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64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酒足饭饱之后,杨文广站起来说道:“诸位族人,想必大家也都知道, 家父临终前收有一干孙子, 并且有遗言要此孩童收入杨家学艺, 从先祖杨公传下风水术以来, 杨家都以风水济世, 我们这一脉也未曾有外人进家门过, 但是家父被歹人暗害而死, 临终所言文广不能不听, 不听则为不孝, 也是至家父于不义, 所以今天秉承约定, 已接这幼童前来, 好在这幼童也是杨姓, 与我们杨家也算是一脉相承, 我看此子眉目清秀想必根骨不差,趁着今日大家都在, 哪家愿意做这孩子的引路人?”

  “文广, 既然是老家主的遗愿, 咱杨家肯定是要收的, 但是怎么说也是外来的孩子, 总要看看有无根骨, 若是有, 杨家传授也未尝不可, 若是没有却要带他入行, 岂不是误了人家一生前程?
  我可是听说了, 这孩子可是家里的独苗苗, 未来也是要扛门市的。”杨家一门门主杨功臣道。
  现在杨家五门人, 家主一门无番号, 而其他四门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为名, 青龙门门主为杨功臣, 白虎门门主为杨玄德, 朱雀门门主杨四娘, 玄武门门主杨延昭, 其中朱雀门的门主则是唯一的女性,但是你要是因为她是女人就小看她那你就真的是瞎了眼。
  不说别的,单说朱雀门连续六年年试夺魁就证明此人的能力。

  而杨功臣所说的看根骨, 其实就是杨功禄临死前对杨当国所做的扣指问长生之法, 这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法门, 扣脉就可知有无入玄门的根骨。杨家的每个心生孩童到入学之时都要接受扣脉之法, 若是审核过关则可入堂修习风水, 若是毫无半点根骨, 那在杨家可是丢人之事, 要复杂杨家之杂物, 也就是说当下人。
  杨当国一听这个松了一口气,冯金巧曾经告诉过他, 杨功禄当年就扣脉之后决定收他入杨家, 所以他感觉自己应该能经此考验, 冯金巧也是一直以来都这么认为, 她甚至认为杨功禄当年收杨当国为干孙子, 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应该是因为他感觉到了杨当国的不凡。
  既然杨功臣如此说了, 杨文广也不好说什么,就道:“那就请几位门主来扣脉,谁挑中就是谁的。”
  说完, 杨文广低下身子摸了摸杨当国的头笑道:“小家伙儿别紧张, 杨家的每个孩子都要接受这个考验。”
  日期:2016-12-20 22:02:00
  杨功臣敢直接称呼家主名讳, 就知道他可以说是杨家现在最不满意杨文广之人,他大大咧咧的走到了杨当国面前, 一手提起杨当国的手臂, 把胳膊提了起来扣上脉搏, 沉吟片刻之后丢在桌子上道:“ 玄德, 你来。”
  杨玄德走了过去, 扣脉过后也是放了下来, 摇了摇头。
  杨四娘虽为女性, 但也雷厉风行, 把脉之后放下, 默不作声。
  三人都看着唯一一个没有把脉的杨延昭。 杨延昭咳嗽了两声,走路略为虚浮,他虽与那个赫赫有名的杨家将齐名, 但是却不勇武, 并且从小体弱多病, 但是杨延昭根骨奇佳,被杨家看做可以与杨庆之比肩的天才,只是天资被身体拖垮,加上他这个人懒散又是与世无争的性子,慢慢的就失去了天才的棱角。
  也有人说, 杨延昭年轻时暗恋杨四娘苦苦追求, 但是杨四娘却爱上一进京赶考的举子, 后来举子不幸染病身死, 杨四娘发誓终身不嫁, 这才让杨延昭受了情伤一蹶不振, 这一点除了当事人之外无人知道真假, 但是杨四娘和杨延昭都一生未婚配却也是事实。
  杨家四门人中, 杨功德野心最大, 杨玄德是一个老好人, 杨四娘争强好胜, 那么杨延昭则是一个与世无争之人。

  此时的杨当国被三人扣脉之后撇下, 心中已是紧张到极点, 坐在凳子上瑟瑟发抖, 杨延昭走上前去, 拍了拍他的脑袋对他笑了笑, 不知为何, 这让杨当国感到格外的温暖。
  杨延昭与其他三人一样把脉, 却是动作温柔, 把上脉之后许久, 也不放下也不说话。
  “六郎, 看出什么没?
  莫非杨怪才有独到之处, 认为这个平庸之人有入行根骨?”杨功德笑着叫道。
  平庸之人这四个字, 瞬间让杨当国小脸煞白。
  他抬起头看着杨延昭, 几乎是用渴求的眼神看着杨延昭, 他只希望眼前这个让他感觉到亲切的人能说出与别人不一样的见解。
  杨延昭放下手, 还没说话, 那杨功德又叫道:“六郎, 我知道你心软, 但是这人要收入你门下, 不仅连累你这一门年试成绩, 虽然你这一门年年垫底, 可是这也是个拖后腿的不是?
  而且你可不能误人子弟。”
  这时候, 杨当国转过头, 两只憋满血丝的眼睛噙着泪瞪着杨功德道:“闭嘴!”
  谁都没想到, 这个外地小孩儿, 竟然会忽然发飙。 杨功德一怒道:“哎呦, 榆木疙瘩的资质, 说你两句还不服气?

  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个小兔崽子, 就凭你, 还想入杨家学风水?”
  杨功德平日里对杨文广颇为不敬, 但是杨文广真的有点无可奈何的意思, 如今看他被一孩子训斥, 不由的暗乐, 他拦住了杨功德道:“ 功德, 何必跟一孩子计较自掉身份? 再说孩子说的也没错,  你既已把过脉,延昭还没决定, 你不好再多嘴了。”
  杨功德也是哑口无言, 只是脸色非常难看, 干脆一拱手道:“得, 算我多话, 但是我青龙门绝对不要这孩子, 我在这里多说无益, 告辞了!”
  说完, 杨功德竟然真的带着青龙门众人离去。
  这时候,杨延昭低下身, 摸着杨当国的脑袋道:“ 孩子, 我听说你家就你一个男丁是不是?”

  杨当国点了点头。
  杨延昭叹了口气道:“孩子, 你的确没有入这行的根骨, 我真收了你才算是让你误入歧途, 当然, 这不是伯伯说你不聪明, 我看你面相骨骼, 是个不凡之人, 伯伯在京城有故交乃是名动一动的大学问之人, 我可送你去他处读书, 以后考取功名也可光宗耀祖, 更可撑起你家门庭, 你看可好?
  这其中的一切开销, 都由叔叔包了。”
  杨当国听闻此言, 再也忍不住, 哇哇大哭起来。
  他来京城, 不为各人名利, 不为学风水名动一方, 而是为救杨家。
  如今被批为豪无根骨,这让八岁的杨当国再也无法忍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