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61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北堂枫从站机走下,长款风衣被狂烈的风吹得撕扬。一双阴戾的眼刻着长长伤疤,英俊的面容邪狂至极……
  黎七羽的眼圈茫然发红,嘴唇几次张合,像是有很多话要说。
  “明天晚8点,教堂喷泉池。”薄夜渊盯着她发红的眼睛,死寂的心又升起了一丝希冀,“你来不来……”
  黎七羽别开脸:“我不会去。”
  “黎七羽,我的心没变,变得是你。我有东西给你,这一年为你准备的礼物。”薄夜渊深深地看着她,嗓音嘶哑,“你不来,我会一直等你。等到你来为止,等到我心死!”

  黎七羽肩头颤栗,落在他手腕的纱布,他真的割腕自杀了?
  “你来了,证明你真的在乎我的死活,证明你说的话全都是真的!你没有骗我!”薄夜渊嗓音越来越低,“我等你。”
  “你都要跟叶小姐结婚了——我们还纠缠彼此有意义吗?”
  “你来了,这场婚礼即刻取消。”
  黎七羽震惊瞪大眼,他的眼神像两个要把她吸进去的漩涡。
  “如果……我不去呢……”
  “你全都在骗我。婚礼如期。”

  一只手勾起黎七羽纤细腰肢,狂妄地箍进怀!
  北堂枫低头凝视着黎七羽胳膊、手背包扎的伤口,眉头蹩起,远远能看到她的苍白羸弱。
  薄夜渊还攥在她肩的手臂,被匕首狠狠划下两道——
  “北堂枫!”黎七羽伸手要去阻。
  北堂枫抬起自己的手臂,连着也划下两刀。
  “……”
  “七羽,你受伤了。我不会饶恕让你受伤的敌人……也不会饶恕保护不周的我。”北堂枫握着沾着血的匕首往地狠狠一插,用力之大,刀刃尽根没入脚下的草地。
  薄老太和薄家的人站在主堡大门口,远远看到北堂枫的战机落下,那个冥王般狠戾嗜血的男人,身后带着一群的地狱小恶魔,将黎七羽拥进怀里。
  两个男人,王者般对立,风起暗涌。
  主卧里,奢华极致的婚纱缀着千万颗钻石,裙摆铺满了整个偌大的起居室,
  层层叠叠的婚纱被装饰在模特架,每一片花瓣栩栩如生,这是几千个设计师日以继夜了近一年的时间,赶工而成。
  北堂枫站在婚纱边,手指勾着婚纱摆仿佛在抚摸最眷恋的情人。他昨夜去巴黎亲自将婚纱空运回来,她倒好,又跑出去见薄夜渊了。
  回到撒旦城,他进了她房间发现她不见了,立即调查得知昨晚在教堂里发生的杀人事件,黎七羽被卷入案。
  “七羽,我给你无拘无束的自由,你非要往薄家的牢笼里飞?不怕我把你的翅膀剪掉,让你再也飞不起来?”
  “你以为关得住我?”黎七羽冷哧,她想要出去,有千万种方法。
  北堂枫按下遥控器,大屏幕亮起。

  小七夜在保温盒里,嗷嗷地大哭起来……嗓音沙哑,小脸通红,眯着的小眼睛都哭肿了,显然已哭了很久!
  黎七羽心脏揪起,猛地冲过去,隔着大屏幕抚摸小家伙的脸:“北堂枫,你把它怎么了?”
  “他很痛苦,每天都在忍受病痛的折磨。这都亏他有个好母亲……”北堂枫从身后拥住她,迷离地亲吻她的耳垂,“以后每见薄夜渊一次,他都停止一个星期用止痛药,让他每分每秒都疼,睡着了也疼。”
  黎七羽奋力地挣扎,北堂枫含住她的耳垂:“如果再让我知道你们发生关系,纠缠不清,我彻底断它的治疗。”
  “北堂枫,你无耻!”

  “对付你不无耻不行啊……七羽,你真香,每晚我都想着你入睡。迫不及待想实行做丈夫的权利。”北堂枫的手隔着衣服握住她的丰盈,邪恶地冷笑,“薄先生的婚礼,我不希望你再介入。”
  黎七羽挣不开他桎梏的力量,看到他手臂包扎的纱布,这是在薄家主堡前他自己划得,伤口很深,医生缝了好几针。
  黎七羽弯腰,在他的伤口处,狠狠一口咬下!
  “嗤!”北堂枫疼得皱眉,大力甩开她,抽回自己的手臂——
  黎七羽被甩到地,头疼欲裂……
  北堂枫阴戾地站在她面前,受伤处被她狠狠咬出血痕:“七羽,给你的纵容很够了,也给我留一丝男人的尊严。”
  黎七羽冷漠地看着他,像只咬人的小兽。
  北堂枫心口一刺,开始怀念过去的她,那个爱他成痴的女人……
  他握住她的小手放在他跳动的心口:“你只是我的,我们本来是一对。”
  他等了她这么久,这一次绝不放手!
  绕着喷泉池点满了几十万的烛光,礼物盒堆砌在喷泉池台。仿佛一切都回到那个夜晚,黎七羽为他布置的浪漫广场。
  薄夜渊手捧着狮子座水晶音乐盒,悠扬旋律在夜里漾开。
  他还给黎七羽的,是他亲手制作的同款音乐盒,在底部有他刻的字。旋转发条,是他对她说话的声音……
  记录了她离开以后,将近300天的时光,是他的语音日记。
  【黎七羽,你走的第三天。早安,睁开眼睛,开始想你。】

  薄夜渊坐在喷泉池石沿,等了整整一夜,教堂大钟每个小时都在报时。
  他一点也不觉得累,起那一年里无止境时光的等待,他今晚至少是幸福的,算是死刑也有了期限。
  【习惯闻着你的味道,抱着你入睡……失眠一周,神经紧绷。】
  薄夜渊又等了整整一个白天,他坐在同一个位置,姿势一动不动,像和喷泉融为一体的石雕。整个广场戒严,没有人走动,只有灿烂的水花喷射,蜡烛都已经燃烧干枯了。

  薄夜渊眯起眼,血液里的幸福感开始凝滞,像混杂了毒药进去,随着时间慢慢地侵蚀他。
  他割腕后引起的体质虚弱,在广场的寒风待了一整天,到了深夜开始低烧。
  【你走了十天,好像有一年。从来不知道思念成疾是什么滋味,没有你在世界很大,但每一寸都是多余的地方!】
  半夜开始下雨。
  “少爷,回去吧!你等了一天两夜了……黎小姐心里要是有你,早来了。”雷克撑着黑色大伞,送的饭菜他一口没吃,也不让任何多余的人在这里碍眼,每次雷克过来都会被他叫滚。

  薄夜渊全身挂满雨水,眼神像被挖空了一样夜还漆黑,僵硬地抬起手枪:“滚。”
  【今天从公司回来忘了回家的路,一个人开到了郊区才想起过了头。医生说我竟然开始初老症状,除了想你我别的都不记得。啧,黎七羽,原来想念一个人也可以这么专心,你还不滚回来我恐怕会变老年痴呆……第68天。】
  薄夜渊呼吸粗重,手里握着音乐盒,沉得他的手再也举不起来。
  他紧抿的唇角有一丝孩童般的固执,慢慢的扯开了,变成自我嘲讽的冷笑。大雨,他英俊的脸笑得苍白诡异。

  【你走的第三个月,除了工作,我找不到生存的意义。听说转移注意力会让时间过得快,黎七羽,我想你。】
  黎七羽这一年一直在滨城,和北堂枫住在一起,她真的想他为什么一次也没有回来看过他。他有很多她的照片,在暗处看着她,她活的光鲜四溢意气风发,没有他她也过得很好!
  【我看到你了,在帝皇商场。你什么也没变,我却感觉自己老了,橱窗里我样子颓唐、邋遢,才想起有多久没照过镜子,第108天。你还不回来,我怕我老得太快。】
  忽然,在广场尽头站着女人的身影,黎七羽美魇地勾起红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