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65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21 23:02:00
  杨延昭看着杨当国放声痛苦, 把杨当国给抱到了怀里, 对杨文广道:“族长, 要不这孩子就到我门下来吧。”
  杨文广现在家主地位岌岌可危, 他也知道杨功德已经说服了杨玄德要谋族长的位置, 只剩下杨四娘不肯答应, 至于杨延昭杨功德认为五门人之中就数他不影响大局, 所以杨文广也想拉拢杨延昭这一门人, 起码得到杨四娘跟杨延昭的支持数量上也算是势均力敌,眼见着杨延昭既然有这慈悲之心, 他也乐于成人之美, 就道;“那就拜托你了,这孩子若是能修风水尽量修之, 若是不能也需要好好培养, 不说同姓之谊, 也要念家父之面。”

  杨延昭点头道:“那是自然。”
  杨文广对抱在怀中的杨当国道:“小家伙儿, 还犹豫什么, 赶紧下来跪拜你师傅?”
  杨当国从杨延昭怀中下来, 马上跪了下来道:“杨当国拜见师傅。”
  小小孩童这一乖巧的举动惹的众人大笑, 杨文广笑道:“虽说这孩子没有根骨入我门, 却是着实乖巧伶俐。”
  就这样, 杨当国进杨家, 差点就要被遣返, 若非是杨延昭心软收下,就要断绝了洛阳杨家的希望。
  入了玄武门,行了拜师礼, 杨延昭就把杨当国给送到了学堂当中, 学堂里每天早上修习风水功课, 下午读四书五经, 对于这个外来的孩子, 那些孩童们都很好奇, 围着他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 不是问洛阳有什么好吃的, 就是问有什么好玩的, 杨当国人小鬼大嘴巴也甜, 说起洛阳的小吃那是说的绘声绘色, 特别是说起胡辣汤的时候更是说的那些小家伙儿们各个都流口水。

  就在孩子们说的热火朝天的时候, 一个满头银发就连胡子都花白的老者进了学堂, 大家赶紧各就各位, 这个老者是玄武门的一个老者名叫杨文海, 学生们都给他起了个名字叫白胡子老头。 这会死个老学究一样的人物, 平日里对学生颇为严厉所以学堂里的孩子都很怕他。
  杨文海走进学堂清了清嗓子道:“ 大家也都知道, 咱们这里来了一个外人, 却也是跟我们同姓, 以后你们就是同学, 要互相帮助。 新来的小家伙儿, 你叫什么名字?”
  杨当国赶紧站起来道:“ 我叫杨当国,一人可当一国之勇的当国。”
  “呦呵, 这名字倒是不错。
  虎城, 你去给杨当国拿一套书来。”杨文海道。
  坐在第一排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站起来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抱了一大堆书回来, 堆在了杨当国面前, 临走时候还对杨当国善意的笑了笑。
  杨文海这才道:“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滴天髓, 这滴天髓啊,有通神论和六亲论, 何谓通神论?
  天道地道人道知名理气配合天干地支等等等等,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天道, 何谓天道?欲识三元万法宗,先观帝载与神功……”

  其实杨当国在一开始别人说他并无根骨的时候心里十分委屈, 但是这一堂课下来他整个人都懵了, 那杨文海讲课对于他来说, 真的是如同听天书一样。
  一开始还有不适应之嫌疑, 慢慢的杨当国才知道,或许他对于这一行真的是没有根骨, 什么太极八卦阴阳五行, 五行相克, 天干地支, 而风水当中所谓的东方青龙七宿是角、鬲亢、觯氐、匜房、簋心、琮尾、璜箕;北方玄武七宿是斗、兕牛、卣女、簠虚、爵危、圭室、胡壁;西方白虎七宿是奎、斝娄、盉胃、盨昴、笾毕、璋觜、聿参;南方朱雀七宿是井、甗鬼、罍柳、敦星、壁张、琥翼、明轸。

  这等等等等, 别说让杨当国去整明白, 就连看书都如同看天书一般, 但是学堂之中其他的孩童却都能理的明白, 一点头透, 那些孩子们都喜欢这个洛阳来的杨当国, 纷纷教他, 但是不管是谁教压根儿都教不会, 就算杨当国比常人都要努力, 把书中的内容都被背下来也没用。这一行讲究一个活学活用, 就算杨当国熟背于心, 但是说起地貌来, 还是心中一片茫然。
  杨文海慢慢的也对杨当国绝望了, 不止一次因为杨当国去找杨延昭,说这样一个孩子, 收进学堂之中根本无用, 每一次都被杨延昭给搪塞过去, 最后在一次杨文海的提问中杨当国再一次哑口无言的时候, 杨文海实在是忍无可忍直接把孩子给杨延昭送了过去道:“ 如此朽木不可雕之人, 我不再教了。 要教你自己来教!”
  杨文海这一次态度坚决, 而这一次, 杨当国也不愿意再回学堂, 而是眼泪汪汪的看着杨延昭道:“师傅, 我是不是真的没有半点根骨?”
  杨延昭摸了摸他的头, 对杨文海道:“既然如此, 这孩子我就带在身边。”

  杨文海走后, 杨延昭对杨当国道:“明日我送你出杨家, 去我那故人那里研究文化, 以后考取功名。”
  杨当国摇了摇头, 双眼通红。
  可是这一次, 杨延昭真不是对杨当国商量而是命令, 见这孩子如此执拗, 杨延昭道:“你若是有半点天资我断然也不会如此, 既然不能入这行,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你小小年纪怎么如此执拗, 非要吊死在这一棵树上?!”
  杨当国还是摇头。

  “我说了去就是去, 此事由不得你, 既然入我门下, 总要为你负责!” 杨延昭道。
  杨当国跪了下来, 抱住杨延昭的腿哭道:“师傅, 不要赶我走, 我知道我没有根骨, 但是奶奶说了, 笨鸟先飞,  别人一年可学会的, 我哪怕用三年都成, 只求师傅给我时间, 不要赶我走。”
  杨延昭这次心意已决, 不是他心狠, 若是他心狠就不会收杨当国入门,只是他知道杨当国在这里就是浪费时间而已。
  所以任凭杨当国哭求他也不为所动。
  最后, 杨当国哭的大口咳血晕了过去。
  杨延昭抱起杨当国, 叹气道:“孩子, 你这是何苦?”
  他抱起杨当国进了屋子, 把他放在了床上, 杨当国的小脸上还是带着泪痕, 就连梦呓都在叫着师傅不要赶我走, 杨延昭又于心何忍?
  可是他死前想去, 都感觉杨当国留在此地没有任何前途, 就算如同杨当国自己所说, 别人一年可学会的, 他用十年, 这并不是办法。
  这一行与其他行不一样, 勤能补拙并不适用。 不得不承认, 这一行算是玄学, 而玄学中人, 都是吃天之饭, 得天眷顾之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