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0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相柳能解决道炁天障?我疑惑对祭祀恶灵问道,“我听人说,相柳可沟通武道二炁,使其转化,但若将我体内巫炁转化为道炁的话。道炁天障自然是解决了,可巫炁却没有了,怎么达到齐头并进共同修行的效果?”
  祭祀恶灵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单用相柳一物。只能单方面转化,但若加上另外一样东西,却能让巫道二炁达到平衡……这种平衡以巫道二炁中修为更高一方来算,也就是说,能将你体内道炁也提升到与巫炁一般的修为。”
  我心头巨震,张大嘴巴,老半天才不敢相信的反问,“你说的是真的?另外那一样东西是什么?”
  祭祀恶灵压根没有理会我的反问,只是点头回答了第二个问题,开口道。“浮游。”
  浮游?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种水生的小昆虫,也就是俗语“蜉蝣撼大树”中的蜉蝣,但很快就意识到此浮游非彼蜉蝣。
  相传共工氏手下有两异兽,一为相柳,一为浮游。既然说到了相柳,那这浮游定然是与相柳齐名的洪荒异种。
  想明白之后,我心里的震惊顿时减退了不少,当初那相柳只是机缘巧合之下才被我得到,中途还历经坎坷,现在我去哪儿再找这个浮游去。
  当然。明知道不大可能寻到这种东西,但我还是抱着希望对祭祀恶灵问道,“去哪里能找到浮游?”
  祭祀恶灵听到我的问题,忽然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我看的一愣,祭祀恶灵这家伙早先一直都是满脸恐怖模样,直到寄身小僵尸体内之后,才面容和谐了些,但也依旧是满脸冰冷的模样,几乎没有任何表情……现在居然露出了笑容,让我莫名有些惊诧。
  他却不理回我。左右环顾两眼之后,对我笑道,“浮游乃至微至小之物,散布世间,自远古至今,从未断绝。”
  我微微皱起眉头,没太听懂他的意思,不过不等我再问,祭祀恶灵忽然伸出手在自己身前猛地一抓。
  因为我就坐在他的身前,心里又在想事情。被他这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身子往后面趔了一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祭祀恶灵已经把他的手伸到了我面前,摊开手掌。又对我问道,“看到了吗?”
  我低头看着他空无一物的手掌,心里诧异,反问他道,“看到什么?”
  祭祀恶灵也不回话。另一只手在空中又是凭虚一抓,似乎抓到了什么东西的模样,往自己摊开的那个手掌中甩了过去。
  我低头再看,他那摊开的手掌中依然空无一物。
  祭祀恶灵依旧不理会我,另一只手在空中继续凭虚抓取。然后丢到自己摊开的手掌中。
  他怪异的举动一连又做了十次,我在旁边看的愈发迷茫,满脸都是古怪神情。

  直到他最后一次凭空抓取之后,祭祀恶灵才终于低头看着我,脸上依旧微微笑着,又对我道,“浮游之物,本就不是肉眼所能看到,不过现在我凑足了地支之数,这十二只浮游凑在一起,沾了地气,以你的修为,应该能勉强看到了。”
  说完,他最后一次把手里的东西往摊开的手掌上面一甩,我连忙低头看去,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呼。
  就像祭祀恶灵说的那样,我的确在他手掌上看到了东西。
  那是极为微小的一团黑色物体,比芝麻粒还要小上许多,但却在扭曲翻滚着,最为诡异的是,我仔细盯着看时,还能见到那扭曲滚动着的黑粒上,间或会露出一张非常微小的面庞,看起来依稀像是张愤怒的人脸,正在对着我咆哮。

  这就是浮游?
  “这就是浮游。”
  仿佛听到了我心底的疑问,祭祀恶灵盯着自己掌心那一团黑色物体,轻声对我说道。
  只是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怅然,声音似乎也带着几分萧索,说完便沉默了下来。
  我此时自然无暇顾及他的神情,盯着这所谓的“浮游”看了一会儿,心头还是有些匪夷所思,又对祭祀恶灵问道,“就算浮游至微至小,可它既然是洪荒异种,为何会一直绵延到现在而不绝,而且数量还如此之多?”
  祭祀恶灵脸上萧索的神情恢复了一些,淡淡一笑,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让我呵一口气出来。
  我不解其意。但还是遵照他的话,吐了口气。
  此时天气已然转暖,但尸阴宗內却是常年阴森冰寒,轻轻一吐,便成了一道清晰可辨的白烟。

  祭祀恶灵伸出食指,在我吐出那道白烟上轻轻一圈,周遭其他白烟便瞬间消散,只剩下被他圈住的小小一点停留在半空中,凝而不散,看起来玄妙至极。
  这时候祭祀恶灵才开口道,“浮游便如这水汽,散步在天地之间,无孔不入。世间但有空气存在之处,便有浮游潜匿其中。”
  说完,他又伸出手。大拇指和食指把那小小的一点白烟凭虚框在中间,缓缓的捏了下去。
  随着他的动作,那一小团白烟的体积愈发缩小,颜色愈发浓密,待到最后,我仿佛听到了一声细微的清响,那一小团白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滴水,极为微小但却晶莹剔透的一滴水。

  祭祀恶灵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滴水便如那洪荒异种浮游,或者说把这世间的水汽全部凝聚起来,形成一片海,那海便是浮游。海水是浮游,水汽也是浮游。那海水若是被打散,也不过是化作水汽而已,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我心里隐隐有了一丝明悟,祭祀恶灵虽然是在跟我说浮游,但这其中,却似乎包含着一种极为玄奥的道理,我隐隐抓到了一丝,可再细想时,却又觉得无法领悟。
  我还是点了点头,起码关于浮游这个生物的特性,我已经明白了。
  用现代生物学的话来说,这种生物就像是一颗可以无限分裂的细胞,聚在一起就是洪荒异兽。分散开来便无人可以寻觅,端的神异。
  只是我仍有一处不解,又开口问道,“这浮游虽有散布天地之间的妙法,可照常理来看。终究还是凝聚在一起时,方才更有力量。那浮游为何不像远古那样凝聚一体?”

  祭祀恶灵叹了口气,“时代不同了……天地自有法则存在,无人能逆,无人能逃,更何况一小小浮游?”
  不知他为何又忽然落寞起来,我心底念着突破道炁天障之事,忙又问道,“既然这浮游遍布天地之间,数量定然无穷无尽。此番若取来使用,不知需要多少只才够。”
  祭祀恶灵摇摇头,“此番修行,相柳为主药,浮游为辅料。但有浮游便是,无关数目多寡。”
  听他这么说,我心下顿时大喜,最后一丝担忧也消散而去,忙从身上把装着相柳那个袋子拿了出来,递给祭祀恶灵。

  利用相柳和浮游突破道炁天障的方法,还得祭祀恶灵来帮忙。
  谁知祭祀恶灵却不接袋子,只是对我说道,“你把相柳放出来。”
  放出来?当初燕南天捕获这相柳时,我可是知道它有多狡猾,而且按照燕南天的说法,相柳这东西极为善遁,所以从他那里得到此物之后,我甚至都没敢把袋子打开看一眼。
  日期:2016-12-21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