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99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十分笃定,上官映雪心脏骤然一缩,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白明月看了看墨子寒,脸上的惊讶一闪而逝,低着头默不作声,他不过是演戏,利用她报复上官映雪曾经的背叛。
  她不必当真,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爱的越深,恨就越深。
  墨子寒,你到底有多爱上官映雪呢?白明月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自己居然被当成报复的工具。
  只有温兰听到墨子寒这么说,笑开了花,更加把白明月当成她的准儿媳妇看待。
  “明月,你怎么没在楼下花……”杨若兮买找点回来,白明月和她说好在医院楼下花园吃饭,她没找到她,正感到奇怪,刚踏进病房便问。
  “这位是……”温兰有些好奇的看着两手拎着早点的杨若兮,她打扮的并不张扬,可她五官精致,身材高挑,样貌十分出众,和白明月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女孩。
  “阿姨,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杨若兮,这几天多亏她在医院照看我。”白明连忙向她介绍,又看着呆愣着的杨若兮,解释,“若兮,这位是子寒的妈妈。”
  她没介绍上官映雪,说不出是刻意还是无意,反正她本就对上官映雪没有丝毫热络的意思。
  杨若兮一踏进病房,便看到这么多人,墨子寒也在,不由得愣住,听白明月这么一说,这才恍然回神,拿着东西上前放下,大大方方的和温兰打招呼,“你好,阿姨。”
  “小杨是吧,这两天辛苦了吧,多谢你照顾明月。”温兰以一副准婆婆的姿态笑着向她道谢。
  杨若兮微微一笑,瞥一眼白明月,连未来婆婆都出马了,还敢说自己和墨少是闹着玩。
  “不用客气阿姨,我和明月是好朋友,照顾她也是应该的。”杨若兮毫不在意。

  “是嘛,我们明月真有福气,有你这么好的朋友照顾她,太难得了。”温兰似乎对白明月很满意,连带着对她也热络起来。
  杨若兮眼角一抽,我们明月?她看向白明月,敢说你和墨子寒没戏?
  白明月也被温兰这么亲热的一句话说得老脸一红,低下头继续扮娇羞,天知道她此刻有多么无语,她不过是墨子寒的挡箭牌啊挡箭牌,墨子寒,你有必要连亲妈都骗吗?
  白明月此刻在心里,感觉墨子寒有点过份了。
  墨子寒适时开口,他剑眉一皱,看着温兰,“妈,她需要休息,有话我们出去说。”
  白明月闻言,立刻机灵的扮虚弱,抬手装模作样的摸了摸额头,果然温兰一见便关切的问她,“头疼?是不是吵到你了,我们这就出去,孩子,你要好好休息啊。”
  “我会的,阿姨费心了。”白明月乖巧的连连点头。
  温兰的热情如火简直让她坐立不安,都快绷不住了。
  “那我们不打扰你了,映雪,我们先回去。”温兰招呼着上官映雪一起离开。
  上官映雪眼神闪烁,心里迅速算计着什么,面上却不动声色暂时敷衍,“好的,妈。”
  “子寒,你就别出去了,在这里陪陪她。”温兰看墨子寒转动着轮椅送她出来,连忙制止。
  墨子寒也没拒绝,“好的,妈。那我就不送您了。”
  温兰满意的看着他笑笑,现在对于她来说,病房里那位未来儿媳妇才是最重要的。
  上官映雪听他们这么说,脸色一变,她还想找机会单独和墨子寒说话,看样子是没机会了。
  她心有不甘的垂眸,掩饰眼里复杂的情绪,“子寒哥,那,我和妈先走了。”
  走过他身边,上官映雪凝望着他俊美的眉眼,轻声开口。
  墨子寒淡淡的点头,鼻子里发出一个音调,“嗯。”

  冷淡而敷衍,仿佛看不到她眼里的一片深情,上官映雪眼里的哀伤掩都掩不住,却很快被她藏起,咬着唇,不甘心的跟着温兰离开。
  杨若兮送他们走出病房,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蹙眉,那个女人看墨子寒的眼神很奇怪,她是女人,又是演员,她的直觉不会有错。
  “明月,刚才墨太太身边跟着的那个女人是谁?”杨若兮回到病房,装作无意的问她。
  白明月向来温柔的脸上,倏地多了几分冷意,“她叫上官映雪,墨少弟弟的妻子,墨家的二少奶奶。”
  墨子寒坐着轮椅回到病房,白明月心里很不舒服,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我有点累,想睡一会儿,墨少,你还有事吗?”
  墨子寒看着她的脸色有些不对,以为是温兰突然过来看她,让她不自在,紧张了半天会感到累也是正常的。
  他没有多想,也没多问,“那你休息吧,我先回公司。”
  顿顿,他看着白明月,似是向她交待,“有空我就过来看你。”
  白明月避开他目光注视,也没在意,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嗯。”
  “明月,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墨子寒一离开,杨若兮看着白明月郁郁寡欢的样子,忍不住问她。
  “我没事啊。”白明月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
  “还说没事,你就别嘴硬了,你和墨少闹什么脾气?”

  “我哪有和他闹脾气?”白明月莫明其妙,她哪儿敢啊。
  墨子寒有多可怕杨若兮根本就不知道。
  “没有吗?明月,你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你刚才对墨少有多么冷淡你不知道吗?”杨若兮看她,十分困惑,“墨少和他母亲亲自过来看你,你为什么不高兴?”
  “我没有。”白明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觉得心里乱极了。
  “你刚才要不那么说的话,墨少说不定会留下来陪你,你是故意赶他走的吧。”杨若兮叹气,“明月,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他妈妈有多么重视你,你能说墨少对你不是认真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白明月神色黯然的靠着床头,“我不过是他的挡箭牌,配合他在他母亲面前演戏,假扮他的女朋友。”
  “这不可能。”杨若兮脸色微变,不肯相信。

  “这是真的,若兮,我没必要骗你,你也不要说出去。”白明月看着她,倏地一笑,笑容有说不出的勉强,“你不是问到上官映雪吗?”
  她眼里的哀伤藏都藏不住,面对关心她照顾她的杨若兮,积压在内心许久的事情,终于忍不住向她倾诉,这些事情她闷在心里,一个人承受着,没人知道她有多难受。
  “她和墨少……”杨若兮从来没见过白明月这么忧伤的样子,吃惊的看着她,正想问。
  白明月已经点头,直接告诉她,“她是墨少的初恋女友,曾经很、相爱。”
  杨若兮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会这么狗血,“可她不是墨少亲弟弟的老……”
  “听说墨少出了车祸失去了行走能力,之后她便和墨少的弟弟墨潇然在一起了。”白明月心情复杂,说不出是同情墨子寒,还是同情自己。

  墨子寒被上官映雪背弃,她却被墨子寒利用报复上官映雪,多么讽刺?谁比谁更怜。
  “这个女人也太……有手段了,居然连墨少都栽过她手里,她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杨若兮喃喃着,见白明月脸色不对,急忙劝她,“算了明月,她和墨少已经过去了,你……”
  白明月摇了摇头,“你还看不出来吗?墨少在他母亲和上官映雪面前,对我似乎更好,他得利用我,应付他母亲,同样也是为了报复上官映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