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88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到一个快餐店,简单要了些食物,然后赵小宁翻开了谢振龙送给自己的那个笔记本。

  映入眼帘的是关于雕刻的介绍。
  雕刻,是雕、刻、塑三种创制方法的总称。指用各种可塑材料或可雕、可刻的硬质材料,创造出具有一定空间的可视、可触的艺术形象,借以反映社会生活、表达艺术家的审美感受、审美情感、审美理想的艺术。雕、刻通过减少可雕性物质材料,塑则通过堆增可塑物质性材料来达到艺术创造的目的。
  雕刻分为很多种,木雕,石雕,牙雕等等。当然了,众多雕刻中最难的就是玉雕了,尤其是翡翠。要知道翡翠的硬度是很多石头无法比拟的,就算是玛瑙也不如翡翠的硬度大。
  一目十行,赵小宁快速的翻阅谢振龙的笔记本。一目十行对于普通人来说根本就无法做到,但对赵小宁来说却是搜易贼的。作为神农的继承人,如果连这点本领都掌握不了那未免也太丢人了。
  赵小宁本身的学习成绩就很好,加上修炼神农诀的原因,记忆力早就达到了让人恐怖的地步。虽然还没有全部理解里面的意思,但那些记载却是被赵小宁记在了脑海中。
  只需给他两天时间,将里面的内容融会贯通还是可以的。
  吃过饭,赵小宁离开快餐店,本想找个出租车回酒店,奈何路上的车辆很少。根本就看不见出租车,无奈之下只能去公交站牌等车了。
  “我现在刚刚接触雕刻这一行,应该用一些比较松软的材质练习,木头就可以。如果用翡翠的话这简直是败家啊。”
  “等这次回去后得让我那大徒弟帮我准备一套好的刻刀。”

  赵小宁暗暗想到,忽然间,一阵香风钻入鼻腔,紧接着赵小宁只感觉怀中传来一阵柔软。
  坏了,这是走路不小心撞人了啊。
  赵小宁刚想道歉,就听一道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走路不长眼睛,你瞎吗?乡巴佬一个,知不知道我这身衣服值多少钱?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赵小宁抬起头来,一道倩丽的身影映入眼帘。一个十八九岁的绝色女子正愤怒的看着他,只见她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简单而大方。
  一身白色连衣裙,犹如出水芙蓉般,皮肤娇嫩盛雪,容色绝丽,不可逼视。但就是这样一位倾国倾城的佳人,言语却是那么毒辣。

  赵小宁眉毛一扬,似笑非笑的问:“我瞎你也瞎吗?”
  走路撞人他有责任,但一个巴掌拍不响啊,这种事两个人都有责任。大不了互相说句道歉的话就罢了,可女子说话却那么歹毒,赵小宁无法忍。
  “你什么意思?撞了人你还有理了?信不信本小姐让人打断你的腿?”女子咬着银牙气呼呼的说。
  赵小宁笑呵呵的说:“打断我的腿?呵呵,我就纳闷了,你这人长得也挺漂亮的,怎么心胸如此狭隘?哦,你光有心没有胸。”
  听听,听听这骂人本领,绝逼不带一个脏字,这就是水平。跟着赵家屯一群寡妇练出来的水平,一般人真没这能耐。
  女子被气得脸色惨白,眼中视乎能冒出火焰来:“卑鄙无耻,你才没有胸,你全家都没有胸。”
  “我一个大男人要胸干啥?我又不给孩子喂奶,你说是吧?”赵小宁递给她一个你懂的眼神。
  “你...有种。”赵小宁的嘴太损了,女子根本就不知如何反驳。
  赵小宁略显诧异的说:“我去,这种隐秘的事你也知道?你咋知道我有种的?莫非刚才你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摸了我一下?你,你是个女流.氓。”说到这,赵小宁露出了屈辱的表情,那模样就像是被人非礼的小寡妇一样。

  女子想要吐血了,强忍着心中的怒意道:“你是一个男人,你的嘴能不能不要这么损?”
  赵小宁道:“不是我损,而是你这人不懂得什么叫做礼貌,也不知道如何尊重他人。”
  “尊重是互给的。”女子咬着银牙说。
  赵小宁理所应当的说道:“是啊。咱俩不小心撞在一起本身就不是大事,可你倒好,上来就骂我是瞎子。既然你不尊重我,我为何要尊重你?就凭你是女人?就凭你长得漂亮?不好意思,我不喜欢漂亮的女人,我喜欢胸大的。”
  女子心中的怒火燃烧起来:“你说我胸小?”
  “我说谎了吗?”赵小宁无辜的问。
  “没...”女子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随后就反应过来,自己的胸虽然不大,但也不能承认啊,这事关女人尊严。

  看着赵小宁一脸欠揍的模样,女子恨不得痛扁他一顿,这家伙的嘴太损了,自己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啊。
  “听你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吧?我劝你最好不要让我遇到你,否则你真的会死的很惨。”女子轻哼一声,不愿意和赵小宁纠缠了,当即踩着碎步离开。
  但就在这时,一个白色东西在女子身上坠落,赵小宁道:“你的东西掉了。”
  说完这话,赵小宁的瞳孔猛地一颤,舞草,竟然是一片带血的姨妈巾。
  女子看到脚下的姨妈巾,脸上当即浮现出一丝无法掩饰的尴尬,她之前走的那么着急就是因为姨妈巾移位,却没想到因为刚才的碰撞会在大街上当众掉下来。

  尴尬的同时女子心中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这种事本身就很尴尬了,赵小宁说出来这是给自己难堪啊,他这是在践踏自己的尊严。
  “我记住你了。”女子眼中散发出一丝冰冷的目光,头也不回的向着远方走去。她已经想好了,无论如何也要狠狠修理下赵小宁。
  在偌大的腾冲寻找一个异乡人很难,但对于她来说却还是能够做到的。
  “记住我了?千万别爱上我啊。”望着女子离开的身影,赵小宁大声道。

  听到这话,女子险些一头栽到地上,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是爷爷的号码,当即深吸一口气,然后接通了电话:“怎么了爷爷?”
  “飞燕,晚上来我这边一趟,爷爷有幸拜了位大师当师傅,晚上介绍你们认识一下。”电话中传来一道宏亮的笑声。
  谢飞燕的瞳孔骤然一颤:“爷爷,您老可是雕刻界泰斗级别的人物,这世界上还有人有资格当您师尊吗?您老别逗我好么?”
  如果赵小宁没有走远,他肯定会听到电话中那个声音,不是别人,自己刚收的大徒弟,谢振龙是也。
  “你认为老子会这么无聊逗你玩?”谢振龙反问道。
  谢飞燕不由得愣了一下,以前爷爷是十分疼爱自己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年以来他的脾气变了,变得十分古怪。就算是自己也无法博他老人家一笑。
  就算老爷子性情古怪,但也绝对不会说出如此荒唐的话来,因为他老人家这一辈子最看重的就是名声了。
  “莫非爷爷真的拜师了?这不可能啊。”谢飞燕快懵圈了。
  “给你爸和你哥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晚上务必来一趟,否则我谢振龙没他们这些子孙。”还未反应过来,电话中响起谢振龙不容抗拒的声音。
  “我知道了爷爷。”谢飞燕当即答应一声,对于老爷子口中那个师傅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