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33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12 07:57:56
  2011年12月1号,晚夜。
  这天晚上,长夜如磐,天上的星星少的可怜。
  白文凯开黑色面包车行驶到了南东沙崖码湾。沙崖码湾只是人们的俗称,事实上,这里并没有码头,荒凉的很。
  白文凯从车上下来,透过昏暗的夜色,看向崖对面的大海,却没有诗人海子那般“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诗意情感。
  他打开了面包车后备箱,里面躺着一包深灰色的大胶袋,而胶袋里装着的正是他的养父兼老师—宋兴明。

  或许在这里引用“养父”和“老师”这两个词有些不恰当,可白文凯实在不愿意承认那其实已经是具尸体。
  把胶袋抬出面包车后备箱的时候,白文凯莫名其妙的联想到了“死寂”这个词,心里难免沉寂难抑。
  西北方向偶尔传来一两声遥远的狗吠,这使白文凯也有了一种想向大海叫喊发泄的欲望,不过想了半晌后,白文凯强忍下了这个念头。
  日期:2017-12-12 07:59:57

  农历十一月初七的夜里,也就是今晚。白文凯选择在这天晚上来到沙滩抛尸与海边潮汐的涨落规律有关。
  初七凌晨一点到三点,是未来半个月内海平面最低的时候。
  白文凯下车到沙滩边上挖了个浅坑,随后轻声的把那装有宋兴明尸体的胶袋给抛了下去。
  他知道,这里很快就会涨潮。当他以后再次来到这片沙滩的时候,相信装有尸体的胶袋早已被海水彻底淹没。

  胶袋里装有石块,沙滩表层的沙子密度低,且呈流动状态,白文凯现在就能感觉到自己的脚腿在下沉。
  事实上,在海边玩水的时候,只要在水里站一分钟,脚就会陷进沙子里去。同样的道理,那个麻袋也会越陷越深,不用半天,就会完全陷入沙子里去。
  到那个时候,别说丨警丨察,就算是叫白文凯本人再次过来,也再也说不清楚抛下胶袋时的具体位置,更别说挖出来。
  因为到那个时候,胶袋已经从显眼的浅水区陷入了某个不知具体位置的深水区。
  日期:2017-12-12 08:01:59
  “抛师…”白文凯是这么想的,这个想法其实有些自我安慰的意思。白文凯在杀害红谣的时候,本打算将她的尸体抛下此处。可在后来,由于愤怒、发泄及炫耀等各种心理情绪因素,白文凯放弃了这个妥当的做法,选择抛尸泽北,引发轰动。而现在,他竟然要把自己的养父兼老师抛尸于此,这是多么的讽刺…
  白文凯的手拿着宋兴明生前经常背在身边的深绿色斜挎包,他的脚已经陷入沙内。或许,就这样跟着老师一起沉下去…也不错,对吗?算是一种罪赎,因为,活着,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活着,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白文凯恍惚了一会儿,一会儿后,他拉开了斜挎包的拉链,斜挎包里没有类似手机等可以被警方定位位置轨迹的电子产品,他的目光停在了里面的几张照片上。
  这几张照片是如此的熟悉,宋兴明初当丨警丨察时,所遇到的第一起凶杀案。死者叫白娜,1992年5月26号被杀于自家房内。
  可那个凶手当时却并没有落网,事实上,在后来的十几年中,那个凶手甚至还连续的犯下了其它更为残酷的案子。
  宋兴明以前总是习惯坐在屋内的某张凳子上,默默的从深绿色的斜挎包里拿出这几张照片,然后看着发呆发愣。
  对宋兴明而言,这是他从警生涯以来,最大的耻辱,甚至到了做梦都想要抓到那个家伙的程度。
  日期:2017-12-12 08:04:14
  而自己呢?白文凯越想越内疚,自己在少年时,竟然有过对着这些照片**的行为,这对老师而言,是多大的讽刺…
  或许…如果没有这几张照片,自己就不会走上这条岐路…白文凯心想,是这几张照片害了自己…
  不对…老师用照相机拍下这几张照片并没有错,老师把这几张照片收藏起来也并没有错,老师经常拿出来观看,这更没有错,因为老师要铭记耻辱,这本身无可厚非。
  那么错的是什么?那个家伙!如果那个家伙没有在平县犯案的话,老师就不会拍下这几张照片,自己在少年时就不会对着照片**,现在就不会有这么一摊乱摊子,是那个家伙将自己带入了岐路!如果没有那个家伙的话…
  嗬嗬,可惜,现实生活中没有如果,自己现在已经…已经无法回头…是的,无法回头。

  现在,不管是从为老师雪耻的角度,或是说自己的角度上,那个家伙都是个罪人。
  而那个家伙直至现在,都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嗬嗬,或许那个家伙此刻正躺在某张床上睡着大觉。想到这里,白文凯将脚从沙里抽了出来。是的,还有一件事没有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找到那个家伙,然后碎他尸、段他骨!因为,那个家伙理应被碎尸万段。
  白文凯走出了沙滩,到崖边找了个角落,掏出打火机,点上一根烟,叼在嘴处。随后,望着此刻漆黑的大海,将那几张照片连同深绿色的斜挎包给一起烧了。
  白文凯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夜色下那闪耀着的火光,从扬起,到逐渐熄灭…那神情,像是在听着一首歌—死者的挽歌。
  日期:2017-12-12 18:21:55
  回到城东旧街区时,已将近凌晨一点。

  白文凯脸显疲惫,打算回到老宅后,立刻躺上床,好好休息一下,因为他已经很累了,真的很累了。
  开黑色面包车回到老宅的时候,白文凯发现隔壁家的窗户在今天晚上竟然破天荒的亮起了灯光,那灯光透过橘黄色的窗帘映出来,在黑夜中折射出一道黄光。
  这对现在的白文凯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隔壁今晚有人,那么,在今天早上的那个时候,自己和老师的那场争执,是否有被隔壁邻居听到的可能?
  隔壁邻居宋哲宪以前是茂市第三小学的副校长,8年前辞任,举家搬去省城,在省城跟别人一起成立了一家英语课程培训机构,听说收入还不错。现在,怎么又回茂市了?白文凯有些诧异。
  把黑色面包车停好后,白文凯决定前去隔壁试探一下,为了以防万一,他在腰带处藏有一把小刀。
  藏着小刀干嘛?如果有必要的话,前去隔壁杀人灭口吗?那岂不等同于一错再错?真的有这个必要吗?白文凯自己也说不清楚,他现在只是本能的觉得,有一把小刀在自己身上,相对于身无一物而言,比较有安全感。
  日期:2017-12-12 18:24:14
  “砰砰砰—”白文凯上前敲起了门,而门内,很快便传来了一段清脆柔媚的回复声:“谁啊。”
  这声音似曾相识,白文凯在这一刻,竟恍惚了一会,回忆起了少年时的某些往事。

  “究竟是谁呀?”门开了一条缝,透过门的缝隙,白文凯看见了一只水灵清澈的眼睛,那眼睛见到白文凯后,立马弯成了月儿状,微笑道:“是你啊!好久不见!”
  “呵呵…”白文凯下意识的抬手摸头,就像是个害羞的大哥哥,有些不知所措。
  “有8年没见了吧。”何梓然打开了门,毫无防备,一脸笑意。现在,她已经是个大姑娘,气质上少了一分幼嫩,多了一分清媚。白文凯看着她,心里莫名心动。
  “嗯…有了吧。”
  8年前,何梓然一家三口举家搬去省城。当时,白文凯17岁,曾为此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记得在离别前,白文凯还曾打碎存钱罐,专门给何梓然买了一个黑猫警长的布娃娃给她留作纪念。现在回想一下,这似乎很幼稚,当时自己为什么送的是黑猫警长的布娃娃,而不是芭比娃娃?或别的什么?白文凯不是很懂女孩,可他现在真的很想知道,那个黑猫警长的布娃娃,何梓然在后来,有没有收藏起来?现在还在不在?
  当时,何梓然也有送礼物给白文凯,是一副可以折叠的实木象棋,这副象棋,白文凯直至现在都还小心翼翼的收藏着。

  日期:2017-12-12 18:27:07
  “怎么,”见到白文凯在门外发愣,何梓然笑道:“不进来坐坐吗?”
  “不了…”白文凯愣在门外没动,有些口吃道:“我只是…只是过来看看…因为你们这里…很久没亮起灯光了,现在…现在亮了起来,所以,我刚才有些好奇—不好意思,打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