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62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夜渊心脏重重地跳响,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血液不通,站起来的时候双腿差点折回去。
  他僵硬地走近她,僵冷的唇挽起笑意:“七羽……你终于来了……”
  一把将那抹身影攥入怀,大掌却只抓到雨水的空气,什么也没有。不是她。
  他的脚下一空,顺着广场的阶梯一阶一阶滚下去。
  薄夜渊滚过最后一级阶梯,倒在空旷的广场下,大雨瓢泼而下,血液从他的头部漫流而出。

  他的手保持着抓住黎七羽的姿势……虚无握着。
  她没有来,她终于还是骗了他。
  薄夜渊的每一个呼吸都变得缓慢,像一条堵塞流淌的支流。
  【黎七羽,你离开的第197天,我去了盛市,这半个月我去了很多地方,你从小念的每所学校,你必经的路,你喜欢的红豆面包店,你常逛的图书馆……我想了解更多的你,知道更多你的过去。】

  雷克发现薄夜渊倒在血泊里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
  寒风暴雨,他空洞的眼看着漏斗的天空,超脱般的空荡……
  【黎七羽,第208天了,离开盛市以前,我把过去的案卷全部调查过一遍。在你不幸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遇见我,而遇见我以后,为什么我会成为你另一种不幸。我的情感好像来的很迟钝,到此之前,你所有遭遇过的痛,我才开始感同身受。】
  他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弥补她,所以他只能尊重她的一切决定,安静不打扰。得知她算计他的时候,他选择自我折磨也没有恨过她;得知他做了爸爸,他如她所愿留下叶之璐和孩子;得知她要嫁给北堂枫,他隐忍伤痛送祝福;得知她报复他,他帮她报复自己,朝着她打造的牢笼走去……
  娶了叶之璐生不如死,所以娶;活下去痛不欲生,所以他活着。
  疯狂地想要把黎七羽抢回来,锁在他的私人领地,可他克没了资格。她以前吃了太多苦,他不想再成为她的不幸!
  “黎七羽……”
  薄夜渊接呼吸罩,从抢救室里被推出来,大脑缝了十几针,他还处于羸弱的危险查看期。
  整整一夜,他嘴里念着她的名字,呼吸罩被喷着白色雾气。
  医生说,患者的求生意志很弱,才割腕输血,体质非常虚弱,这一摔跤高烧不下,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病危通知书下达,薄家的人都被惊动了,薄老太太拒签字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救活他,整个薄家一团慌乱。
  “怎么样,找到人没有?”雷克摘下帽子,浑身被雨淋得透湿,在几个医院大楼奔忙。
  “我们已经通知了黎小姐,说少爷病重很可能熬不过去了。但她说跟她无关,让我们薄家的人自己处理后事。”
  雷克浑身一震,这么无情?
  忽然,一只灼热的手掌死死地攥住雷克垂下的手,他侧过脸一看,病床陷入昏迷的薄夜渊醒了,听到黎小姐三个字,他醒了!
  “少爷……黎小姐她不会来了。”雷克不忍看到薄夜渊眼眸里灰飞烟灭的光芒,痛心疾首!

  那个强大得无坚不摧的王者,是黎七羽一手碾碎的。
  薄夜渊的手蓦然松开,无力地垂落在床边。
  呵……
  她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了,即便他死。
  嘴角挽起一抹认命的诡笑,心死了,也好过遥遥无期地等待她宣判死刑。
  心电仪剧烈起伏着波纹,薄夜渊呼吸凝重,像有凿子在一下下击打着他的心口,思维飘远了。
  看到黎七羽和北堂枫站在甲板吹风,无数的海鸥衔着鲜花送到她手里。
  看到黎七羽嘴角勾笑,站在珠宝商城下剪彩,整幢珠宝城入股她,当选为最大董事……
  看到黎七羽坐在街边长椅,北堂枫单腿膝地为她穿鞋。
  看到黎七羽为北堂枫整理领口,手指俏皮地抚摸男人的唇瓣……
  薄夜渊看到这一年来,黎七羽和北堂枫亲密无间形如恋人,从他的世界越走越远。很多时候他都觉得她不会再回来了,那个抱着她、哄着她,把她捧在掌心里呵护成宝的男人,明明是他薄夜渊,她把他踢出了资格。

  薄夜渊一天一天更绝望,直到有一天,一个叫叶之璐的女人抱着婴孩找到薄家,声称是他的孩子。他听到邮箱里的她报复的录音;他看到从车被北堂枫扶下来,怀着身孕的黎七羽……
  他的世界崩塌,高筑城墙陨落。
  【……有没有爱过我?一天…一个小时……】
  【没有,我一分一秒钟都没有爱过你。我一直都在报复你,像你这样的人……哪一点配我爱过?】
  雷克按着呼叫铃,慌了:“少爷,黎小姐马到了……少爷,我刚刚是骗你的,黎小姐要到了……”

  薄夜渊长长地呼吸,苍白的嘴角带着诡异。
  “少爷,黎小姐的电话接通了,她要跟你讲话。少爷——!”
  下了一整夜的暴雨,天际翻滚着浓郁的乌云。
  早晨天光大亮,走廊传来一阵嘈杂声——
  “滚,给我扔出去……她黎七羽……”
  薄夜渊空洞的眼张开,模糊听到这几个字。
  医院走廊到处站满了薄家的保镖,薄老太等人昨晚住在医院休息室,一早醒了想去看看薄夜渊。谁知道正好遇到北堂家的仆人前来探病,送来白色菊花和几个大花圈。
  薄老太气得差点昏过去:“这只破鞋,害我夜渊病在旦夕……”
  忽然走廊里安静了,所有人争执消音。
  正在劝架的雷克转过脸看到重症室门口,薄夜渊穿着单薄的条纹病号服,眼神灰暗,定定地盯着那两个花圈。
  “夜渊哥哥,你……你怎么醒了?”薄绯儿反应最快,小跑过来扶他。
  薄夜渊拔掉了输液头,面色失血的苍白,赤着足踩在冰冷的地,一步一步朝北堂家派来送花圈的佣人走去。
  两个佣人跪在地,被薄老太拿拐杖敲得鼻青脸肿,花束掉在地,脏脏的脚印沾着白色花瓣。

  雷克惊魂未定地清醒:“少爷你病还没有好,怎么能下地。”
  薄夜渊下颌紧绷,没有一丝神情宛如傀儡般走来……
  他像在地狱里游走的行尸,冷冰冰没有一丝精魂。那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寒意,冷得人四肢百骸都发憷。
  北堂家佣捂着流血的鼻子,被那股死亡的阴气震慑:“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以为薄少爷已经……”

  薄夜渊全身游动着死亡之气,仿佛死神的化身,下一秒他要提着镰刀把自己的魂魄带走。
  “谁指派你们送来的?”沙哑的嗓音从地狱传来……
  两个仆人瑟缩地道:“是少奶奶吩咐我们送来。”
  日期:2017-12-14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