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52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之璐难以置信,她能得到薄夜渊的喜欢和迷恋?哪怕一辈子不爱她,他只要不反感她,她都心满意足的……
  “我嫁给你。”叶之璐犹疑道,“只要你不讨厌我,留我在身边不赶我走都好。我只是怕你的决定太轻率,很快会后悔。”
  她很聪明,知道他不会无缘故求婚!
  “孩子都有了,我还有后悔的余地?”
  这条路,不是黎七羽给他选的么?他按照她的要求走下去,她应该高兴才对。
  黎七羽已经死掉的心为什么还会绞痛?她的视线仿佛穿透了大床,看到蜷在床底的肉.体,一动不动,苍白闭着的脸滑落下去泪水。
  薄夜渊穿戴整齐,已经忘了她吗,带着叶之璐离开休息室。
  听说人之将死那一刻,人的灵魂会飘出去,不知道这是迷幻的意识,还是真的呢?她……快死了吗?
  薄夜渊的每一步都走得沉重,心脏像连皮带肉地扯开……
  打算发邮件给北堂枫,让他来酒店取走他的“东西”!亲眼看看他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黎七羽苍白的面容在他眼前呈现——
  该死!
  砰,薄夜渊重重推开门,理了理领子,恢复铁血清冷的模样。
  他掀开床,她还在,似乎睡着了,一动不动。
  薄夜渊瞬间升起一股恼怒,这种情况她还睡得着?果然没有心肺的女人,是白眼狼——

  他拽住她的胳膊,将她拖出来,动作毫不怜惜。
  黎七羽脸色青白,全身被汗水湿透。
  “黎七羽!别装死!”薄夜渊摘下她嘴里的布团,“醒来——”
  黎七羽的头耷拉下去,身体像被抽掉了骨头,软软地倒在地。
  薄夜渊掐起她的下颌,看到她仿佛死去的脸色,大脑轰地一声响。
  手指探到她微弱的鼻息……
  她的状态很像猝死前的休克,薄夜渊的思维崩塌,用力掐住她的人,叫她的名字,她人被掐到青紫,深深刻下去他的痕迹,她也没有张开眼。
  那双漂亮的,仿佛黑宝石的眼睛……她灵动笑看他:薄夜渊,你喜欢我了。
  他浑身颤栗,在一堆散乱的衣物疯狂地寻找,打开提包,抖搂出所有东西,药盒落在地……
  【喜欢我,对我好点。可我不会对你好,我会报复你。】她笑着勾住他的颈子,亲吻他的下巴,像只神秘的野猫。
  薄夜渊手掌心发汗,一个药盒拧了半天,药丸大部分散落出来,他捡起一颗,掐住她的两颌往她嘴里塞进去。
  【薄夜渊,我恨你!是你杀了我们的孩子……】大雨,她面色模糊,下身流着醒目的鲜血,是他一辈子都逃不开的梦魇。
  薄夜渊扶起黎七羽,重重地摇晃,她好像是死了没有一丝生气。
  药含在嘴里可她已经不会吞咽——

  他将药碾成粉末,用水给她灌下去。
  黎七羽像一具任由他摆弄的皮囊,软若无骨,一松手又倒在了地。
  【我们离婚吧。】黎七羽仿佛坐在床,从过去的记忆走来,挑着唇看他。
  看着那个疯狂地按压着黎七羽胸口,一遍遍给她做心健复苏的男人。
  “黎七羽,醒来!醒醒!”他反复给她人工呼吸,按压她的胸口,机械地像是身处那个从来没有走出来的噩梦里。她把他抛弃在荒野,休想这样丢下他走了。
  【放我走……如果我发现这世界没有人对我更好,我回来找你。】

  “你骗我——”
  大颗大颗的泪,滴在她脸,像她流产那夜,广场那场突然而至的大雨。湿漉漉的,浇透了整个世界。
  【薄夜渊,我走了,许我三年之约……等我……】她的身影在他面前消淡,眼神里藏匿着他最爱的灵动。
  薄夜渊想要抓住她渐渐消散的手,喉头剧烈哽咽:“别走……”

  如果一年前没有放她走……
  “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他跪在她身边,执拗地按压她的胸口。
  不管三年……还是三十年……她从来没有想要过再回来,她一直都在算计他。
  全是她的报复!
  黎七羽倒在地纹丝不动,胸腔仿佛被他压断一样,发出咯的声音。
  他蓦然松开手,浑身如雨下,分不清汗和泪……

  浴缸里,洗浴过的水早已冷却。
  黎七羽被放进去,大量的水往外溢,滴在地面飞溅出破碎的声音。
  薄夜渊翘掉墙的插座,剪掉吹风筒的电线,接长火线和地线,将两条线浸入水。火线和地线碰头会产生电压,电压过大可能打死人。(危险动作勿模仿)
  他没有立即将她送去医院,因为他知道,不对她进行抢救,到医院她也去了天国。
  “醒醒……”薄夜渊将两条线在水碰头,充当临时的电压起搏器。
  “黎七羽,我不会放过你,你死不掉的……醒来……”他机械地重复抬起、放下的动作。
  水湿漉漉打湿了他全身,电在水游走,偶尔电到他身。
  黎七羽浓密的睫毛顺顺地垂下,僵白的脸,连最后一丝气息也失去了,她幽暗的嘴角好像带着诡异的笑,仿佛走得很安详,又好像在狠狠嘲笑他。

  【薄夜渊,你动情,你输了。你爱我了……
  可是我不要你,算死我也不是你的。】
  她已经死了……?
  薄夜渊攥着电线,眼神空旷,像心脏被挖成空洞,他僵硬地看着她,又蓦然惊醒,低低地悲恸地笑了。

  “黎七羽,死了你也逃不过我,休想逃走!”
  他抬起她的下颌,俯下身亲吻她的眉头。
  整个世界像被抽离,他被丢进一个隔绝的世界,诡异地寂静,却有滴答声……像水滴落的声音……
  薄夜渊的手腕割开了深深的口子,鲜血融进水里,诡异地漫红。
  他走进入水,将她软散的身子小心地抱在他怀里,贴在他胸膛,她湿透的长发贴在脸颊,被他轻轻拨开。
  鲜血流得触目心惊,薄夜渊皱起眉,端详她的脸。
  她死了,死了永远都跑不掉,永远都是他的了……
  死了他们也要葬在一起,用同一个墓碑,刻着彼此的墓志铭!
  十指相扣,她苍白僵硬的手指卡在他的指头,没有力气的骨头弯曲着。
  他一遍遍地亲吻她,她的唇瓣早被他吻肿了。她身弥留的都是他的爱痕,他刻在她身的烙印。

  “黎七羽……我想你……”他嘶哑地亲吻她的耳侧,“每天都想……”
  好像他们回到那个广场,几十万的烛光点燃,他抱着她在音乐盒旋转,轻盈地舞蹈。
  日期:2017-12-13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