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5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我。”黎七羽眼神淡漠,对他的愧疚都被他折磨得淡然无存。

  薄夜渊身体晃了晃,诡异地笑道:“三年之约……是你精心算计的圈套,你从来没想过再回到我身边?”
  “当然没有,”黎七羽面无表情道,“像你这种变态狂,我避之还来不及,路见了都要绕道走,为什么要回去找你?”
  每一个字,都是刺,深深扎进他的心口。
  薄夜渊眼神荒凉,明知道她会伤她,他还是亲口问了。让她拥有执剑一次次扎他心口的权利。
  黎七羽长睫毛轻颤,艰涩地说道:“薄夜渊,以后别再我面前出现,这辈子都不想再看你一眼。”
  可他还想看到她……每天都想看她……
  黎七羽吃力地挪下床,休息了一会儿,她有了些力气。摇晃着走了几步,薄夜渊猛地将她死死箍进怀里!
  黎七羽没有力气挣扎,手在半空抓着,混乱扫到桌的茶壶,狠狠砸在他头:“死变态,你别碰我——”
  西洋茶具在薄夜渊的额头砸开,黎七羽挣开他,隔开安全距离。
  薄夜渊眼瞳发空,视线变成两个叠影:“我不能碰,你喜欢被北堂枫碰?”
  黎七羽捡起地的手机。

  “你还给他生了孩子……”薄夜渊朝前跨了一步,摇摇欲坠地问,“你们有了孩子,你真的要嫁给他?”
  黎七羽朝后退了一大步,按下手机:“我是给他生了孩子,婚礼已经订好了,你不是知道吗?”
  她不要他了,薄夜渊的灵魂像死了,没有她的每一天都延长了折磨,他像不老不死的妖怪,多活一年形同一千年。
  “薄夜渊,三年之约里我说过,如果我过得幸福你永远消失!我现在很幸福!”
  没有他……她也很幸福。
  她厌恶的眼神看他像是杀人狂魔。
  薄夜渊最后一丝支撑瓦解,身体沉重如山倒在地,一双眼却还是空洞地睁开,看着她赤足的双脚,那么小……

  他曾把她的脚握在大手掌心里,轻轻地揉着。
  抱着她娇小的身躯在房里转圈,像拥有全世界一样狂欢……
  黎七羽。我怎么可以这么爱你?
  黎七羽连个眼神也吝啬于他,拨通北堂枫的电话。
  薄夜渊倒在地,呼吸迟钝地凝滞,眼神寂静无光。
  看着黎七羽打完电话,绕在他身边走来走去地捡东西……
  他为她拿药盒的时候,手提包打开,所有东西都抖落在地,他摔在那一片区域。
  在他的手边,是那串蓝宝石手链……耀眼的光芒刺痛他的眼睛……
  “初恋”。
  黎七羽捡起自己的证件、化妆品等等收进提包里,目光也落到那条链子,心脏被刺穿。
  她不知道他又在演什么苦肉计,突然倒在她面前。
  像病倒的犀牛,每一口气息微弱,脸色僵白失血。故技重施装病好玩吗?
  黎七羽每看他一眼,都觉得心如针扎,所以从浴室里出来后,她都没有好好正眼地看过他。
  没看到他手腕的伤,没看他脸色失血的僵白,更没看到他哭肿的眼睛,他那奄奄一息的微弱。她统统看不见!
  浴室里点着香薰,血液在水里稀释了味道,她没有闻出来那血腥味道。
  而房间里薄夜渊为了驱赶暧.昧气息,打碎过酒瓶,强烈的酒味刺鼻,也遮盖了本来淡的血味。
  黎七羽攥紧了手机,弯腰想要去捡。

  薄夜渊按住链子,攥在手里:“……有没有爱过我?”
  “……”
  “一天…一个小时……”他眼神望着虚无。
  只要她爱过他,是他做错了让她心生报复,他愿意剩下时光都被她折磨去偿还。
  黎七羽低声笑了,红唇挽起诡谲,美魇动人。仿佛听到这世界最可笑的笑话,笑得眼角闪动着泪。
  他这时候来问她有没有爱过?是他那强大的自尊心不容允许么?
  “没有,”她听到自己冷漠说,“我一分一秒钟,都没有爱过你。”
  薄夜渊脸色更青白,手腕一直没感知的伤口像被烫过,火辣辣地疼。这种疼蔓延到他全身,三个月前,他看见北堂枫扶着黎七羽下车,修身长裙挺出孕妇肚,他失控地疯狂,开着车朝地狱的黑暗撞去——那时候也是这样的痛感,浑身的肌肤都被烈火吞噬燃烧,火辣辣地隐痛着。
  “我一直都在报复你,像你这样的人……哪一点配我爱过?”黎七羽嗓音发窒,“这条链子很漂亮我才留下的!既是你的‘初恋’,你留着吧,还给你……”
  他不也把狮子水晶音乐盒还给她了?不也有了叶之璐……
  黎七羽站起来,摇晃着走出休息室,门怦然关。
  眼泪像大雾模糊了她的双眸,她走几步,擦擦眼睛,再往前走一段路,慢慢蹲下去,抱着双膝痛哭出声。

  然而几分钟后,她又坚决地擦去泪水,举步维艰离去……
  薄夜渊眼神睁着,久久地合不,视线里却只有一片黑暗。
  他像被抛回记忆沉浮,身体撞出去四肢百骸剧痛,挡风玻璃碎了,趴在方向盘额头大流血。
  那天他攥着录音CD,去北堂山庄找她,没有亲口问她,他已经看到了答案。
  在病床躺了整整两个多月,直到,北堂枫派来请柬。
  薄夜渊剧烈地痛,所有疼痛的源头都来自他的心脏,恨不得伸手掏进去,把它摘出来扔掉。

  【薄夜渊……薄夜渊,你醒醒……】
  烈火焚烧着他的心神,他听到她的哭声。她哭了?黎七羽会为他哭么?
  他的心脏疼痛不那么热烈——
  【求求你了,你醒醒……千万不能有事……】
  薄夜渊张开眼,一张满是泪痕的脸在他眼前晃动,他干涸的嘴角扯出笑意,猛地将她拉进怀里:“七羽……”
  叶之璐一怔,紧紧攥着他的大掌,哭得泪眼滂沱:“你终于醒了……雷克,快叫医生!”
  薄夜渊浑身一怔,眼神暗寂……将怀里的女人重重推了出去。
  叶之璐摔到在地,却不知道疼,只顾着担心他手腕的伤口是不是裂开了。
  “少爷你别激动,你在输血。”雷克安抚道。
  薄夜渊抿着薄唇,他生病那两个多月,每次从剧痛醒来,看到的都是叶之璐的脸——
  过去的薄夜渊,在那场车祸死了!再不是那个疼爱黎七羽的薄夜渊。
  而她也不是他的。过去的黎七羽早已经死了!
  手链紧紧地硌在他的掌心里,这段爱已经病态,溃烂了,再不治疗他怕他会发疯,会不顾一切把她夺回来。他连死亡都不怕,却怕她。既然她幸福,对她最后的尊重是不打扰,他会做到!
  他张开五指,项链从他手心滑落在地。
  叶之璐捡起沾血的链,递给他……
  “扔掉……”薄夜渊低低地咳嗽起来,“越远越好。”
  “可是,它很贵重。”叶之璐小心捧着,舍不得说,“你一直攥在手里一定对你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扔掉以后捡不回来了。”

  他永远都捡不回她黎七羽了。
  叶之璐沉默了片刻:“我暂时帮你保管,什么时候你想要了找我还给你。”
  “戴在身,永远别摘下来。让我每天看到记得它……我做的决定。”薄夜渊眼神古怪,像是疲惫到了极致,重重地闭眼,血液缓慢地流进他的体内,冷得他颤栗发抖。
  他会为她的报复,添最辉煌的一笔……她满意了?
  黎七羽泡在浴缸里,血液干涸后那种腥味刺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