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5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眸猩红,手里拖提着防火栓在地划出声响,仿佛走在地狱的前头,边走边散布死亡。
  几个男人发现异样,刚抬起头,被气体喷了满脸。
  整整一罐的气体喷到见底,顿时瞎了他们的眼。
  正要对叶之璐伸出魔掌的男人,黎七羽抬起防火栓狠狠地砸下去。
  男人的头像被敲碎的花瓶,当场裂开倒地。
  叶之璐眼神呆滞,满脸泪水。
  黎七羽弯腰捡起那男人腰间的枪,砰砰砰砰砰砰,连着发了好多枪,直到弹壳打尽,她颤抖着手还在扣扳手。
  “少爷……有枪声。”雷克正在检查教堂里被麻丨醉丨枪击倒的几个男人。
  薄夜渊捡起沾血的手机,屏保是黎七羽的照片——!心脏紧缩,全身的肌肉绷起!
  黎七羽冷冷看着倒在血泊的几个男人,第一次杀人,她脸只有麻木。
  那男人倒在叶之璐脚前,头破血流,她惊恐地睁大眼……鲜血如诡异的墨汁,漫流到她的赤足。
  她身体往后缩了缩,双手捂住嘴,一声凄厉尖叫声!
  雷克带着人顺着枪声冲过来,听到尖叫声更是明辨方向,等他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这幅景象。

  黎七羽身体僵着,手里攥着枪,长裙溅着血迹。
  她却依然像月桂女神一样高远圣洁,美魇的脸没有一丝表情。
  “救命……薄夜渊……救救我……”叶之璐捂着脸不敢看,惊恐地瑟瑟发抖,肩的匕首因为她的抽动刺得更深。
  薄夜渊的脚步声叩响,一步步走向她,眼神像两个无底黑渊。

  “叶小姐,你怎么在这?黎小姐——”雷克惊诧不已,“是你开的枪?”
  黎七羽僵硬的脖子动了一下,沉重的手一松,枪扔在地。
  她杀人了,可这些人该死!她连死都不怕,还怕杀人吗?
  强行压下去她内心的恐惧,她诡谲笑道:“不是几个死人么?薄少爷杀得还少吗,很惊诧么?”
  雷克抬了下手,所有保镖避嫌别开脸,不敢去看叶之璐的裸.体,毕竟她即将是薄家的少奶奶了。

  薄夜渊紧紧抿着唇,脱下来他的大衣,男性之气掠过黎七羽,俯身罩在叶之璐满是伤痕的身。
  黎七羽心脏响得很缓慢,他的每一步都像踩着她的胸口——他从她眼前面无表情走过,她瞬间坠落悬崖。
  “救我……”叶之璐胡言乱语地哭着,受到惊吓过大。
  “没事了,我在。”薄夜渊低声轻轻诱哄,将她包起来打横揽抱在怀。
  黎七羽僵着背脊,像一尊木偶站着,仿佛看到她受伤时,薄夜渊心疼地将她抱在怀里,也是这样低声哄她:黎七羽我来了,没事了有我在。
  可危机的时候他在哪里?坏了死了,他才出现,用那样审判罪恶的眼神看她!
  黎七羽身体摇摇欲坠,看着薄夜渊离开的背影:“不是我——你以为伤她的人是我?”
  薄夜渊冷漠的身影背对她,嗓音幽暗来自地狱:“我说是你了?”
  仿佛在无声控诉:别急着欲盖弥彰。
  “可你心里是那么想的。有人想要借刀杀人,我也是受害者。”黎七羽血管突突地脉动,“我无所谓你怎么想我,本来也没有必要对你解释,可这个锅我不背!我不会让坏人逍遥法外。”
  无所谓怎么想?没必要对他解释?
  薄夜渊嘴角扯开:“唯一在案发现场还活着的,只有你。”
  黎七羽喉头抽紧,巨大撕扯的痛感朝她扑来。
  她杀了人,她也害怕,怕得全身发抖却故作坚强,怕得想流眼泪却只敢逞强。
  她却只是倔强地站着,背脊像被打直了怎么也弯不下:“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伤害叶之璐,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场报复游戏够了——”薄夜渊蓦然低吼,嗓音贯彻整条甬廊,“有那么恨,冲我来!”
  黎七羽像吞了芥末呛辣的眼睛发红,笑得弯起眼……
  “那恐怕要让薄先生失望了,真不是我。我有证据的。”黎七羽掏出信纸……
  来教堂的一路她看了又看,随身携带着读了无数遍,信纸皱巴巴的还有她滑下去的泪痕。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掉泪,他随便说几句话她会内心触动,会流泪,毫不怀疑地相信他来赴约,信里每个字都熟记到能背下来。

  可结果这根本不是薄夜渊写的……
  是设计她的一场阴谋。很可笑不是吗?
  黎七羽你还要被伤到什么地步,才会甘心呢?
  泪眼模糊,她拿着信纸打开,突然震惊,面的字全都消失了!
  哈,原来这纸的墨水添了特殊的化学剂,过了时效会被风蒸发,消失得无影踪。
  黎七羽的手千斤重,原本的证据变成更大的笑话。

  薄夜渊凝着身形僵站,低声道:“想等她的血流干净,才把所谓的证据给我?雷克,立即通知医生。”
  “少爷,我已经第一时间通知了,他们等在车里。”
  薄夜渊迈着大步离开。
  黎七羽被留在这个血腥的地方,脚下的鲜血凝固了。

  她仿佛浑身沾满了血腥,双腿虚软差点跪下去。
  她不能倒下去,每一步机械地往前走,小七夜还在等着她。她更不能让幕后真凶逍遥法外,她会亲手抓出来!
  医护人员已经抬着担架小心接过叶之璐,第一时间为她查看伤势。除了肩部的伤口重,多流了血,其余都是皮肉伤,并不伤及性命。于是做了简单的止血包扎治疗,商议着送回去救治也没事。
  黎七羽恍恍惚惚走出教堂,手的伤口灼痛。
  薄夜渊穿着单薄的衬衣站在风,看着广场远处的喷泉池,夜风吹起他如墨的发。他的外套还在叶之璐身包覆着。
  “证据是叶之璐,”黎七羽苍白着面容说,“我两次救了她,等她清醒她会告诉你全部过程。”

  薄夜渊收回目光,弯腰要车。
  黎七羽走去打开另一边车门,雷克的手拦了拦:“黎小姐,你这是?”
  “我要跟着一起回去,亲眼看着叶之璐醒来,听她怎么说。”
  担心有任何变数,她必须全程在场,洗清她的嫌疑!而且,她心里有了怀疑目标——如果是薄绯儿,她怎么都要去薄家庄园会会。

  “黎小姐的意思是要跟着回薄家?这不太方便吧?”雷克难以置信。
  “你们不都怀疑我是嫌疑犯吗?该抓我回去审问不是吗?”黎七羽冷笑,看着几个被麻丨醉丨枪昏迷的男人已经被铐押扔进后备箱,“我难道没有给自己申辩的资格?”
  薄夜渊嘴唇微动:“离她远点。”
  黎七羽看着车里的叶之璐,浑身一震:“薄先生觉得……会对叶小姐图谋不轨!”
  日期:2017-12-14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