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0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迟疑的看着祭祀恶灵,“这东西非常狡猾。逃了怎么办?”
  祭祀恶灵摇摇头,“我知此物善遁,不过无妨,你放开便是。”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选择相信祭祀恶灵,小心翼翼的把系在带口的绳子解开,轻轻把袋口拨开一条缝隙。
  就在此时,一道乌光从袋子里一闪而出,速度快到了极点,饶是我一直戒备着,也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看着那道乌光从袋子里逃窜而出。
  但怪异的事情很快便发生了,无人阻挡的情况下,脱身而出的相柳并未远遁,反而迅速停了下来,落在我和祭祀恶灵中间的地上。
  上回燕南天捕捉相柳之时,速度太快,我根本没看清楚,此时方才第一次看到相柳的本体模样,活脱脱就是一条小蛇,长约一米,手指般粗细,唯一不同的是它的头部,环绕在脑袋四周,有数个大小不一的凸起肉瘤,粗略一数,正好八个。相柳又称九头蛇,估计就是指它这八个肉瘤加上一个真正的脑袋。

  除了看清相柳模样之外,我大概也明白了它为何没有逃遁。此时这相柳脑袋对着祭祀恶灵,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掌心内的浮游。
  到此时,祭祀恶灵才终于开口解释道,“相柳贪念极重,浮游恰是最能吸引它的东西,你且盘坐调息,待这相柳吞食浮游之后。便可助你突破。”
  我依言开始调息,目光却还盯在相柳身上。
  上次燕南天捕捉这只相柳时,便是利用它的贪念,此时我们依然利用它的贪念……这相柳本是洪荒异种,须臾之间便能生出万米长的身子。实力可谓恐怖,却因贪念轻松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着实可叹。
  只见祭祀恶灵手掌微微反转,那相柳便像闻到腥味的猫一般,电射而起。朝祭祀恶灵的手掌中猛扑而去,待到近处,它舌头微微一卷,直接将祭祀恶灵掌心的那一小团浮游卷到口中,吞了下去。
  接下来更是奇怪。浮游刚才入腹,相柳的身体便从空中直直的坠落下来,仿佛瞬间昏迷了过去,小小脑袋上的两只眼睛,完全紧闭起来。
  祭祀恶灵似乎早就知道会这样。好整以暇的将相柳的身体捡起来,递到我的手中,也不解释,只是催促道,“你左手握头,调动体内道炁送入,右手捏尾,调动巫炁送入。”
  这应该就是平衡体内巫道二炁的方法了,我连忙照做,抓住相柳首尾。巫道二炁分头送入它的体内。
  以我此时的修为来看,我体内的道炁和巫炁都堪称恐怖,尤其是巫炁,足有识曜圆满的修为,不敢说有毁天灭地之能,但全力输出的话,至少也有排山倒海之力。谁知相柳的身体却极为坚韧,任凭我将天脉内所有的巫炁道炁尽数输送到他体内,却压根没有半点动静。
  正在我感觉惊疑之时,被我捏在两只手里的相柳忽然动了,它的眼睛依然没有睁开,身体却慢慢的拱起,从中间开始,慢慢的盘成了一团,牵引着我的双手逐渐靠近。

  等到我两只手触碰在一起的一闪那。相柳体内忽然爆发出无数气息,这气息乃是巫炁和道炁混杂在一起形成的元气,疯狂的朝我体内奔涌而来。
  我甚至都来不及自行做出接纳这些气息的决定,便被这股庞大的气息强行冲破周身各个穴窍,直接进入天脉之中。
  进到天脉内的巫道二炁终于彼此分散开来,各自占据了天脉底部的一片空间,逐渐压缩凝实,很快便各有一颗源石悄然生成。
  生出第一颗源石之后,接下来一切更加顺利,第二颗巫炁源石头、第三颗巫炁源石头依次生成,直至像先前一样,足足七颗巫炁源石盘踞在天脉中,绕成一圈,缓缓盘旋。
  而另一边,道炁源石形成的速度略慢了一些,但当第一颗道炁源石形成之后,我心里就安定了下来。
  道炁源石唯有道炁到达识曜境界之后才会形成,这便意味着,我的道炁天障,已然突破!
  当初叶翩翩对我说过,所谓天障,便是上天的规则,天道的责罚,凡人根本无法突破。
  我曾经很相信这种观点,因为我做过很多努力,道炁天障却宛如铜墙铁壁一般,横亘在我身前,不曾有过半分动摇。根本无法想象,如今在相柳和浮游的双重作用下。竟如此轻松便破掉了,甚至还能强行把道炁擢升到与巫炁一般的修为。
  造物之奇,再一次让我惊叹。
  《道德经》里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上天无所谓仁慈刻薄,一切皆有规则,这或许便是天道。所以,叶翩翩的话说的不对,天道没有责罚,只有规则。
  带着一种复杂的情绪,我静静感受着天脉之内,道炁源石由少增多,最终达到七颗,与巫炁源石的数目一模一样。
  等七颗道炁源石最终形成的一刹那间,我手中的相柳身上便再无一丝气息传来,甚至连它的身体也变得极为冰冷坚硬。

  我长长吐了口气,再一次感受了体内澎湃的道炁之后,这才慢慢睁开眼睛。
  祭祀恶灵淡淡对我问道,“如何?”
  我点点头,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道炁和巫炁全部到达识曜圆满。这意味着我体内足有两个巅峰地师的力量,不仅如此,道炁和巫炁本就有相生相克的特性,彼此结合之后,威力绝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笼统来说,我觉得此刻我已经有了与普通天师一较高下的资格。

  我平稳了一下心思,压住了心中的骄躁,拿起手里的相柳,正想询问祭祀恶灵这相柳该如何处理,结果我低头一看,却愣住了。
  先前相柳的身体乃是玄黑之色,肉眼一扫,便能看出其中蕴含着说不出的灵性与活力。此时再看这相柳的身体,却已经变成了土褐色,其内再无一丝灵性,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空壳。
  实际上,我用手摸了一下,相柳的身体还真变成了一个空壳,仅有一层坚韧的外皮,内部空空一片,什么都没了。
  我愕然问道,“这相柳……死了?”
  祭祀恶灵似乎早就一切了然,点点头道,“世间之力,来必有缘。你体内道炁一跃到达地师之巅。耗费的,便是这相柳千年道行。此时它千年所修已然耗尽,哪里还会有命在。”
  我倒不是伤春悲秋的性子,闻言也只是笑笑,心里对相柳默默道了声谢。便打算回头寻个风水上佳之处,将它葬下,也算是善始善终。

  这时祭祀恶灵却又道,“不过这相柳尸身也是个宝物,相柳精通盈纳之术,便是残余皮囊,也有芥子纳须弥之神通,你可将其留下,但有需贴身带在身边之物,尽可收纳于其内。”
  他这番话半文不白。我听的不太明白,思索了几秒钟,方才知晓他的意思。
  须弥芥子本是佛家之言,须弥指须弥山,芥子指芥菜籽。芥子纳须弥意思便是,芥菜籽那么大小的东西里,能装得下一座须弥山。
  当初燕南天捕获相柳之时,我曾亲眼见过相柳的身体足有万米之长,但究其本源,却只是这么一条小小的蛇虫,的确是芥子纳须弥一般的神通。只是祭祀恶灵说相柳死后留下的皮囊也有这种神通,我却有些不敢相信。

  日期:2016-12-2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