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4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刹那间脑子一片空白,嘴唇失血,没想到北堂枫也邀请了薄氏——这势均力敌的两大家族既水火不容,又渊源颇深——北堂少爷的母亲,嫁给了薄氏成为薄少爷的继母,现在妻子也交换着轮流娶,让人委实觉得贵圈太乱。
  而薄夜渊竟接受了邀请,真的来了。

  黎七羽其实也梦过这种场景,梦到他带着大批部队包围了整个宴会厅,和北堂枫厮杀,血流一片。他疯狂地问她,为什么不信守承诺,说好的三年之约,他一直在等她的,她怎么能嫁给别人?
  她每次从梦里醒来,都心虚得发慌,有时候她梦见薄夜渊会哭,有时候又会突如其来地想他。她觉得自己很贱啊,非要时间来教她学会思念,明白爱情。
  只是听到他、想到他,在报纸里看到他,她都会心隐隐作痛。
  这是一种很痛的煎熬!
  而这一天终于来了,薄夜渊冷冷清清站在那里,样子跟她记忆没变,整个人却完全不一样了。

  黎七羽的心揪扯地疼痛着,再见他,平静平淡得让她害怕。
  “黎小姐……”叶之璐挤开人群,“没想到你订婚了,恭喜你!”
  黎七羽接过香槟杯,手指竟不易察觉地发抖,弯了弯唇:“也恭喜你实现愿望,靠薄氏大树。”
  “我一直在找你,你突然失去了联络,我怕你有危险。现在看到你跟北堂先生在一起,我总算放心了。”叶之璐真诚地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帮我,我走不到今天的。”
  黎七羽心脏擂痛,凝声问:“你找我?当初我把你送去国外,是你失踪了!”
  “我被叶家的人跟踪,他们想杀我灭口,还好我运气好逃了出来……”叶之璐眼圈微红,“当时举目无亲,又联系不你,差点以为我走投无路了……还好都过去了。”
  “孩子呢?”黎七羽重重地吸气。
  “他还小留在薄家,有佣人照顾着……”叶之璐提到宝宝,眼神都温柔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什么时候去看他?”

  黎七羽眼光黯然,孩子生下来了,是一条生命。是她一手导致现在的结果,怪不了任何人。
  雷克挤开人群手臂搭了件披肩:“少奶奶,室内冷气足有点凉,你才生产不久,注意身体。”
  叶之璐配合系披肩:“麻烦你了雷克。”
  雷克淡然扫过黎七羽,眼眸里有着戾气,“宴会也差不多快结束了,走吧。”
  “我遇到一个朋友,想多跟她聊聊。”
  “交朋友要看人的,有的人用心险恶,以报复别人为乐趣,靠近她的人都会家破人亡。”雷克话里有话,看黎七羽的眼神又多了一份鄙视,“像少奶奶千万要擦亮眼睛,以免当受骗。”

  黎七羽心脏重重地一沉,跌进了冰窖里!
  靠近她的人都会家破人亡?盛家?黎家?
  她的确因为报复,把叶之璐、薄野薰、盛十年,等一堆无辜者牵扯进来。现在还搭个孩子!
  雷克和当初在意大利故意奚落她不同,这次是真的厌恶她,才会每句话带刺。
  黎七羽心脏揪紧……是她硬塞给薄夜渊一个孩子和女人,他怎么会不恨她!
  在这时,一个兔女郎端着饮品果盘,脚下滑轮不受控制偏离轨道,惊叫起来:“快让开!”
  这个大会议室的地面设置了一圈圈的轨道,仆人端着各色食物在轨道行走,嘉宾有所需要随时抬手可取便是。
  “七羽,小心!”叶之璐看到兔女郎朝她们撞过来,黎七羽背对着看不见。
  她心急之下拽开黎七羽,自己跟兔女郎撞到一起,酒水杯子托盘倒下,碎裂的水晶杯砸在叶之璐头发出脆响。

  鲜血当场顺着她的额头滴下大缕,整个宴会厅顿时聚焦。
  黎七羽浑身震颤,弯腰去扶她:“你没事吧?”
  “别碰她。”低沉的嗓音响在耳边!
  下一秒,黎七羽还未反应过来,一股力甩开。
  她的身体跌退了几步,没站稳摔在地。

  薄夜渊托起叶之璐的背,眼神里有着复杂的光火:“医生!”
  黎七羽眼神空洞,仿佛回到她流产那个大雨夜,薄夜渊也是这样紧张,不顾一切地朝她追来,因为跑太快脚滑狠狠摔到在地,膝盖和手掌磨得都是血,却只紧张她。
  而她被复仇的心蒙蔽,什么都看不见,朝他的额心举起手枪说,薄夜渊,是你害死了我们的孩子!
  现在,她看着他这样紧张别的女人,却把她当做恶毒的蛇蝎避之不及。

  心脏骤痛,被狠狠扎了几百刀的痛感,她的感情太迟钝,后知后觉什么都晚了。
  “在场有没有医生,”雷克心急火燎地喊道,“这里需要医生——”
  薄夜渊拿出手帕轻轻拨开叶之璐的刘海,玻璃碎片还插在伤口。他当机立断将人抱起来,大步朝前走去。
  黎七羽拦前:“送她去休息室,我马派人叫医生。”

  “滚开。”
  “她才生产不久,受伤的话很容易感染……”
  “薄氏的家务事,轮不到你来管。”薄夜渊仿佛她是一场瘟疫。
  “少爷请你让开!”
  黎七羽的身体被雷克拨开到一旁,像以前薄夜渊抱着她离开——保镖清扫旁边的障碍那样,这次被当成垃圾清走的是她。
  北堂枫本在商业政圈里应酬,听到动静后,冷厉大步走来,在同时战列附近的守卫包围了薄夜渊,氛围立即变得紧张。
  将黎七羽傲然圈进怀,与之对立。
  黎七羽冷道:“薄太太是因为我才受伤,把人撤走,我会处理好。”
  北堂枫轻柔地握住她的肩头,仿佛对薄夜渊不屑一顾:“行,你处理,有谁敢给你不敬,找我。”

  穿着双排扣的总管波特前一步:“在我北堂地盘出的事故,自然全权负责。薄少爷,请。”
  医生提着药箱已经匆匆赶来了,看了下情况道:“快把这位女士送到休息区的沙发躺着,我马为她包扎治疗。”
  叶之璐被砸破额头后,已经陷入了短暂的晕厥,头发丝都是血和玻璃渣。
  黎七羽蹩起眉,地滴着鲜血,没想到叶之璐这道口子划得这么大。
  必须立刻止血!
  薄夜渊抱着叶之璐去了休息区,小心放她在沙发,一只手臂充当枕头垫着,为了让她躺着舒服点。
  他每一个小心翼翼的细节,曾经都专属于她,她没有珍惜过。他是真的关怀叶之璐,他眼里的紧张不像假的!至少她看不出是假的!

  这个世界变化之快,最快的是人心,所以薄夜渊也变了。
  “少爷,我早劝你别来参加这宴会,任何人靠近她都没有好下场。黎小姐的做派你不是不知道,报复心极强,她递来邀请函是耀武扬威。我没想到她居然算计到少奶奶身。”
  “我没算计她,”黎七羽走过来淡然道,“邀请函是北堂枫递的,不代表我的立场,更没有耀武扬威。”
  雷克一脸嫌弃扫了黎七羽一眼,噤声了。
  “在宴会里发生这种事,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我感到很抱歉。”黎七羽嘴角挽着笑,嗓音却揪紧了,靠近他,她的心脏竟会跳得如此之快。
  “我的太太在我身边很安全,靠近你不过几分钟,出了事故。”薄夜渊摘下沾血的白手套,冷漠地扔在桌。

  黎七羽以为自己听错了,脸色一片空白:“真的不是我。”
  他只是一句话,让她心脏差点休克。
  薄夜渊的嗓音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清冷:“不是你,也与你有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