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42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长空如洗,太阳斜挂,暖洋洋的照在河面,闪着粼粼的波光。两岸的绿柳和花木,葱翠碧绿,生机盎然,赏心悦目。河道里偶尔飞来一群白鹭,轻盈的翱翔一阵,便成群结队落在岸边,啄食水里的鱼虾,忙得不亦乐乎……看着这绿水、碧树、蓝天、白鹭,心胸顿时为之一开,忍不住长长呼了一口气。
  冯局长找了一处干净的石阶坐下来,想到班上的事情,心是一阵抽搐的疼痛……当他抬起头时,不到两米处赫然坐了一位钓鱼人。
  冯局长一看,原来是熟人,原普安市的政协副主任,党史委的金主任。
  这个人冯局长认识,那是因为金主任能够提拔到政协副主任的位置,那是自己叔父帮助的结果,这个金主任和叔父是省委党校的同学,关系很好,所以冯局长认识,到普安任职的时候,还去拜访过这个人。
  他已经离岗,两鬓花白,很专注的守着面前的钓竿,一心一意观察浮漂的动静。冯局长正想开口招呼,他像是后脑长着眼睛,举手示意不要说话,果然,浮漂开始游动,有鱼儿上钩了。
  他等了一会,才小心翼翼的样子收渔线,鱼拉起来活蹦乱跳,是一尾三指阔的鲫鱼。
  等他把鱼取下,放进鱼篓,冯局长下去和他打招呼。

  “金主任,钓鱼技术很高啊。”
  “呵呵……不行,今天刚刚开始。”他把鱼饵挂上,远远的把钓钩甩了出去。
  冯局长心里一直对他很敬佩,这老头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学识渊博,很有涵养的一位领导。
  “没想到老领导还有这门爱好。”
  “离岗没事,闲得慌,平生不抽烟喝酒泡女人,只因囊中羞涩,只好拣这本钱小,想吃鱼又省钱的营生来干。”
  “金主任还是一如往昔,嬉笑怒骂皆文章,我受教了。”冯局长知道他的性格,欢快活跃,每次谈话都很轻松,他退休工资近6千元,哪里存在吃鱼怕花钱的问题。
  “不行咯,老了。”他叹息着看了冯局长一眼,摇头晃脑道,“人生譬如晨露,去日无多,这是自然规律,谁也免不了的,只要一天还在喘气就活他一天的痛快。”
  看他钓鱼自得其乐,冯局长不禁动了兴趣,问道:“钓鱼有什么讲究吗?是不是人人都可以找根竹竿挂上钓钩就可以?我听许多人说‘学钓鱼’,很不能理解,金主任是不是教我一点知识?”
  他呵呵一笑,“你可是手中握有实权的人,整天事情很多,也想学?”
  “活到老学到老嘛,多学一点总没坏处。”

  他点点头,说道:“这句话我认为是中国人总结出来的最伟大的一句民俗俚语,一个人蠢一点、知识贫乏一点没关系,关键是知道学习,有些人天纵奇才,最后进监狱,有些迟钝忠厚,得享天年,全家幸福,说到底就是在这个‘学’字上,学什么,如何学,这都是很有学问的。比如这钓鱼吧,人人找一根竹竿挂上钓钩甩进河里可不可以?也可以!但是,钓鱼仅仅就是钓鱼吗?”他目光灼灼的看着。

  冯局长明白了,他说的钓鱼是要学钓鱼背后的学问,而不是仅仅钩一两条鱼起来。
  “如果仅仅是为了鱼,我们钓鱼的何必这么辛苦,夏钓三伏,冬钓三九?买一挂网撒鱼、捕鱼不是来得更快?!”他有些凌乱的头发在风中飘动,带着几分飘逸。
  冯局长点头道:“所以有人说‘学钓鱼’了?”他摇摇头,“学钓鱼也是末节,学的是钓之技而非钓鱼之道。”
  冯局长听得似是而非,琢磨出声:“钓鱼之道?何为钓鱼之道?”

  “道者,道德,道义,人道,公道。古人总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谓大道自然。道就是天地间的至理,是一种意识形态,是顺其自然,顺势而为,尊重自然的一种规律。”他指着眼前绵绵不绝的东河水说道,“你看看眼前的河水,感悟到了什么?”
  冯局长心里默念他上述形如古董的语言,双眼看着河水,也用了一句词:“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是啊,流水如斯,不舍昼夜。这是人们对人生、对时光匆匆的一种感悟,但是,你想到另一个问题没有,流水经太阳蒸腾在天成气,落地成雨,入河成水,入海成洋,夏天是水,冬天为雪为冰,装进木桶是圆柱,倒进缸里是长方体……这些说明了什么?水的善变?是不是?”
  冯局长呆呆的望着他,金主任继续道,“说明水这种物质是最善于审时度势,因时因地因形而变,最能遵循客观规律的,所以,是一种与道最为接近的东西,古人临水垂钓,多不为鱼,实为悟道。钓鱼有钓鱼之道,单从技术上讲,钓鱼在我们中国南北各派数不胜数,从渔具的配备上讲,也是中外各异,各擅胜场……”
  这时候又有鱼儿咬钩,拉起来一看,是条小鱼,二指阔。他小心翼翼从钓钩上取下,啪的一声,将鱼丢了出去,冯局长惊呼一声,他笑道:“太小,吃了它岂不让它父母亲人伤心?”
  冯局长顿时释然,看来钓鱼也是有原则的,他的原则就是三指阔大小为底线。
  觉得很有意思,看他上饵时发现鱼钩与众不同,问道:“你这鱼钩好像与其他的不一样。”
  他得意道:“哦,你看出来了?仔细看看。”他拿过来让我仔细鉴赏。
  冯局长摸摸,“非金非铁什么材料?弯钩好像也比其他鱼钩要大。”
  “这是我花了三千元在古玩市场买的,贩子说是从山里一户农家收购过来,一直在身边保存了十年,舍不得出售,被我买来了。你别小看这钓钩,有可能是千年古物。”
  “哦?有什么根据吗?”冯局长帮他把鱼篓从水里收起来,他把钓竿也折好了,“金主任慢走,我明天还在这里等你。”

  他看一眼,乐呵呵的走了。
  和金主任一席谈,心情好了很多。
  第二天,冯局长早早来到河边,坐了一会就见他姗姗的从远处过来了,略略有些迟缓的动作显得格外的稳重和从容,一如他那充满智慧的眼神。
  打过招呼,他照例把钓钩挂好鱼饵甩进水里。

  “金主任,我是诚心诚意啊,望不吝赐教。”
  “嘿嘿,冯局长,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不耻下问而且这么虚心的市里的领导。”
  “那么还有谁是第一个?”冯局长很是惊讶,难道还有其他的市领导听他的废话。
  “第一个是秦书凯,他和我认识也是偶然,不是钓鱼,而是一次学术交流,他听了我的讲课后,有规律的来拜访我,这个小伙子对很多的东西很有悟性,冯局长,慧根之说你还不能不信,有些人天生愚钝,刀架脖子上还洋洋自得;有些人慧根通灵,趋利避害,举重若轻,有如菩萨附体。”
  “有些人‘慧根通灵,趋利避害,举重若轻,有如菩萨附体。’这话我信,战争年代,我们有几位领导人几度与敌人近在咫尺,居然安如泰山,毫发无损,大概就是你说的慧根通灵、菩萨附体。”
  日期:2017-12-15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