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5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你爱我?什么是爱?】
  【我能为你去死。】
  如果一切都在那天终止,他们的孩子没有死!
  又仿佛回到盛市,他们在海豚围绕,漂浮的甲板双舞……
  【教会你舞步的人,未必是陪你跳完最后一支舞的人。】
  【可是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浴缸里的水诡异地漫红,他的手指一颗颗挑开她衣的纽扣……
  黎七羽……你是我的……死了彻底是我一个人的……
  纽扣打开,露出她白皙的肌肤。
  他之前亲一昵了她一整晚,却像魔怔了一样,不敢脱下她的衣。吻了她所有的地方,除了她的半身!
  薄夜渊的手指发抖,解开到最后一颗……
  浴缸里的血水越来越浓,黎七羽的脖颈后仰,长发漂浮在水,诡异地美。
  在她腹部,赫然一条剖腹产后留下的伤疤。
  北堂枫给她用了最好的医生和祛疤药,但疤痕要彻底消淡也需要时间。
  薄夜渊全身颤抖起来,手指轻轻抚摸着,最残忍的真相被证实。
  滚烫的水从他眼角滴淌而下,落在那道疤,他的视线像被蒸汽模糊,思绪被拉回一年前——
  他目送她的飞机离开,他随后跟着她回到滨城,看着北堂枫亲手将她抱下私人航班。
  那以后,薄夜渊从来没有离开过黎七羽的世界。只要她离开北堂山庄,不管她去了哪,他都知道。他像她的影子,在她看不见的隐蔽黑暗跟着她、保护她,看着她光鲜亮丽的生活,看着她怎么被北堂枫宠爱。
  他有多少次想把她抓回来,囚禁在房间,永远属于他。
  他不知道那些痛苦煎熬的日子,一百多个漫长的没有她的时光,他是怎么撑下来的?
  三年,他以为只要遵守承诺——等北堂枫对她腻了,她会回来找他!
  拍了很多她的照片,想她的时候,捧着照片看一整天。
  做了很多纪念礼物,等三年一到,没有一起过的节日全都补还给她!
  长时间见不到她时,他提心吊胆,担心她出了事,破译了她的个人页、邮箱只为知道她是否安好!
  除了垃圾信笺,他看到一封录音附件……

  【……把你身的护士装换下来给我。别担心,手术过程我会陪着你。结束后我们再换回来。】
  【七羽,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我帮你?叶小姐忘了我们的契约?我们是合作伙伴,共赢的局面。】
  薄夜渊按住黎七羽腹部的刀疤,狠狠地揉着,像要把这道疤擦除。

  擦掉它,她没有跟北堂枫生孩子,她还是他的——
  【万一我算成功怀孕,薄帝还是不肯娶我,反而要拿掉这个孩子?】
  【如果受孕成功了,我会安排你去隐秘的地方生活,直到孩子生下来。你回薄家找老太太,有孩子做筹码,以你的身世、条件,还怕薄夜渊不娶你?】
  难怪黎七羽怀了孕,却躲过了人工受孕的检查。她早让叶之璐代替了她。
  “为什么?!”薄夜渊摇着她的肩头,压抑地低吼。
  为什么不要他,一脚把他踢开,嫌他伤得不够惨重,还要塞给他女人和孩子。
  她一直不想要他的孩子……她只情愿去给北堂枫生孩子。
  薄夜渊痴狂地覆她的唇,挑开她的唇一齿,分开她浸在浴缸里的两条长腿。
  他腕的伤口肆意地流血,越来越浓稠的红色包围他们。
  薄夜渊脱光自己,温柔地进入她……像他们是一体的,再也分不开。
  薄夜渊这样抱着她,紧紧将她扣在怀里,全身下紧贴着。

  他只是想死前嵌入彼此,没有一丝可以让人分开的缝隙。
  出水龙头一直在喷水,温热的水流替换掉浴缸里的水,不断地稀释冲淡,流理台的熏香味萦开。
  薄夜渊英俊的眉目贴着黎七羽,闭着眼像睡着了。从他割破手腕到现在,血液流了近半个小时,他的身体一点点变凉,体内的温度在抽离。
  怀里有她……等待死亡的感觉,竟如此幸福。
  她死了,他陪着她一起。下辈子投胎还在一起。
  黎七羽的手指轻微地抽动着。

  电击在水里唤醒了她心脏的知觉,加灌进她嘴里的药开始发挥效果,黎七羽的命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捡回来了。
  薄夜渊的抢救措施及时,方法正确,加黎七羽有个强大的执念——小七夜。
  她意识游荡间,一直听到婴孩的哭声。她走了,小七夜会无亲无故留在这世界受苦!
  “呃……”她痛苦地低吟,身体好胀,像有一座山压着她。
  黎七羽蓦然睁开眼,看到薄夜渊英俊的脸近在咫尺!
  他猩红着一双眼古怪地看着她,眼神僵凝,眼底闪动着不敢置信的光芒。
  “七羽……你醒了……”薄夜渊嗓音沙哑而空荡,快疯狂!
  “你在做什么?滚出去!”黎七羽感觉到他的占有,她的身体里塞满了薄夜渊。
  水流声,她躺在一个“红酒浴缸”里,满目的红,她以为那是红酒。

  薄夜渊脸色异地苍白,身体僵凝的撤出了自己。
  黎七羽痛得拧眉,昨夜的纵情已经撕裂她了,不敢置信——这个男人才跟叶之璐求婚,把她塞在床底下不顾死活,转眼又把她按在浴缸里泄欲。一整夜无休无度还不够么?他要把她这具身体弄坏才甘心?
  黎七羽全身酸软无力,好痛,眼皮微搭睁不开,视野有些模糊。
  她连爬出浴缸的力气都没有……
  薄夜渊走出浴缸带起大量的水,强壮的身躯因为失血过多差点眩晕倒地,他强撑着站稳,将她从血池里捞出来,跌跌撞撞地走出浴室。
  黎七羽头疼欲裂,全身湿透了,被他放到床裹着。
  “你还活着……”他的嗓音沙哑得诡异,“你没有死……黎七羽……你活着!”

  黎七羽浑身难受,尤其是胸骨被他按压进行心健复苏的时候压伤了,动一动都疼。
  薄夜渊抚摸她的头发,鼻子眼睛,她的唇……鲜活的她……
  “你以为我死了?”她嘴唇抖动了两下,“我都死了你还那样对我——!?”
  她死了不为她叫医生,还有心情实施兽浴!如果她死了,他是不是正合心意?
  “哪里不舒服,我马叫医生。”薄夜渊捡起一根领带,将手腕的流血口缠绕了几圈,用力地扎紧。
  伤口浸在水里才会一直流血,离开了水后,血流速度慢下来,直到血液的粘稠性愈合伤口。但是薄夜渊失血过多,已经引起肌体缺氧。
  黎七羽按住胸口,吃力坐起来,嘴角泛起冷笑道:“我哪里都很舒服,我没死成,失望的是你吧。”
  薄夜渊心口涩然,摇晃到床边,按住她的肩头:“我怎么会希望你死?”
  全世界都死了,他也希望她活着!他只是差点以为她死了……
  “你滚开——薄夜渊,我没想到你那么恶心,你是有恋尸癖还是心理有疾病?你要去看医生知道吗?”
  薄夜渊嘴唇苍白,低低地看着她:“黎七羽,我爱你,我一直在等你……”
  黎七羽心脏重重一颤,她可没忘记他说喜欢叶之璐,被她迷住了。
  他们一起进浴室洗澡,她帮他穿衣服,床笫之.欢他叫叶之璐的名字。
  “是你设计她怀孕,在美国和你对调身份。”他扶住床头柜,水珠从刘海往下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