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84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老笑着道:“小伙子,二十万只是起步价,别人就算开价二百万也要看那人的心情。”
  “刘老,您说的应该是谢大师吧?”有人插话问。
  “谢大师很有名吗?”有人不解的问。

  听到这话,一些行内人不由得露出鄙夷之色,连谢大师都不知道你丫还进玉石界,真是坐井观天啊。于是乎有人普及了下谢大师。
  谢大师原名叫做谢振龙,是谢家一派第三代传人,也是国内赫赫有名的玉石雕刻大师。
  总所周知,国内雕刻方面最好的当属苏工了。苏工是指江南一带的雕刻大师,这些人世代以雕刻为生,最初用石膏,树脂,黏土,之后演变成木材,石头,金属,玉石以及玛瑙了。
  久而久之形成了特有的风格以及雕刻工艺,这一点在全国都是公认的。有些大师就算用花岗岩雕刻出一件作品都会拍卖出天价。
  国内排名前十的雕刻大师,九人来自江南一带,另一人就是谢振龙了。谢家一派的雕刻风格以写意为主,在雕刻界可谓是独树一帜了。
  因为性格的原因,谢振龙很少承接雕刻的任务,这也让他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不可否认他的作品还是身受很多人欢迎的。
  听到这,赵小宁心痒难耐了,是的,冰种翡翠这种料子虽然不是极品,但也是高档翡翠了,正所谓好马配好鞍,肯定要找大师级人物雕刻下了。
  之前听到二十万赵小宁感觉价格很高,但得知谢大师的身份后却感觉二十万少的可怜。
  赵小宁是第一次玩玉石,但以前也听老爹说起过一些行内的事,能得到这种大师级人物的作品,这本身就是祖上积德。
  雕刻不同于书画,要知道一些书画家的墨宝只有死后才会升值。雕刻不同,雕刻的作品一经诞生就会水涨船高,而那些所谓大师一旦离世,价格方面肯定会飙升。尤其是如今这个全民收藏的年代,很多人把它当成一种稳赚不赔的投资。
  “正好今天老头子累了,我带你去见见我那位老友吧。”刘老洗了把手,他早就到了退休的年纪,不过因为热爱切石所以有时候在这边帮帮忙。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露出羡慕的眼神,尤其是腾冲本地的一些人更是深知谢大师的名气,也知他性格孤僻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唯独和刘老相交莫逆,有他为引的话谢大师肯定会动刀的。

  赵小宁大喜:“那就麻烦刘老了。”
  刘老看了眼林菲菲,道:“我那老爷性格孤僻,所以这位女娃就不用过去了。”
  林菲菲微笑着道:“小宁,你和刘老过去吧,我去找孟总和陆瑶。”
  赵小宁嗯了一声,然后带着两块翡翠跟着刘老离开了公盘场地,因为路途并不远,二人选择了步行。

  刘老开口:“小宁,有件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是关于赌石的事情吧?”赵小宁反问道。
  刘老点点头:“我自幼生活在腾冲,见到了太多倾家荡产的惨案,也见到了一些一夜暴富的人们。却没有见过像你一样的人,你打破了神仙难断寸玉的谚语。”
  赵小宁笑着道:“我说是巧合您老信吗?我虽然是第一次赌石,但也知道一些消息,因为翡翠形成的特殊环境,导致任何一种仪器都无法辨别里面的情况。连科技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我一个凡人又怎能做到?全都是巧合。”
  刘老没有说话,赵小宁这话听着很有道理,但他却感觉赵小宁在说谎。虽然这样他却没有多说什么,他要做的就是和赵小宁建立好感,也正是这样他才会将他引荐给自己的老友。
  进入一个胡同里,一栋略显破旧的二层民房出现在赵小宁眼中。
  看着大门紧闭,赵小宁忍不住问:“刘老,谢大师莫非不在家?”
  刘老笑着道:“这老货不知道最近怎么回事,经常把自己关在家里。”
  清了清嗓子,刘老开口:“老谢,开门接客了。”
  听到刘老的吆喝声,赵小宁险些没喷出一口老血,此时应该说出门迎客才对啊。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意思却截然不同的。
  这会让人联想到古代那些公子哥拿着折扇进青楼吆喝的画面啊...
  “吆喝什么?”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在二层民房里响了起来。没多久大门打开了。
  大门打开,一个六十多岁,满头灰发显得有些颓废,穿着一身灰色长衫的老者出现在赵小宁眼中。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略显驼背,皮肤略显暗黄,眼睛也不是那么明亮,看上去特别的普通。若非知道他就是谢振龙,赵小宁很难将他当成国内赫赫有名的雕刻大师。
  “老谢,介绍下,赵小宁,我刚认识的一位小友。小宁,这就是谢振龙了。”刘老介绍道。
  “谢老好。”赵小宁打了个招呼。
  谢振龙不冷不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看得出他是一个不怎么好相处的人。
  进屋之后,刘老道:“我也不废话了,这次过来是有件事让你帮忙。这位小兄弟切了块老坑冰种,想着让你加工些首饰。”
  谢振龙看了看刘老的脸,又看了看自己脚上的拖鞋,没好气的问:“你的脸有我的鞋大吗?我凭什么要帮他加工首饰?”
  此刻,赵小宁有些尴尬了。
  “我干你先人。”刘老大怒:“老子认识你那么多年,什么时候张口求过你?你丫要不要这么损?”
  谢振龙道:“你们走吧,我已经封刀了。”
  “什么?老谢,你说什么?你封刀了?这怎么可能,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刘老的脸色顿时变了。
  一个雕刻师封刀,这和一个文人封笔一样了,既然封刀,那么以后肯定不会重操旧业的。
  谢振龙才六十多岁,虽然年纪不小了,但这个年龄正是他的黄金年龄啊。要知道越是上了年纪心境和阅历就会发生变化,这样很有可能创造出一个旷世佳作。
  “不相信,我不相信,你那么热爱雕刻,怎么会封刀?”刘老脸色苍白,无法接受老友封刀的事实。

  “你曾经说过,就算到了生命最后一刻也要手握刻刀,你要让生命最后一刻停留在自己最爱的雕刻上。如今你怎么会封刀?”说到这,刘老话音一转,怒道:“你谢家一派还没有找到传人,你这时候封刀对得起你谢家先辈吗?对得起他们的在天之灵吗?”
  “这是我谢家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指手画脚。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你们走吧。”谢振龙下了逐客令。
  出乎意料的是,刘老并未动怒,心平气和的说:“老谢,这两年你到底是咋了?雕刻也不雕了,脾气也变得这么差?咱哥俩一辈子的交情了,有啥话你得和我说啊。”
  谢振龙还未出声,赵小宁的声音就想了起来:“能让一个业内公认的雕刻大师放弃自己最钟爱的雕刻,也只有残废这种可能了。”

  刘老傻眼了,这家伙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不容多想,刘老四下张望起来,看看有没有能把人打伤的东西,如果有就扔出去,否则赵小宁非得挨一顿毒打不可。说一个雕刻师是残废?这种诅咒和挖人祖坟没啥区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