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5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年所有人都以为她杀了盛梦琴的时候,盛十年怀疑她。而现在,薄夜渊也一样的。
  “薄夜渊,看来我离开你是对的。你根本配不我。”
  砰,门在他面前狠狠关!
  黎七羽怅然地笑了,那些平时说着有多爱她的人,在大风大浪来临的时候,全都站出来第一个指责她,打着爱的名义伤害她。已经习惯了不是吗?他们都一样,她怎么会还看不透?

  只要一直都是一个人,不会有被抛弃的感觉。
  忽然她在拐角撞到个佣人,小宝贝哇地大声哭了。
  黎七羽眼疾手快接住撞落的孩子,奶妈无措起来:“小少爷,天啊,没摔着吧?”
  黎七羽一怔,看着怀里的孩子,粉雕玉琢的小宝贝已经快两个月了。
  他委屈的小眼神瞅到黎七羽,一下子不哭了,眼泪凝在长睫毛。
  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那轮廓,都有薄野薰的神韵。不用验证血缘关系,能看出是薄家的种!
  黎七羽的心脏一片柔软:“薄野薰呢?”
  奶妈急急地想要抱走孩子,被这么一问楞了:“二少爷?我还没进薄家,他不在了。听说一年前去了德国。”
  黎七羽想起当初薄夜渊说过,要把薄野薰送去德国继承家业的话……竟真的去了?他那吊儿郎当的个性,真的能继承好家业么!
  黎七羽失神,他要是知道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会不会疯掉?
  小家伙挥舞着小手攥住她的衣服,咧嘴露出憨笑,漂亮阿姨他好喜欢的,兴奋地鼻子冒出颗大泡泡——果然和薄野薰一个德行!

  “黎小姐,孩子是无辜的。”雷克出声提醒。
  黎七羽一惊,抬头看到刚从叶之璐房间离开的薄夜渊,也正好朝走廊这边过来,身后跟着一脸异色的雷克。
  哈,她一下子笑出了声。孩子是无辜的?她只是抱抱以为她要伤害孩子,在他们眼里她已经恶毒到这个地步?
  “放肆,小少爷万金之躯,怎么能随便让陌生人接近。”雷克可怕的目光扫向佣人。
  那奶妈吓得发抖,抱过小少爷跪地求饶:“我在拐角不小心撞到她了……是她接住小少爷的,我没有把他给外人。”

  黎七羽眼神灰暗,讽刺地笑了。她是外人,是恶巫婆。
  这对主仆的嘴脸,她真的看够了!
  “少爷,整个庄园被北堂的人包围了。”一个保镖急急忙忙跑来。
  黎七羽看向走廊窗外,战机徘徊在主堡空。
  是北堂枫——他知道她在薄家,跑来接她了?

  黎七羽眼神恍然:“我老公来接我了,薄夜渊——如果我再接到你要死的消息,我不会再管你。你死的那天千万别通知我,我不会来为你出殡。我死后你也不要来了……到死我都不想再看你一眼。”
  薄夜渊心口重重地钝痛,看着她走下楼,往城堡外走去。
  她的背影决然,他心口发窒,一种生死再不见的诀别镬紧他!
  黎七羽的胳膊突然被攥住,整个人被抵到玄关边的墙,薄夜渊死死按着她,低声吼问:“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我在你面前死过你也不在乎!”
  在口供里她说,她收到一封信,以薄夜渊的名义约她见面,如果十二点不出现他去死。可他真的在她面前死过,她没有看一眼……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黎七羽说,是叶之璐把她推进防火栓柜里救她。她昏迷了几分钟后,又出来救叶之璐。她们的感情何以好到互相舍命的地步?
  黎七羽漠然的目光看着他的脸,他抬起手,缠着绷带的手腕还有血迹透出来:“你说去教堂是为我,我死了,你真的在乎?”
  窗外战机示威地在薄家庄园打下一排排的枪洞,雷克勒令下去,薄家围墙升起炮筒,守卫进入作战状态。
  黎七羽豁然冷笑:“现在问我这些,重要吗?”
  “重要——”薄夜渊猛地将她箍在怀里,“只要你心里有我,什么都重要。这一年,我一直很想你,等着你遵守三年之约……”
  他的怀抱箍得她透不过气,他死死地摇晃她,“我可以为你去死,是你破坏了我们的约定。你跟北堂枫有了孩子,还设计我和别的女人有孩子……从头到尾你都在报复我。”
  黎七羽脑子开始混乱,他疯了么,前一秒还那么冷漠,此刻却像是压抑不住的情感像火山一样狠狠喷发出来。她摇了摇头:“薄夜渊,如果我说我没有要报复你,教堂里的事不是我做的,我没有要伤害叶之璐,你信不信?”
  “你还在乎我的死活,我信。”
  “……”
  “你还愿意回到我身边,我信……”

  “少爷,不好了,小少爷突然病重,口吐白沫,疑似毒的症状。”佣人慌慌张张地跑来喊道,“已经叫了医生!”
  黎七羽脑子轰然一响,她才抱过小薰薰毒了?
  薄夜渊身形僵凝,眼神古怪盯着怀里的女人,极近崩溃。
  “怎么不说话了?”他攥着她的肩头用力摇晃,“说话!”
  黎七羽被晃得差点散架,百口莫辩:“你想要我说什么?解释这跟我没关系?你一定说是我狡辩,所思所想所做。那我能说什么——”
  不管她说什么这罪名是要扣在她头才对。
  “我最后解释一遍,有人想借我的手除掉叶之璐。现在又想利用我伤害这个孩子……我接触孩子前后不到十分钟时间,有那么蠢亲自动手给他下药?你不去彻查庄园里有什么内鬼,抓着我不放干什么?”黎七羽用力地犟着,“放手!”
  “那是谁?”
  “……”

  “你说有人陷害你,告诉我他是谁!”他嘶哑地低吼,看她的目光却颓然悲恸,含着一丝祈求,求她说话!
  “薄绯儿。”
  “黎小姐,没有证据的事能随口乱说?你说是谁是谁,随便抓个替罪羊,以为能抵赖了?”亚瑟管家正扶着薄老太走来。
  薄老太太恼怒地盯着黎七羽:“扔出去的破鞋为什么还要再往家里带?我听说昨晚在教堂发生的事,都是她黎七羽为了报复我们薄家干的。夜渊,你要是第一时间处置她,现在小天赐不会有事!”
  薄老太身后跟着十几个人,浩浩荡荡的走来,颇有向黎七羽兴师问罪的架势。
  “少爷,北堂先生警告我们,十分钟内把黎小姐送出去,否则两方交火。”雷克按着蓝牙耳机跑来。
  “不能放她走!小天赐性命危在旦夕,她要偿命!”薄老太双眼发红,恨不得立即乱棍打死她。
  黎七羽笑了,曾经盛梦琴出事了,黎家的人全都指责是她害死的,召开家族大会的时候也是这样围剿她,审判她,接着盛十年将她送进了监狱。

  “你们薄家的人真怪,孩子出事了不去看着,全围着我一个外人……”
  “来人,把黎小姐抓起来。”薄老太下令。
  家仆正要朝黎七羽走来,薄夜渊猩红着眼:“谁敢过来?”
  仆人们被少爷浑身下可怖的气压吓得退后。
  薄夜渊的手将她狠狠钉在墙,攥得她肩骨都快断了:“我听你说,我只要你说!”
  “我和叶之璐出事,最大的得益者是谁?杀了孩子,对我有什么好处?”
  “你一直在报复薄家,让夜渊妻离子散、痛不欲生,是你的目的。”薄老太冷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