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开大门,院子中央是一个津致小巧的金鱼池,四周摆放着梅花盆景,左右两侧是游廊,正面是一栋二层小楼,穿过厅堂,后边还有一栋楼房,左右为耳房,从左侧穿过拱门,又是一个小院,三间平房,门前是用葡萄架搭起的菜园子,这里是我父亲的书房,他平时就居住在此。
  由于是京城人,父亲把京城四合院的元素巧妙地与南方园林结合起来,别Ju一格,颇有格调。这座院子要是在京城前门大街,至少价值几千万。
  当年父亲二次创业的时候条件异常艰苦,欠了一屁股债供我们上大学,又咬着牙开了工作室,要不是我坚持,差点就把房子给卖了。从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才慢慢缓了过来,去年年底把最后一笔外债还清,生活才有了一丝起色。
  用他的话说,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他就是这样乐观的人,有再大的烦恼都能看得开,潇洒地过着每一天。然而,这些年一直单着,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这也是我当初回到云阳的主要原因。他为我付出了大半辈子,我应该好好地陪伴他,孝敬他。
  “笃笃笃……”
  “徐汉东,在不在?”我站在门外拍打着门。之所以直呼其名,是他强烈要求的,说这样更显得亲近。不过我俩的关系明着是父子,更像是“兄弟”。

  不一会儿,卧室的灯亮了。随着一阵脚步声,父亲迷瞪着眼睛打开门,看到是我没好气地道:“你怎么回来了?”
  “这是我家啊,不让我回来啊,是不是里面藏着女网友啊。”我嘿嘿笑道。
  “去!什么女网友啊。这都几点了,回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喝酒了?”
  “喝了点。”

  父亲打了个哈欠,走出门外坐到一旁的石凳上,道:“说吧,是不是缺钱了?”
  “手头确实有点紧,不过还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等着啊,我上去洗个澡马上下来。”说着,转身向前面的楼房走去。
  父亲在后面喊道:“你吃饭了没,要不要给你做点?”
  “煮点吧。”

  我们家三口人,一人一座房。原先我住着后面的小平房,后来父亲搬了进去做了书房。妹妹在后面的楼上,我在前面的楼上。一层太荫冷巢湿,二楼冬天阳光充足,夏天有银杏树遮挡,压根不需要空调。
  外面古色古香,里面完全现代化。一百多平的房间分割成两室一厅一卫,进门宽阔的客厅铺着地毯,摆放着沙发家Ju,连着客厅还有个大阳台,上面摆满各种花。夏天的时候,躺在阳台吊库上喝着啤酒,吹着习习凉风,聆听着竹林轻抚和蛙声地鸣,无比惬意。
  靠近桃花河一侧是两个卧室,一个用作书房,里面摆放着母亲留下来的钢琴,已经很长时间没人弹过了。平常我就周末的时候回来住几天,如果遇上加班出差什么的,半个多月甚至很长时间都不回来。
  洗了个澡,身上清爽许多。换上短裤下了楼,父亲已经煮好了。喝了一晚上的酒确实有点饿了,风卷残云般很快消灭了。
  吃饱喝足点燃一支烟,浑身舒畅。父亲在旁边一直目不转睛看着我,一脸疑惑道:“现在可以说啥事了吧。”
  我看了他一眼道:“能借我点钱吗,下个月发工资就还你。”
  “多少?”
  “你看着给吧。”
  父亲起身进了房间,不一会儿走出来拿着卡递过来道:“这是你给我的那二十万,一分钱都没动,物归原主。”
  我推回去道:“这是让徐晴留学用的钱,不能动。你的钱呢,该不会都花在女网友身上了吧。”
  父亲瞪了我一眼道:“前段时间新购置了一套设备,花光了。还问我了,你的钱了?”
  “呃……”我眨着眼睛道,“借给磊子了。”
  他知道我和杜磊的关系,没有追问,道:“这钱你先拿着吧,妮子后半年才去留学,到时候就赚回来了。”

  “那不成,还是留着吧,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了,今晚不是和雯雯在一起吃饭吗,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
  “嗯,难不成我还和人家开房,我可没那么开放。”
  父亲哈哈大笑起来,道:“丁丁,我听你冯姨说雯雯早就和她男朋友分手了,而且打算回来发展。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要不考虑考虑?”
  我弹了弹烟灰抬头道:“你觉得合适?”
  “那当然了,你冯姨一直想撮合你们。雯雯长得多漂亮,而且知根知底的,我挺喜欢这丫头。要我说,你就别挑了,凑合凑合得了。”
  我立马反问道:“我还觉得你和冯姨挺般配的,那你怎么不凑合?”
  父亲笑容僵在脸上,很明显是生气了。我连忙道:“好了好了,就当我没说。”
  冯雪琴都我父亲可谓是痴心一片,都等了这么些年了依然如此。而他一直放不下我母亲,再加上与雯雯的父亲是战友,始终迈不过去那道坎。
  父亲没有理会我,道:“还有啥事?”
  我往前凑了凑,堆着笑脸道:“爸,和你商量件事,假如让外人住咱们家你愿意不?”
  “谁?杜磊吗,可以啊,这孩子挺老实的,你们一起搬回来住吧。”
  “不是他,是……一个女的,你见过的。”
  父亲懵了,半响道:“我见过?雯雯?”
  “不是她,要是她我就不用拐弯抹角了,是我的上司,今天在公司见过。”
  父亲努力了想了半天,频频点头道:“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长得挺漂亮,不苟言笑的吗?”
  “是她。”
  “你喜欢她?”
  “没有,扯得太远了,你这人怎么这样,见个女的就往那方面想,就不能有纯洁的革命友谊嘛。”
  “那你不喜欢干嘛领家里来?”

  我耐着性子道:“她从日本回来的,孤苦伶仃的,没有住处,我是看着她可伶,所以……”
  “你了解她吗?”
  我摇了摇头。
  “那怎么行,我们家从来没外人来过。你一不喜欢她,二不了解她,怎么能随随便便把陌生人往家里领呢,不行不行。”
  我苦苦央求道:“爸,她真的很可怜,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又没有亲人,今天又受了伤,我看着都心疼。我是她下属,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不管吧。”
  父亲半天不说话,许久带着怀疑的口吻道:“真的是单纯的同事关系?”
  我竖起手指起誓道:“绝对的,我还看不上她了。你放心,我给你付房租,外面多少钱就给你多钱,亲父子明算账,一分钱都不少你。”
  “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父亲呢喃道。
  我知道他的顾虑,之所以买下这座院落,更多的是因为母亲。一楼的一间房里专门是为母亲布置的,里面挂着母亲的遗像,几乎每天都要进去打扫,陪她说说话。他不想让外人打破这份宁静,更不想让陌生女人扰乱了母亲的寂静生活。
  我搂着他的肩膀道:“爸,我妈都走了这么多年了,家里也应该增加点人气了。你说你一个人住这里,我实在不放心。要是有个人陪你作伴,我工作也安心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