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7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饭,晚上,我给珊珊盖了被子,要关灯出屋的时候,珊珊拉着我,说:“叔叔,你是不是不开心那!”
  我笑了笑,说:“你看出叔叔不开心了?”
  珊珊点点头,说:“嗯,感觉叔叔你有心事,不是因为珊珊的事吧。”
  我笑笑,说:“跟你没关系,不要瞎想。”
  珊珊说:“叔叔,你不要烦心,我肯定会听话的。”
  哎,可怜的小孩,因为怕得不到爱,所以小心翼翼的活着。
  我以为办理珊珊的事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因为齐语兰已经帮我打好招呼了,并且还给我了对方的联络方式,我也联系了,人家态度不错,告诉我去哪里办,只要找科员盖几个章,回去等几天就好。
  可惜。我还是过分了乐观了,上级和下级之间的沟通肯定会出问题,尤其是事业单位,派系林立,有时候这个领导说话,不好使,下面阴奉阳违,所以,第二天,我去办这事的时候便遇到了一些麻烦。
  我去的挺早的,八点就到了,先在附近吃了早饭,八点二十进去,发现没人,想了想,现在还在节里面,况且这里平时也不是热闹的地方,等等吧,到了九点,才来了一个人,三十多岁快四十,脸很臭,好像别人欠她多少钱一样。
  看到站在门口的我,她说:“来办事?”

  我对她笑笑,说:“是啊!”
  这女人冷哼一声,说:“大过节的也不让人消停。”
  她打开了门,对我说,“进来吧。”
  小鬼难缠,我犯不着跟她生气,很多事业单位的人都这素质,说的好听为人民服务,是人民公仆,其实他们心里就当自己是人民大爷,供着才对。
  我说:“你辛苦,你受累。”
  女人看了我一眼,慢吞吞的拿着水壶出去了,过了一会会来了,烧水,又整理整理桌子,也不说办事的事,更过分的是她坐到自己位置上,却打起了电话。

  “你说过分不过分。今天本来不该我来,那个谁给我打电话让我替她,你有事我就没事了,我是闲人啊!真是臭不要脸,不就是跟上面那谁眉来眼去吗?仗着有人跟她撑腰,都结婚的人了,还这么骚,贱人。”
  这女人抱怨着,完全当我不存在。
  不小心,听了一场办公室政治,不亚于宫斗,可我要办事啊!这抱怨个没完没了我受不了啊!
  我说:“你好!我那个...”
  还没等我说完,那女人瞪了我一眼,说:“你着什么急啊!赶着投胎吗?”
  这就是为人民服务,呵呵。
  可惜,大部分人只能在心里呵呵,不敢表现出什么来,因为这些人真的刁难你,不给你办事,来这种地方办事的都是着急的,谁不想把事顺顺利利的办完,所以只能忍气吞声,好话说尽,生怕惹人不高兴,可是就算这样这帮官老爷还是不知足,还需要点好处费,才能心花怒放,帮你把事办了,有的时候拿了好处费,可是事还没给你办。
  这是潜规则。
  谁被这样对待都生气,我也不例外。但我没说什么,我说:“那你先忙!”
  这女人又说了将近二十分钟,说的她脸上的肉直抖,她应该不太轻,大概一百四十多斤,穿着红色的大衣。个子也不高,脸上画了妆,但是技术不好,油光满面的,看上去还是很难看,其实她这样化妆,还不如不画。

  打电话的时候,她还顺便指使我去把水拿过来,又安排我给她泡了茶,我一看是荷叶茶,减肥喝的。
  应该过年这段时间伙食太好,吃的都是油腻的,这女人自知身宽体胖,要减一减。
  女人说的还是那些,什么那个女人上位了,领导和下属的那点桃色新闻啦,她也挺敢说的,这是单位,不是她家里,估计也是家里有点关系,看不顺眼了,就直接说。
  她说就说吧,声音还特大,不时的看看我,表情轻蔑,我估计,她心里烦我,但话没明说直接让我走人,我也拧起来,就是不走,你说你的,今天这事我要办,想让我自己走,不可能。
  终于说完了,女人放下了电话,喝了一口水,不过,脸露出痛苦之色,那荷花叶泡的时间长了,本来就挺苦的,这么长时间了,更苦。
  女人冲着我发火。说:“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我说:“我等着办事啊!”
  女人说:“今天不办事,你过几天再来。”

  我说:“不办事你刚才为什么不早说,让我端茶倒水的。”
  很多话我都憋着,没说,你是聊愉快了,我可是在旁边伺候半天了。你是公务员,我是人民,你拿着人民的钱为人民服务,可是刚刚怎么让人民伺候你,你却不办事呢。
  这道理说不通吧。
  那女人冷哼一声,眼皮一翻,说:“不满意你告我去啊!今天我只是来替班,我不知道这事怎么办,你要想办过几天再来。”
  我说:“我觉得,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公职人员,办这个事也不费事,与人方便。于己方便,对吧。”
  其实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找人了,不过那个人情是齐语兰的,我总麻烦人家不好,况且人家也告诉我怎么办了,可能是岔开了,应该是跟今天请假的这个人,就是红衣胖女人口中的风*女打了招呼,没跟别人安排,既然这样,我先试试能不能说通,我不是一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虽然给那个人打电话,可以打了这女人的脸,但我觉得能不麻烦还是不麻烦。
  那女人说:“公职人员怎么啦,我必须帮你办事?有没有眼力劲儿?”
  这女人死猪不怕开水烫。
  我说:“是这样的,是你们顾局让我过来的。”
  没办法,只能先报报来头了。
  不说这事真的办不了。
  女人看了我一眼,语气弱了一点,说:“哪个顾局?”

  我说:“还有哪个顾局,当然是你们顾局长了。”
  女人狐疑的看了看我,说:“空口无凭你就想让我帮你做事啊!我哪知道你认不认识顾局长,扫地大妈门卫大爷也认识顾局长,可叫顾局长办事。他们有那个能力吗?除非你给我证明一下。”
  我来气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这女人诚心为难我,她从别人那里受了气,现在埋怨我起来,把一肚子怨火往我身上撒。真是莫名其妙。
  我说:“我没办法证明,我也不想证明,你爱信不信,你看着办吧,你不给我办,我就在这里等顾局长来。”

  女人的脸抽搐了几下,她犹豫再三,说:“你要办什么事?”
  我说:“办领养,你看看材料。”
  说着,我把东西拿了出来,都是按照顾局长的指使弄的,虽然有些不符合规定。不过有人还是可以办的,这社会只要有人便可以成事,一些规定只是为难其他人的手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