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0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奥宫认为攻击开始得越早越好,对此次攻击他的心中毫无把握。他知道本次战斗最大的敌人可能不是美国大兵,而是恶劣的气候和自然条件。他甚至对飞行员能否找到目标都缺乏信心。连第五航空战队都被南云和山口的手下称作“小老婆生的儿子”,自己身边这些第四航空战队的飞行员充其量只能算是私生子了。除了个人技术之外还存在一些客观原因,舰队发给飞行员的地图实在太差。乌纳拉斯卡岛有些地方的海岸线是用虚点画出的,表明那仅仅是猜想,并未进行过实地测绘。荷兰港的地图是根据三十年前的海图绘制出的,唯一一张有关美国人在岛上设施的照片也出自三十年前。即使天气良好,飞行员要在散乱的群岛中找出这么个连轮廓都不清楚的陌生小岛也不容易,何况现在是大雾弥漫,狂风怒号。寒暑表显示此时的气温为摄氏零下7度。

  所幸大雾正在逐渐消散。10分钟后,第二机动部队的其它舰只影影绰绰出现在奥宫视野之中,1000米外“隼鹰”号的轮廓也逐渐变得明朗起来—这简直是天佑神助。2时43分,奥宫大声对角田喊道:“司令官,现在可以发起攻击了。”角田迫不及待地向通信参谋冈田恰少佐下达了攻击命令。
  随着“各分队起飞攻击”的号令,从“龙骧”号上起飞了11架鱼雷机和6架战斗机,“隼鹰”号也放飞了12架俯冲轰炸机和6架战斗机。攻击机群统属“隼鹰”号战斗机队分队长志贺淑雄大尉指挥。云层很低,无法实施编队飞行,飞行员只好各自为战。起飞过程中,“龙骧”号的一架鱼雷机不慎坠入海中,护航驱逐舰快速上前,从冰冷刺骨的海水中将机组人员悉数救起。
  美国人显然早有准备。攻击机群刚刚在视野中消失,日军航母上空就出现了几架不太熟悉的飞机,那显然属于美国人。其中一架飞机甚至丢下了几颗丨炸丨弹,未获命中后悻悻而去。
  在飞往荷兰港的途中,“隼鹰”号机群遭遇一架美军水上飞机并将其击落,但也因此耽误了行程,漫天大雾导致他们未能发现目标失望返航。
  “龙骧”号的攻击机群运气尚好,它们在山上正幸大尉的带领下克服重重困难抵达荷兰港时恰好云开雾散,攻击目标尽收眼底。美军雷达早已发现了来袭机群,守备部队的高炮随即打响。在仅仅20分钟内,美军油库、电台遭到了日军的狂轰滥炸,两座兵营和三个半圆拱形房屋被摧毁,约25名士兵阵亡。停在水面的几架“卡塔琳娜”飞机也遭到了日机的扫射。守军高射炮火击落日军轰炸机2架,击伤2架。

  在仔细研究了飞行员进攻中拍下的一批质量很高的照片之后,角田和奥宫吃惊地发现,荷兰港的军事设施远比他们估计的要好很多。岛上有现代化的建筑物和油库,各设施之间道路四通八达。攻击结果发至北方部队旗舰“那智”号上,细萱中将颇感所望。参谋长中泽佑大佐在日记中简单总结了日方损失及对方可能遭到的损失后说,“看来他们按计划对荷兰港进行了空袭,但由于气候恶劣,未能给敌以很大打击。”

  日期:2017-12-13 22:34:48
  (正文)
  如果没有随后发生的意外事件,此次攻击在偌大的太平洋战场简直不值一提。当完成攻击任务的日军轰炸机与战斗机在乌纳拉斯卡岛东端会合时,“龙骧”号19岁的海军士官古贺忠义发现自己飞机的油箱上出现了许多微小的汽油泡沫,他立即向队长小林实大尉报告说自己不能返回航空母舰了,然后朝荷兰港东面一个原计划紧急迫降的小岛飞去。按计划,那里应该有一艘日军潜艇,准备随时搭救遇难飞机的幸存者。

  小林眼见古贺驾机飞向一座荒岛的苔原上,但就在起落架触地的一刹那,这架飞机猛地一拱机头朝下竖了起来。在小林看来该机毁坏严重,古贺肯定非死即伤。角田接到小林的报告后立即电令那艘潜艇在该地区仔细寻找,却并未发现飞机的残骸。
  小林的估计一半对一半错误。后来事实证明,他判断错误的那一半对未来的战争产生了不可估量的深远影响。阿库坦岛松软的苔原陷住了机轮,导致机身翻倒,飞机突停使得古贺头部撞在仪表板上颈断人亡,但飞机除了油箱上被地面机枪击穿两个洞外,几乎完好无损。
  在冰原上悄无声息静卧了大约五周之后,美军飞行员威廉姆塞尔斯上尉从一架侦察机上意外发现了这架零式战斗机。他下降高度仔细观察,在地图上标明了位置后方才返航。不久,塞尔斯亲自带领一支美军侦察机分队找到了这架仅仅表面略有损伤的零式战斗机,将其分解拖走,运到荷兰港清洗后重新组装。美国人可算交上了好运。开战之初,所向披靡的零式战斗机几乎是所有盟军飞行员的噩梦,这次日本人送上门一架几乎完整无损的零式机,美国人简直高兴得快要哭出来了。像当初他们将在澳大利亚外海获得的密码本火速送往珍珠港类似,这个宝贝立即被精心装船,专程运往美国圣迭戈北部的海军航空兵基地。

  很快,华盛顿海军作战部召集各大飞机制造商的技术精英前往圣迭戈集中会诊。海军试飞员爱德华桑德斯上尉驾驶这架零式机进行了多达24次有针对性的飞行试验,使美国人获得了大量宝贵的第一手资料。经认真研究,美国人完全掌握了这种飞机的优缺点。由日本著名设计师堀越二郎设计的这款战斗机堪称日本海军进攻精神的缩影,非凡的机动力和强大的火力导致其空中格斗性能异常强悍,彰显了其主人出色的武士道精神。在飞行专家眼中,它可以围绕盟军的战斗机进行绕圈飞行。但上述卓越性能是以牺牲飞机防护装甲和其它安全措施为代价的,这当然也与日本人极度缺乏资源追求低成本有关。它甚至没有自封式油箱,在空中极易损伤并着火,美国陆军P-40战斗机及海军野猫战斗机能轻易承受的打击它都经受不起。

  掌握上述情况之后,美国飞机设计师们立即着手设计一款最终将胜过传奇零式机的新型战斗机。经过努力,各项性能几乎全面超越零式机的F6F“地狱猫式”战斗机在格鲁曼公司成功问世。奥宫后来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感慨地说,丧失古贺的战斗机使美国人得以迅速征服零式机,成为日军最终战败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奥宫显然略显浅薄,没有这次意外日本人同样无法赢得战争,他们的最终失败绝不是零式战斗机或者九三式氧气鱼雷这样的战术利器所能轻易挽救的。

  1945年1月,这架零式机在圣迭戈海军航空兵基地起飞时被美军一架从天而降的飞机撞毁,所幸驾驶员成功获救。彻底毁掉的飞机只剩下气压计、航速计、两片折弯了的机翼和几大片机身蒙皮,绝大部分残余物被永久保存在华盛顿海军航空博物馆,而零式的操纵手册则保存在阿拉斯加航空博物馆。缴获一架零式机可以算是无聊的阿留申战役美军的一大意外收获。
  返航途中,山上大尉的一架飞机向角田发报说,在乌姆拉斯卡岛北岸的马库欣湾停有美军5艘驱逐舰。有着“逢敌必战”称号的角田喜出望外,终于逮住值得攻击的目标了。他随即命令所有飞机、甚至包括重巡洋舰“摩耶”号和“高雄”号的水上飞机也一起前往攻击那些美军舰船。大雾导致日军所有24架飞机未能找到目标扫兴返航。
  之前,日军对美军奥特角福特格伦简易机场一无所知。在此期间,“高雄”和“摩耶”号的4架九五式水上侦察机继续冒着恶劣气候起飞搜索。他们在乌姆纳克岛上空意外遭遇了美军2架P-40战斗机,约翰墨菲和雅各布狄克逊两位中尉分别击落日机1架,另两架也遭遇重创。北方地区的第一天作战至此结束。相比饕餮大宴中途岛而言,说阿留申是餐前甜点都非常勉强。
  由于荷兰港遭到了袭击,美军陆基巡逻机几乎倾巢而出,前往附近海域搜索日军的航母舰队,最终同样无功而返。原因之一在于美军错误判断日军的袭击来自白令海方向,其次角田部队袭击马库欣湾的企图落空后已向西南方向撤离。
  当夜角田为驱逐舰加了油。按预定计划,第二机动部队在对荷兰港实施两轮空袭后应转头西进,于5日、6日分别空袭阿达克岛和基斯卡岛。鉴于对荷兰港的空袭未能取得预期效果,细萱决定次日第二机动部队再次对荷兰港实施第三轮空袭。

  6月3日的珍珠港同样气氛紧张。4时刚过,无线电侦听获悉日军可能在阿留申群岛东部海域进行了特殊的空中活动。很快,荷兰港遭袭的消息传到了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出乎所有人预料,一直焦灼不安的尼米兹上将不怒反喜,脸上露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他对身边的莱顿参谋说,“好呀,这下你心里该暖和了吧了。”阿留申遭袭让尼米兹如释重负,他已经押上了太平洋舰队的所有家当来赌情报的正确性,日军在北面的空袭证明情报确实准确无误。上将下令立即将上述消息发给在中途岛西北海域待机的弗莱彻和斯普鲁恩斯。

  尼米兹没有过多理会阿留申群岛的战况,他在难捱的一分一秒中焦急等待着来自中途岛的消息。战斗已经打响,上将一天24小时都不离开司令部。他在办公室一角放了一张行军床,疲倦时就在上面稍稍小憩一下,莱顿则占据了外间办公室的一张沙发。
  尼米兹知道,更加精彩的大戏很快就将上演,但绝不是战斗已经打响的那个方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