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4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天凯缓缓的说:“我问你啊,这些年做项目,有什么感想没有啊?”
  “有啊。”张鹏飞摇头晃脑的说,“你看啊,鹏程公司经过不到十年的发展,就由单一的建筑队发展成多元化的集团大公司,业务范围涵盖投资、地产、矿业等众多领域,项目横跨南、北数省,已经走出河西,走向全国。我定了一个小目标,一定要在三年内走出全国,融入国际,走向全世界。”
  张天凯接了话:“好像缺了一步设想,何时走向宇宙呀?”

  “走向宇……”话到半截,张鹏飞“嘿嘿”一笑,“三年内恐怕不行,怎么也得五到十年吧。”
  张天凯“哼哼”一阵冷笑:“那你可太能了。”
  听着语气不对,张鹏飞赶忙也严肃了一些:“爸,咱们都是自家人,我说话就随便一些,您也希望儿子有宏图大志吧?”停了一下,他又说,“我现在能有这么大的成就,是和您的大力栽培与提携分不开的,以后也还仰仗您老人家的鼎力支持。”
  张天凯“哦”了一声:“你还需要我的支持呀,还让我支持什么呢?”
  “当然需要您的支持了,到什么时候您都是我的坚强后盾,没有您就没有鹏程公司的一切,也没有我张鹏飞的今天。”张鹏飞谄媚*笑着,“现在公司规模、实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还请您这个大省长能够多给一些大项目,比如雁云市国庆献礼综合工程,比如河西省援助非洲兄弟国际项目。”
  “你的胃口可真大呀,那可都是成百上千亿的工程,掐下任何一个小角,也够你的公司吃几十年了。”说到这里,张天凯话题一转,“只怕是我给不了你百十亿的工程,可能连百十块钱也给不了,甚至现在的一切也都会瞬间化为无有。”
  “什么?”张鹏飞惊的站起了身,又马上趴伏到桌上,“为什么?爸,为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经济还是作风?如果是钱的话,只要数额不太大,再主动退款,态度好一些,就没多大事。如果钱花没了,可以从我公司出。如果要是作风的话,就更没什么了,现在哪个当官的不养五、六个情人……”

  “放屁。”张天凯怒吼一声,右手甩在对方脸颊上,“放你娘的臭屁。老子是要被孽子弄倒霉,是要被你逼上不归路。”
  “爸,你怎么打我?”张鹏飞捂着腮帮,连连后退,“我这一天到晚的容易吗?”
  “打你是轻的,老子要打死你,省的你害人害己。”张天凯猛的起身,一脚踹在对方肚子上,嘴里兀自骂着,“你是不容易,不但吃喝嫖赌玩女人,现在竟然要杀人越货,打死你,打死你。”
  “爸,爸,你这从何说起呀?”张鹏飞用手抱着脑袋,把屁*股给了父亲,“你儿子你还不知道?”
  “知道,知道你娘个*。”张天凯怒不可遏,脚上继续踢着,右手已经向桌上那个大瓷杯摸去。
  “老张,你要干什么,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一个女人声音响起,伴随着“咣当咣当”的推门声。
  “滚,你别管,否则,否则……”张天凯抓起瓷杯,举到头顶,“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爸,爸,你别这样……”
  “老张,老张,你可别犯傻……”
  一霎时,男人、女人的喊叫声乱作一团。
  “走不走?”张天凯冲着门口大喊。
  “走,走,我走。”门口女人哭诉着,“老张,有话好好说。鹏飞,别惹你爸生气,你爸心脏不好,我走。”
  哭泣声伴随着拖鞋的“踢踏”声,渐渐远去了。

  “说不说?”张天凯又是一脚上去。
  “说,我说。”张鹏飞哭嚷着,“我说什么呀?”
  “先说昨天晚上,高速公路的事。”张天凯牙缝里崩出了几个字,“你要是不老老实实讲出来,谁也救不了你,到时咱们全家都得给你陪葬。”
  “啊?不会吧?”张鹏飞哭丧着脸。
  “怎么不会?到时你肯定是第一个倒霉,紧接着就轮到了老子,顷刻间就会家破人亡。”说到这里,张天凯再次抬脚踢了过去。
  “我,我说。”张鹏飞身子一歪,躲开父亲的脚,继续趴伏在地,“昨天晚上……”
  听着儿子的讲述,张天凯嘴唇不时抖动,胸脯也一起一伏着,但他强忍着没有插话。待对方讲完,他缓缓着道:“殴打同行、鼓动市民、撺掇苦主、陷害官员、实施爆炸、监控他人,这一桩桩一件件,全都给我讲出来。”
  “你说的都是什么呀?我不懂。”张鹏飞连连摇头。

  张天凯语气沉重:“不懂,好,老子给你提示,第一件……”
  终于,在老张的提醒下,小张讲述了那些“英雄壮举”。
  听完儿子的交待,张天凯终于忍不住了,顿时老泪纵横:“哎,家门不幸呀!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孽子,你就是老张家的索命鬼呀。”
  “事已到此,我也知道错了,光埋怨也没用呀,还是想想怎么办吧。”张鹏飞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爸,咱们也不能就这么受制于人呀,也可以找他一些毛病,我就不相信他没有。”

  “祖宗呀,先别急着抓别人辫子了,还是先擦自己的屁*股吧。”张天凯无奈至极,拍着桌子说,“索命鬼,你真是咱家的索命鬼呀。”
  新的一周开始了。
  早上刚上班不久,桌上的固定电话就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拿起了电话听筒:“市长,你找我?”
  “天齐市长,现在来我办公室,我等你。”电话听筒里的声音很和蔼。

  “好的。”答应一声,待对方挂断后,楚天齐也放下了电话。拿起笔记本和笔,出了屋子。
  政府办主任陈家良已经在楼梯口等候,看到楚天齐到来,快步迎了上去:“楚市长,刚才市长吩咐,您直接去就行。”
  “好的,谢谢陈主任。”说完之后,楚天齐来在市长办公室门前,抬手敲响了屋门。
  “进来。”屋子里传出了声音。
  楚天齐推开屋门,随手掩上,向办公桌走去。

  看到楚天齐进屋,王永新微微欠身,以手示意:“天齐市长,坐。”
  楚天齐坐到对面椅子上。
  王永新问:“喝什么水,茶水,矿泉水?”
  “谢谢,不喝了,我刚在自己屋里喝过了。”楚天齐道,“市长,有什么事?”
  “真是雷厉风行的性格,椅子还没坐热,就急着谈工作。”王永新笑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两张纸,“你看看。”
  楚天齐接过来,看完纸上内容,还给对方,然后说:“终于下来了,也该下来了。”
  “是呀,这下好了,太好了。”王永新显得很兴奋,“我尽快和薛书记请示,争取早点开会,把这两个文件学习、领会、贯彻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日期:2017-12-14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