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5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手软地撑起身体,她被当做泄.欲玩具,用完丢在了地?

  “叶小姐想必很失望,自己的男人连最爱的女人是谁也分不出来……”黎七羽的嗓音沙哑得她连自己都认不出来。
  薄夜渊幽然看向她:“北堂先生一定很高兴,我替她调教了一个放浪形.骸的好妻子。你们很相配。”
  黎七羽喉头抽紧。
  “他配偶太多,给你的滋润不够?才会偷偷爬我的床,不知廉耻地扮演我的妻子!”
  他指责她——扮演叶之璐被他?!
  黎七羽的心脏擂痛,这些日子,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痛感,只要想到薄夜渊,胸口是一把刀刺进去。
  她经历过最大的绝望,是昨晚……
  他在她耳边,一声声地叫着叶之璐。所以他不会再伤到她了是不是?
  黎七羽脸色煞白而消瘦,她怀孕的时候瘦,生下宝宝更是急剧地瘦,短短一个月瘦回原来重量。
  这要感谢薄夜渊,他让她寝食难安。
  加担心小七夜,她更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还有什么狡辩?”他眼神灼热,“我查过了,你买通侍应生把我送进休息室。”
  黎七羽微微地笑了:“我浴望强,你不是知道吗?枫他一个人满足不了我。”

  薄夜渊全身的肌肉奋紧。
  他们在一起那么久,她一直抗拒他碰她,吃一餐荤,他要饿好多天。她说她欲望强?
  “倒是薄先生的妻子,是不是性冷淡啊?你把我全身都折磨遍了,几辈子都没沾过女人,才会这么欲求不满?”黎七羽嘴唇苍白,让自己姿态强硬地笑。
  她现在坐在地,双腿像废掉了——别说站起来,动一动都是麻痹的。
  薄夜渊到底对她干了什么?难道她昏过去后,他还霸着她一整晚?
  黎七羽已经木到感觉不到疼了,低头一看,大腿侧有血丝,地也有。
  她一定伤得很重,姓.虐竟发生在她身!
  他这样残暴地对她,不顾她体力透支昏倒只发泄他的浴望,用完了,还把她当垃圾扔在地!
  他不心疼她,黎七羽怎么还能表露出伤心的样子?她只有更坚强,冷漠地微笑,仿佛根本不会被他的话语刺伤。
  “技术还不错,我包里有小费……”黎七羽维持着笑意,“想要多少,自己拿!”

  薄夜渊倏然从床起来,浑身散发出冰寒的冷气。
  她的冷漠,更是他眼钉肉刺。
  下一秒,她的下颌骨被死死地捏起,薄夜渊沾着两人欢.情过的气息逼近她:“看到你我厌恶,你这么脏,被北堂枫玩烂了也配跟我?”
  “昨晚你不是很开心么?”黎七羽放肆地笑,掩盖她千疮百孔的心,“你的身体明明很有感觉,你玩得很爽,现在再来问账,未免太矫情了。”
  “不是我喝醉了,你以为我会碰你这种货色?”
  “可事实,你碰了。”黎七羽蓦然伸手拽住他,看着他在手心里胀大,嘲讽道,“一碰有感觉,敏感成这样,还装纯情?”

  薄夜渊眼眸赤红,厌弃地摔开她:“轻车熟路,一条道走多了,最好进。”
  黎七羽收敛笑意。
  他说她骚说她浪,说她装叶之璐他的床。她不解释,如他意愿啊!
  可他最后一句话,让她的背脊一阵阵发冷。

  原以为他的身体对她还有感觉,可他说是“道走多了”?艹她成习惯了?
  黎七羽的坚强彻底瓦解,冷冷地看着他:“我没空再打嘴仗,滚。”
  “你自己送门,该走的不是你?难道要我通知北堂枫来接你?”
  黎七羽的双腿软得无力,强迫撑着想要站起来。

  腿弯全是红痕,她还没站稳又摔了过去……
  他平时对叶之璐也是这么凶狠的?她怀疑他早酒醒了。
  “原来叶小姐在你心里的分量,是个泄.欲工具。”黎七羽冷笑道,“你把我当做她,毫不怜惜折磨了整整一夜!”
  薄夜渊眼神忽而变得幽暗极了,眼底闪过深邃的光。
  “她的体力你好,我们通常都是一整夜……”他冷冷地挑唇,“跟你在一起,一个小时够了。而跟她,我通常无法控制,忍不住要一整夜。”
  黎七羽猝然抬头看他,原来他以前对她的克制,不是温柔,是因为她还不够“诱.惑”?
  黎七羽忽然感到疲累到了极致,一言不发,扶着床尾慢慢地站起来。
  薄夜渊还在讽刺她,她的耳朵却仿佛突然失聪了,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她原以为他变心了,不爱了。真是她自作多情。
  他从来没有爱过……

  真的喜欢一个女人,会忍不住从骨子里心疼她,算分开了也不会舍得这样伤害她。
  薄夜渊看她一样样捡起地的东西,动作缓慢却安静再不讲话。
  她的沉默让他心脏发窒,恨不得掐住她的喉咙,逼她讲。
  将脏了的包臀裙穿回去,每一个动作拉扯着她伤到的肌肉,酸软而疼痛,耗尽了她每一丝力气。

  内.裤被撕碎成条状,已经没法穿了。
  她艰难地朝门口走去,也不管自己这幅模样多引人遐思。
  蓬乱的长发,被吻肿的唇,脖颈和手臂密密匝匝的爱痕,这个样子不管是谁都要看出她刚刚经历过什么。
  黎七羽要走出去,一只手按住她的胳膊。
  黎七羽仿佛心脏被抓住了,窒息地发抖。
  她想要摔开他,身体却没有力量地往他倒去,跌进他宽阔的怀里。
  薄夜渊冷冷凝视着她:“你的牙尖嘴利,颐指气使那股劲哪里去了?黎小姐也有落败的时候。”
  “薄先生不是要我走?怎么,舍不得了?”
  “你这幅样子走出去,想要被男人轮流玩弄?”
  “那也是我的事,不要你管。”
  “你愿意被多少男人,是你的乐趣。但你从我的休息室出去,明天会占领头版头条,影响我的名誉你怎么赔?”薄夜渊扯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回房间扔到床。
  血迹从她的腿侧流下来,她的嘴唇干涸,肿胀地龟裂,被他又吻又咬了一晚,她的口水都干了。

  薄夜渊倒了杯水朝她走来——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雷克问道:“少爷,你是不是在里面?”
  薄夜渊脸色一僵,紧接着是叶之璐的声音:“侍应生说把他送进休息室了,他应该喝醉着还没醒,我们进去看看吧?出事了怎么办?”
  黎七羽嘲弄地笑:“你要被抓个现行了。”
  薄夜渊扯下一条腰带将她的手捆缚起来。
  黎七羽皱眉:“你想做什么?”
  “通常抓.奸的时候,不是该躲起来么?你见不了光。”
  薄夜渊脸色是一片冰冷的残酷:“你现在连情人都不算。”

  黎七羽讽刺地笑了起来,刚要开口,一团东西塞进她嘴里……
  她感觉到一股男人味道,是薄夜渊的贴身裤!
  纤细的手腕被他反剪在身后绑了起来,她全身无力,甚至连一丝挣扎都没有,这样被他绑缚了手脚。
  “少爷?你在吗,我要进去了?”雷克又试探性地敲了敲门。
  薄夜渊掀开床单,将黎七羽塞进了床底下。
  紧接着是她的高跟、包包,沾着他们气味的床单,全都朝她塞了进来。
  然后听到他打碎了酒瓶,刺鼻的酒味弥散开了,遮盖那种气息。
  哈……
  黎七羽脸色麻木不仁,闭眼。
  不是已经伤不到了么?这颗阵阵隐痛的心脏是怎么回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