢说给他,哪个孩子都不想有个出轨的爸爸。
  女人走后,我突然感觉到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但反过来一想,应该给她这样的建议。
  哎,其实女人也很伟大的,无论是生儿育女,还是为家而奋斗,有些女人真值得我尊敬,我很欣赏那种受过传统教育的女性,她们为了家庭,忍受一切辛酸。
  古往今来,男人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但大部分女人还是在家默默相守。
  我正在想着,安萍来电话了,“小柳同志,什么时候出发啊,我都到了。”
  “安总,我马上到!”我骂到这娘们叫我小柳还习惯了,***!反正柳不柳的,她也尝受过我的厉害。
  到了饭店,安萍已经坐在一个卡座那里向我招手。
  “安总还是那样漂亮,真让人不忍直视啊!”我笑着对安萍说。
  “呵呵,说我老了呗,比不上你手下那些模特,个个美艳如花,所以不敢看我了吧!”安萍说完打开红酒,给我倒上。

  我问安萍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安萍白了我一眼,说没事就不能找我坐坐了?
  看着这上等的红酒,我真想一饮而尽,但当着安萍的面,我还得故作高雅点。
  “安总,上次怎么见到我,还装作不认识呢?”我直接把话进入主题了,和安萍在一起没必要这样啰嗦了,都是老熟人了。
  安萍笑着说,她也正想说这件事,怕我产生误会。我心想能不误会吗,袁凯的公司如此复杂,我都快要崩溃了。
  安萍对我说,她当时见到我,并不想给袁凯留下我和她很熟的印象,但安萍反过来一想,既然我在她们公司干过,如果不相认,反倒给袁凯留下疑点。

  我说反正人家袁凯也是大老板,先和人家打招呼也有情可原,毕竟我是袁凯的手下吗。
  但安萍说,她和袁凯认识是因为当初他们在一所大学一起进修过,也可以说是同学了。
  “哈哈,那一定也上过床吧?!”我调侃着安萍。气得安萍拿起餐巾故作扔我,“你小子胆肥了,敢和我开这种玩笑。”
  安萍用餐巾擦了一下嘴,问我,“袁凯给你留下什么印象?”

  “这个人疑心太重!”我心想你们是同学,我也不客气了,让你安萍把我的话传到袁凯耳朵里,大不了我就不在公司干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