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34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何梓然听后,手抿嘴,笑了:“你知道的,因为这里快要拆迁了嘛,要跟房地产开发商讲价,签一些合同什么的。我爸妈不是很懂这方面的东西,怕吃亏,而我又刚好是法律系毕业的,所以爸妈就叫我回来处理。我是今天中午才从省城坐车回来的。一呢,防止吃亏;二呢,锻炼一下,你知道的,律师要当众口辨,如果跟房地产开发商对桌签合同都会手抖紧张的话,那么以后肯定没戏。所以我来锻炼一下,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进步,打算在处理完这些事情后,在省西南找座小县城,工作,接案子,继续锻炼,然后就是三线城市,最后就是像上海、深圳那样的一线城市,哈哈,最好还能去香港、澳门,因为我挺喜欢这两座城市的,法治程度很高,不过是特区,进出有些麻烦。还有呢,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说到此处,何梓然停顿下来,脸色间有些娇羞,良久后才微微垂头说:“我想回来看看你。”

  “嗯?”白文凯像是没听清楚似的追问道:“你刚才说什么?看我…看我干嘛…”
  “因为我俩很久没见了,”何梓然嘟着嘴装怒:“我想你了,难道你还没听明白我现在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吗?”
  日期:2017-12-12 18:29:08
  刹那间,白文凯有了一种心甜如蜜的感觉,但这感觉很快便被心底的另一些声音淹没。
  她喜欢我?真的吗?她是想要表达这个意思吗?可我有什么值得她喜欢的?我有什么资格配上她?我能带给她什么?我能带给她一个怎样的未来?跟着我会有未来吗?嗬嗬,或许她要表达的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误解了,想多了而已。
  “哦。”恍惚了一会儿后,白文凯只回复了这么一个字。
  听到这样的回复,何梓然脸显失望,气氛也开始变得有些尴尬。
  “那个…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说罢,白文凯就转过身去,打算慌促走掉。
  其实,白文凯何尝不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毕竟对面的那个人,自己已经记挂了很多年。现在,自己记挂着的那个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说“先回去”,为什么?
  白文凯苦笑,或许在他的潜意识里,还有一道坎,这道坎有关自卑,但不仅仅局限于自卑,还有一些现实的因素,导致他跨不过去,在未来,相信也…跨不过去…更加跨不过去…

  日期:2017-12-12 18:30:31
  “等一下。”何梓然叫住了白文凯。
  白文凯回过头,有些尴尬:“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你能不能等等我…”何梓然的声音很轻,似乎有些委屈。
  白文凯停下了脚步:“嗯…干嘛呢。”
  “我怕黑,这里也很久没打扫过了,有些乱,”何梓然脸装害怕:“今晚,我一个人不敢睡在这…”
  听到此处,白文凯连忙打断:“我家更乱,更不适合你…”
  “你误会了,”何梓然又笑了起来:“我今晚怎么可能会去你家里睡呢?哈哈,你想的美。我有个舅舅,住在城南港仔,你送我过去,好不好,就耽误你半个小时。”

  “城南港仔?何叔那里吗?”
  “嗯,就是经常跟你宋宋在一起的那个,不过我是叫舅舅的。”何梓然把宋兴明称呼为“宋宋”,或许在她的大学校园里流行着这种叫法,大学时,她叫惯了,她觉得这种称呼很好玩,但白文凯此刻听着,心里却莫名沉痛。倒不是反感何梓然的称呼,只是由此想起了某些沉重痛苦的回忆。
  “我开车送你过去…大概八、九分钟就能到达…不需要半个小时。”
  日期:2017-12-12 18:32:33
  “不,”何梓然拒绝道:“我不想坐车,我…我想跟你一起走路走过去,就是在一起散散步,好吗?”
  “嗯…”白文凯略经思忖后,点了点头。他想起了车内,在不经意间,可能留下了一些显眼的痕迹,如果到时候穿帮的话,就难堪了。明天最好再去洗一趟车。白文凯心想,毕竟,8年不见,法律系的女毕业生,在这方面,可能会比较敏锐,所以走路就走路吧,权当散步。
  何梓然见白文凯同意后,显得很高兴,连忙进屋整理行李,随后关窗关灯,笑呵呵地背着一个女士挎包和拎着一袋像是补品的东西,出来说了一句:“我准备好了!”
  “呵呵…”白文凯见后,笑了,不过,笑得有些僵。
  何梓然倒笑得很灿烂大方,锁门后,把拎着的那一袋像是补品的东西递向白文凯,微笑道:“你是男士,帮我暂时拿着这个好不好?”
  “这是什么…”白文凯接过了那袋东西。
  “补品,”何梓然解释说:“舅母不久前,摔了一跤,我去省城买了些东西给她补补。”
  “哦…这样啊,没什么大碍吧?”
  “没事…”何梓然顿了顿后,面向白文凯,再次笑了:“你想多了。”说罢,何梓然像是套近乎似的往白文凯的方向挪贴。
  白文凯则很下意识的和何梓然保持一段距离,在对方挪过来的时候,走快一步,走慢一步,或左移,以此制造一段不近乎的距离。

  日期:2017-12-12 18:35:09
  两人就这么一挪一移,久了后,何梓然意识到了白文凯的不情愿,开始作罢,不再挪贴,跟白文凯走起了平行步。
  又走了一段路后,何梓然的脚步开始慢下来,慢到只能看到白文凯的背影。白文凯穿着黑衣黑裤,背影在橘黄的路灯下,显得风度翩翩。
  何梓然觉得他很迷人,很稳重,很令人心动,却又是那么的远。望着白文凯逐渐远去的背影,何梓然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何梓然心想,他似乎已经住进了我的心房,为此,大学时,我拒绝过多少男生的求爱。他现在就在前面二十步内,可我却觉得好远,真的好远…
  “怎么了?”白文凯走了一段路后,见何梓然没有跟上,便停下,回头观望:“怎么…走这么慢。”
  何梓然听到这话,没有连忙上前,反而直接停下了脚步,那样子,似乎很委屈。

  白文凯在原地停步等候了半晌,见何梓然没有跟上来的意思,有些诧异,想了一会儿,决定退回去,看情况。
  “我…”见到白文凯走过来,何梓然一脸委屈,那眼框里,似乎有些泪盈盈的东西在打转:“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的我…很掉价?”
  “嗯?怎么忽然问这个…”
  日期:2017-12-12 18:37:20
  “你别管我为什么问这个,请你回答我,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的我很掉价?是不是?”
  “我…”白文凯舔了舔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知道我为了你,大学时拒绝过多少男生吗?毕业前,有个男生,在我们宿舍下面,点蜡烛,就是在夜里排成一个心状,然后在我们宿舍楼下点燃,他在下面冲着全宿舍楼喊我的名字,他说他爱我,他说他喜欢女律师,可是…可是我拒绝了他,他问我为什么,他认为自己很勇敢,他认为我不应该拒绝一个勇敢的人。我说,我认识的一个人比你更勇敢,是个刑警,是个冒着生命危险去铲除奸恶、维护秩序和正义的刑警!你知道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拒绝他吗?这就是原因!”何梓然的情绪开始有些失控。

  “我…”白文凯顿了一会儿后,终于开始表态,不过那态度却使何梓然更加心灰意冷:“对不起…我不喜欢女律师…也不是一名好丨警丨察…”
  “你骗人!”何梓然上前抓起了白文凯的衣领:“你现在在骗人,对吗?快承认,你骗人!你骗人…”
  “对不起,”白文凯甩开了何梓然的双手,重复了一遍:“我不喜欢女律师,也不是一名好丨警丨察。”
  “你…”
  “我再重复最后一遍—”白文凯的态度开始越发强硬:“我不喜欢女律师,也不是一名好丨警丨察!”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见何梓然咬牙依有不甘,白文凯开始嘲讽道:“律师?什么叫律师?这应该是一个很理性的行业,理性,懂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个窝囊废。”
  “好…”听到这样的辱骂,何梓然愣了,她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喜欢的人,竟然会这么辱骂自己,而且还是在大街上。她强忍着哽咽,良久后,才继续说:“今天…我算是看清你了…想不到你是这么一个人,把我那袋东西还给我,快点!”
  “嗬—”白文凯心里莫名生怒,在冷笑了一声后,将手上的那袋补品甩在街道地面上,随后,头也不回,转身直接走掉。
  何梓然看着被甩在地面上的那袋补品和白文凯远去的背影,觉得自己的心,似乎也跟着碎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