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5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从震惊回过神!是薄夜渊把她叫过来的,他想干什么?当着她的面杀了叶之璐?他疯了?!
  “你为什么要害我?”叶之璐呛然咳嗽,脸色煞白。
  “不是我——”黎七羽背脊发冷。

  这时,从教堂两侧走进来几个面貌狰狞的男人,朝她单腿跪地:“主人,已经照你的吩咐把她抓起来严刑拷打了。现在等你一句话,送她见帝,我们全听你吩咐。”
  黎七羽朝后退了两步,主人?
  叶之璐眼角凝泪:“为什么这样对我……黎七羽,我没有的罪过你!”
  “一群蠢货,连自己的主人是谁都分不清,杀人还想嫁祸到我头。”她的手伸进包里,掏出手枪,“是谁派你们来找死的?!”
  几个男人跪在地,没想到黎七羽带枪来了,脸色都有异。
  “别动!”黎七羽砰地发出一枪,“离我远点!”
  她带的是麻丨醉丨手枪,射了其一个男人的腿。
  “主人,我们是你花重金买下来的死士,你不会买命不认账吧?”见她携带的并不是真枪,他们同时扑来。
  黎七羽往后退,手里紧紧举着枪发射,对方了麻丨醉丨剂先后昏倒在地。
  她手心发汗,一直退到十字架下面,“哭也没用,我马救你下来。”
  叶之璐浑身都疼,怔然地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该相信谁。
  黎七羽爬高高的祭祀台,踩到神祗像,掏出匕首切割着绳索……她现在出门都会带防身用具,不管见谁,她谁也不信。
  “七羽……真的不是你?”叶之璐嗓音沙哑,“可是我下午收到你让人转交给我的信笺,你说要见我,我那么信任你单独来了。”
  又是信笺?黎七羽心口发沉:“我们被暗算了,有人想借我的手杀了你,再除掉我。”
  “谁想杀我们?”

  黎七羽冷笑,叶之璐明天大婚,今天出事了……
  “好痛……”叶之璐全身都是鞭伤,在黎七羽的搀扶下软软下地。
  忽然从侧面口又涌进来杀手……
  领头的男人嗜血地张狂:“姓叶的到死期了,阎王本记了她的名字。黎小姐……你要是活着逃出去,她人是你杀的。你活不出去,这教堂变成你们一起的葬场。”
  黎七羽刚要去摸手枪,一柄飞刀射过来,她的手被割破,枪掉落在地。
  “你们到底是谁?”叶之璐眼睛都哭肿了,“为什么要害我?”
  “黎小姐花钱给我们买了你这条命,不过她只付了定金现在想赖账,按照规矩,杀了你,我们再跟她私下清算。”领头男又抽出一把飞刀,“记住了,谁也别开枪惊动了教堂外的人,抓活的弄死。”
  几个同伙闻言收起手枪。

  “走!”黎七羽攥着叶之璐跑,恨自己没有带真的手枪,不然枪声已经放了出去。她拿出手机想求助,手背又被飞刀割过去,包包落地。
  伤口涌出鲜血,她开始后悔自己掉以轻心。
  其实算现在打电话也来不及了,她们现在只能自救——等救援的人赶到她们已经死了!
  “我腿疼,跑不动……”
  飞刀射过来,几次擦着她们的身体而过。
  “门锁了。”黎七羽拽着叶之璐跑到大门口,森严的教堂从外锁死了,所有窗户也早锁了,根本逃不出去。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
  “七羽……我们该怎么办?”
  几个男人并没有急着扑来,垂涎着她们的绝色:“他薄夜渊用过的女人,是高级货,真想玩玩流社会的贵妇,是什么滋味的……”
  黎七羽脸色一凛,抓起烛台狠狠地朝一个男人砸过去:“往左边跑!”

  “啊!”男人的脸被烛台尖锐的刺划破,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退了几步。
  黎七羽带着叶之璐从左侧的门——几个男人出来的方向跑走——
  进去是教堂内部的走廊,长长的甬道照着昏暗光芒。
  领头男阴冷一笑,走到祭祀台下,戴手套小心地捡起匕首:“杀人武器找好了,它吧。”
  匕首黎七羽割过绳索,留下了她的指纹。杀了叶之璐,再抓了她打晕丢在现场……伪造事故。
  “黎七羽,我腿伤,真的跑不动了。”叶之璐突然痛哭出来,她的腿被飞刀扎,一直在流血,每一步都疼得发抖。
  她们在曲折的回廊里穿梭,男人们像故意在跟她们玩游戏,将刀拍在墙发出恐吓声,不紧不慢地追着:“小猫咪跑啊。”
  黎七羽目光落到防火墙,打开墙的门,将防火栓搬出来,小小的空间只能勉强进去一个人……
  “你进去,我引开他们。”黎七羽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

  叶之璐突然按着她的肩头,把她推了进去,打下门栓:“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救过我,我不能连累你。我说过我欠你一次人情,还给你!”
  黎七羽被墙撞到头,门在她身后关,模糊听到叶之璐的声音,她额头疼痛陷入短暂的眩晕。
  叶之璐擦了擦眼角的泪,转身朝走廊尽头走去。
  “你闯进了死路了。”男人们早在路的尽头守株待兔,拿出匕首。
  黑暗,豪华飞机降落在教堂前的空地,长靴踩下地。

  雷克紧跟其后,今天是周末,历来这个时间,薄帝都会来教堂做礼拜,待整整一夜。算即将大婚,也不会有例外。
  黎七羽头部痛着,缓缓清醒过来,听到安静走廊里,传来尖叫声。
  叶之璐挣扎剧烈,让她被扇了一掌又一掌,脸颊扇肿,摔在地差点晕过去。
  “黎七羽呢?那个贝戈人在哪?”粗鲁的大手攥起她浓密长发。

  叶之璐嘴角流下鲜血,扯唇笑了:“她见我腿脚不便,扔下我一个人从窗口跑了。”
  “别蒙老子,这里哪有窗户?说出她在哪,老子考虑放了你……”
  “那小贝戈人跟薄夜渊、北堂枫都有一腿。我倒要看看她哪儿特别了,起来滋味是不是格外不同?”
  叶之璐血迹斑斑倒在墙:“我真的不知道,她跑了!”
  “贱一种。”又是一耳光摔下去,“看来你是想一个伺候我们四个?”
  四双手同时伸过来,扯她的衣服、裙子……纽扣崩落着,布料破碎的声音,叶之璐惊恐无助,大声哭泣尖叫。他们一遍遍地逼问,黎七羽在哪?
  黎七羽听到断断续续的哭声传来,过去和现实交叠,盛梦琴哭着将她护在怀里——七羽,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我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了!
  她意识彻底清醒,不是梦,哭声是叶之璐。

  她用力推了推,门从外面被拴了,她从发间摘下一枚发卡,由门缝里伸出去打开了栓子。
  “求你们……杀了我吧。”身的衣服被撕成碎片,只剩下沾血的bra和小底一裤,她缩着身体绝望地闭着眼,长发侧落,沾血的肌肤却美得如此惊人。
  几个男人同时看得血脉喷张——
  “真美……果然是天生的贝戈人,被一刀捅下去,流血的样子都这么美。”

  叶之璐的身体被按住,她反抗得太厉害,男人惩罚地将匕首刺在她肩头,钉在墙。鲜血流下来,她痛得虚弱呼吸着,每一次挣扎都会扯动伤口。
  “薄夜渊……救我……救救我……”
  男人拽着皮带:“呵,你死之前我会喂一饱你,当哥给你践行最后的晚餐。乖乖的,别说薄夜渊你算叫帝也没人救你,我们很快会轮流喂得你爽天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