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93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记得,我们这些当父母的,别的事情或许都不可以忘记,但是孩子的事情,记得最清楚了。”宣柔心感慨的看着他,伸手笑着比了比,“一眨眼,我们老了,你们大了。”
  墨子寒微笑,目光悠远,似是也在回忆,顺着她的意思回想,“我也记得,映雪刚出生的时候,妈妈带我去医院看望过您一次。”

  “你还记得啊,那时候你可小呢,六岁还不到吧。”宣柔心有些惊讶,笑着问他,能聊到一块儿去,她显然十分高兴。
  墨子寒含笑连连点头,“当然记得,我还记得映雪出生之后,您和母亲闲聊,说映雪后背上有块不小的胎记,庆幸这胎记不是在脸上。”
  “是啊,说起来也是奇怪,映雪刚出生的时候抱到我跟前,护士跟我说孩子后背有块红色胎记,像只蝴蝶,还挺好看的。”
  宣柔心回忆着,“可过几天再看,那胎记居然消失了,真是奇怪。”她有些疑惑,却没有深思,“问医生医生说这并不会影响到孩子的健康……倒是你,连这都记得。”
  墨子寒蹙眉,“您是说,现在的映雪,背上并没有任何胎记?”
  “是啊。”宣柔心下意识的回答,很快便感觉到不对,疑惑的问他,“子寒,你好像对映雪身上的胎记很感兴趣。”
  墨子寒微微定神,摇头,“伯母别多心,子寒只是听您提起当年的事情,难免好奇多问了一句。”
  “哦。”宣柔心不由得盯着他多看了两眼,仍然不解,听他这么说却也不好再多问。
  “伯母,胎记这种东西说没就没了,虽然映雪身体没大碍,但总归让人有点难以相信。”墨子寒含笑看着她,脸上露出几分关切的表情,仿佛只是简单的关心一句。
  “可不是嘛。”一说起这个,宣柔心似是也有些不满,“真是委屈了我的映雪,在那种小医院出生,医生资质很差的,幸好只是胎记没了,不然……”

  “小医院?”墨子寒似是有些惊讶,无意的打断她的话,问,“伯母,您刚才说,映雪是在什么小医院出生的?”
  “哦,是这样,那时候我怀着映雪,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预产期。”
  宣柔心听他这么一问,也没有多想,随口向他解释,“你伯父公司刚起步,忙得脱不开身,他老家的兄弟过来了,司机不认识,只好我亲自跟去车站接人。”
  宣柔心回忆起当年这些事情,仍然有些不快,丈夫的兄弟是从小地方过来的,为了省钱坐的是火车硬座,她不得不跟着司机大老远跑到偏远火车站台找人。
  “……偏偏映雪她那叔叔,人也太不机灵了,我大着肚子带着司机找他很久才把他找到。结果就动了胎气,来不及赶回去,只好在附近找了家医院把孩子给生下来了。”

  墨子寒闻言,瞳眸微睁,下意识的开口,“铁路医院?”
  “对对,以前是叫什么铁路医院来着,一家小医院,子寒你连这个都记得?”宣柔心惊讶于他的好记性,完全没多想。
  “……跟市中心妇产医院没得比,你就是有钱,对方都没有市中心一半的条件,更不用说什么VIP病房了,都是挤的普通病房,偏偏离A市又远,一时半会想走都走不了。”
  宣柔心话匣子一打开,便有些收不住了,继续回忆着。
  墨子寒听到宣柔心肯定映雪就是在铁路医院出生之后,已经怔住,久久回不了神。
  两家是世交,母亲和宣柔心交情也不错,当年上官映雪一出生,母亲便带着幼小的他去医院看望,由于年纪太小,很多细节他都不记得了。
  所以,他不记得上官映雪意外出生在铁路医院的妇产科。
  而苏哲调查的结果显示,白明月也是在铁路医院出生,对于她现在的父母来说,那家医院算是最好的医院。
  她和映雪的生日是在同一天,而且,她后背还有胎记,这难道是巧合吗?
  墨子寒恍然陷入深思,心里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端着的茶杯一晃,杯里的茶汤泼出大半,打湿了他的膝盖。
  “哎呀。”宣柔心见状,连忙抢下他手里的茶杯放到一边,赶紧拿纸巾给他擦,关心的连声问,“子寒,怎么这么不小心,有没有烫到?”
  墨子寒歉然的道谢,“不要紧,伯母,我自己来擦就好。”
  墨子寒拿纸巾擦了两下,笑着解释,“听您说到以前的事情,有点愣神了。”
  宣柔心见他没事,这才回到座位,笑着摇头,数落起来,“子寒,伯母没想到你会有耐性听伯母唠叨这些陈年旧事,景辰这臭小子,多听我说一句都会烦,我白养了这个儿子。”
  正说着,家里的女佣急急从门外走进来,笑容满面的告诉宣柔心,“夫人,小姐回来了。”
  “映雪回来了?”宣柔心不由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喜出望外,可转念,她看着一边坐谈许久的墨子寒,惊疑不定,墨子寒刚来家里没多久,映雪就回来了,不由得她不多想。
  墨子寒一眼便看出宣柔心的想法,估计是以为他和上官映雪会藕断丝连。

  “伯母,我想起公司还有点事,就不打扰您了。”墨子寒告辞。
  宣柔心觉得映雪已经嫁给墨潇然,私下和墨子寒接触也不太好,听他这么说也就象征性的挽留他吃饭,客套了几句,见他坚持要走也没多说,亲自送他出去。
  上官映雪停好车朝着别墅走过来,远远便看到母亲宣柔心正送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出来,不由得呼吸为之一滞。
  那个冷俊深邃的男人,除了墨子寒还能是谁。

  “子寒哥,子寒哥。”上官映雪踩着高跟鞋,攥紧了LV背包肩带,抿着唇几乎是小跑着朝这边跑过来。
  眼里带着几分惊喜和热切,墨子寒会来家里,她很意外,也很高兴,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她家了,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他来家里找她。
  “映雪,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宣柔心见上官映雪面色绯红,热切的一直看着墨子寒,不由得蹙眉,女儿是她一手带大的,她心里想什么当妈的怎么可能不知道。
  “妈,人家想你了嘛。”上官映雪亲热的挽住宣柔心的胳膊,撒娇,眼神却一直看着墨子寒,“子寒哥,没想到你会在这里。”
  墨子寒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点头,“很久没来看望伯父伯母,今天过来拜访……”
  “是啊,子寒哥,你已经很久没来过呢。”上官映雪看他要走,急急开口,“不在家里吃了便饭再走吗?妈,你说呢。”

  日期:2017-12-1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