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4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从来不知道,薄夜渊在她世界里的影响力——已经到了呼风唤雨的地步。
  “请问你是薄少爷的朋友?”陌生的男音响起,“这里是英皇酒店,他喝得很醉,麻烦你来接他回去?”
  “没别人帮他?”
  “倒是有几位名媛争着要送……差点打起来。”侍应生谁也不敢得罪。
  “我知道了。”黎七羽淡然地应道,合手机。
  显然薄夜渊在参加宴会,他从不会在外喝醉,雷克一向寸步不离的,人呢?
  黎七羽没有薄家的联系方式,她本想派人去接他,这里都是北堂枫的耳目。

  等她回过神,她已经开着超跑离开北堂山庄。
  英皇酒店。
  宴会场里的女士都频频望向一个地方,所以黎七羽很快发现,薄夜渊躺在休息区的沙发,醉到不省人事。他王者的气场英俊的身姿,永远是众之焦点。
  几位年轻名媛肖想着薄夜渊,都想独占他……连淑女优雅都不要了。
  能跟薄帝肌肤之亲的机会,千载难逢——在场的女人嫉妒得眼睛发红也只敢看着。
  黎七羽如果来晚几分钟,薄夜渊大概被掳进房间强了都不知道!
  她现在是北堂太太的身份,不方面抛头露面,拿了高额小费交给小厮,让他们把薄夜渊扶到休息室里去。
  几个名媛不甘心,一直跟到休息室门口。
  黎七羽看走廊没什么人,戴着大墨镜冷冷出现:“胆子很大,连薄夜渊也敢想,全都滚。”
  “你是薄帝什么人啊?我们先来的,凭什么让我们滚?”

  黎七羽从手提袋里掏出手枪:“滚吗?”
  她的气势威震了几个名媛!
  “薄帝好像醒了……”
  薄夜渊猩红地睁开眼,推开搀扶他的小厮,死死盯着黎七羽几十秒,猛地将她身边的一个女人拽进了怀里!
  那女人受宠若惊:“薄帝今晚选了我……该走的是你们!”
  黎七羽嘴角挑起一抹涩然,薄夜渊阴沉盯着她的目光,像刀捅了下来。
  这么快酒醒了?偏偏她来醒——
  她仿佛可以料到他下一秒要嘲讽奚落她!
  握枪的手发汗,她应该马走,管他喝醉了被哪个女人强,都跟她没关系不是么?
  可双脚钉在地,她冷冷的目光回视他!
  薄夜渊又盯了她几十秒,整个人都好像处于一种脱线的呆滞状态,蓦然低下头,看着怀里陌生的女人脸。
  “薄帝……”小女人脸色红扑扑的,想到即将要发生的,羞了双颊。
  下一秒她被扔了出去,几个踉跄撞到墙……
  几个名媛都没反应过来,黎七羽感觉手掌被铁箍攥住,男性的胸膛砸得她的鼻梁骨好痛,她的脑子震荡着,被扯进他怀里。

  女人刚刚待过的怀抱,一股让她反感的香水味道……混合着薄夜渊散发出的酒味,冲得她回不过神?
  砰!门在几个女人面前关。
  什么情况?薄帝刚刚不会是抓错了?还是醉酒随手抓了一个?黎七羽真幸运!
  黎七羽被那狂暴的力量席卷,她一向头脑清醒,从来没有这么被动这么傻过!
  “薄夜渊……”她的身体被箍得好痛,他整个人都像是钢筋水泥做的,一点也不温柔,粗暴得像要捏断她的骨头。
  含着酒味的吻狠狠压住她的唇,狂噬地索一取……
  黎七羽心脏汹涌地跳着,提包、手枪、高跟鞋,一样一样落在地。

  男性粗粝的手掌探下去,撕扯着她碍眼的裙子。
  她今天穿着贴身裙,拉链位置隐蔽,他扯了半天裙子纹丝不动,勒得她很痛。
  她应该要走,却挣扎不开他的桎一梏。
  黎七羽全身发软,无助地推搡他,他身的气息却像无数的手拽着她……
  薄夜渊,你不是要跟我划清界限了?为什么又这么对我?
  脑子一片空白,直到尖锐的疼痛唤醒他!
  黎七羽痛得蹩眉,已经一年多没被他碰过了,她感觉疼,还是他又长大了?
  他的气息浇在她颈边,她的耳朵烧起来……
  黑暗的休息室,她听到彼此剧烈的喘。
  他一秒钟也等不及,抱着她融一入彼此……
  “啊……”她痛得低吟。
  他太狠了,只会遵循最原始的浴望。
  浑身被汗水浸透,任由他摆布。她死灰复燃的心竟有一丝期待,他醉酒了还记得她,还是选择了她!
  他的身体对她还有感觉,他……还在意她么?

  黎七羽的手指抓进他的肩头,指甲在他坚硬的躯体抓下痕迹。
  “叶之璐……”
  轻薄的三个字从他嘴里吐出。
  黎七羽眼神急剧收缩,仿佛心脏在瞬间被插进去一把匕首!是她听错了的幻觉?他怎么可能叫别人的名字!!
  他以前喜欢在亲昵她的时候,靠着她的耳朵轻叫她的名字。

  “叶之璐,爽不爽?”
  昏暗,她模糊看到他脸部轮廓,汗水顺着他的鼻梁落在她唇,和眼泪的滋味很像……都是咸涩的味道。
  黎七羽想重重地扇醒他,让他看清楚——
  被他压制在身下,承受鱼水之.欢的女人是谁?
  薄夜渊将她纤细的双手牢牢按在头顶,狭窄的沙发承载着他的袭.击,发出巨大的动静。
  “薄夜渊,你滚!”
  黎七羽涩哑地低吼!
  他怎么可以把她当做叶之璐……只是想到他跟叶之璐可能有夫妻之实,亲密温存的画面,已经够让她觉得恶心,胃吐不止了。
  更让她毁灭的是,他把她当做叶之璐……去亲热她。
  “你平时不是最喜欢我这样碰你?”薄夜渊沙哑地低喘,喷着酒气吐在她脸,火热的手掌肆意游走,“你变小了,我更喜欢丰满的你……”
  “哈……”黎七羽笑了,眼眸潮湿不已。
  叶之璐她丰满,罩杯她大一点,薄夜渊是真的瞎了分不清她们是谁?那耳朵也聋了听不出来吗?可他为什么手感还能知道大小。
  心脏痛得麻痹!
  “薄夜渊,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是黎……”
  粗大的舌头趁机钻进她嘴里,肆意翻搅着。
  他下一起搅着她,像要把她生吞进去一样的频率……

  黎七羽第一次感觉到他力量如此凶猛,以前不管他多想要,只要她叫他滚,他停;她喊痛,他也会停;她餍足了,他再难受都会停。
  有几次箭在弦,他忍着没碰她。
  想起她怀孕瞒着他那次,他已经把她钉在门进去了,她剧烈抗拒,他还是放过了她,退了出去。
  为什么他以前对她的温柔和尊重,她现在才回想起来。

  以前她的眼睛像瞎了一样,只看到他的不好……
  偏偏薄夜渊变了,渣到无可救药,她才发现他以前的好,真贱啊!
  薄夜渊的汗水滴得她满脸都是,滴进她眼睛里浸得她更疼。
  残酷的折磨持续了很久,她的唇被吻得火辣辣的肿。

  薄夜渊像几十年没碰过女人,持久凶猛得可怕……
  黎七羽怎么打他、咬他、挣扎,在这场博弈她的体力输得一败涂地,她迷迷糊糊昏厥过去,他在她身的肆虐依旧没停……
  窗外是鱼白的天光,昏暗的光线透过窗柩蒙蒙洒了一层。
  黎七羽全身疼得像死了,她的衣皱巴巴还穿在身,裙子、内.裤不翼而飞。
  她睡在地毯,光着两条长腿的白皙肌肤,密布着大大小小的红痕。
  薄夜渊靠着床头睡在床,他已经醒了,已经空洞地睁开着,又或者一晚都没有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