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万种的野玫瑰》
第1235节

作者: 夜班代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什么……其实不完全是我将他们给打败的。我要是能有这么厉害,那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倒是很老实的回答道。
  “那你还能有帮手不成?”墨言再次问道。
  “没有啊。”我摇了摇头。
  如果有帮手的话。我还用如此费尽脑汁的去想什么挑拨离间的方法?
  “那不就得了?这些人能有这样的下场,不都是你造成的嘛?”墨言再次说道。
  “也不是完全都是我自己的功劳。”我再次说道。
  “如果不是这俩兄弟搞内讧的话。我也没有机会再跟你说话了,而且……我也用上了一些小小的手段。”我回答道。
  “什么手段?”

  “就是……听起来很无耻的手段。挑拨离间你知道吧?我就是这样干的。”我再次回答道。
  “嗨!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呢。”大胡子墨言翻了翻白眼说道。
  “这危急时刻,你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是很正常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你不会还在纠结这个吧?”
  “刚才还没怎么纠结过,不过听你这么一表扬我呢。我也确实有些感觉不能接受。”
  “这没什么不好接受的。”大胡子再次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们都来杀你了,还不允许你用点手段?小伙子,有时候心肠太好也不是一件好事啊,你做得很正确。”
  听到大胡子的话,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还真怕大胡子说我为了活命不择手段,现在看来,大胡子说的好像也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至少我现在还活着不是吗?

  “行了,别多想了。”大胡子说道。
  “手段虽然残忍了一点,不过这也是你必须拥有的,以后的你如果在某些方面手段不够果敢不够残忍的话,你会吃大亏。”
  “呃——其实这两个家伙的舌头不关我的事情,这个寸头的舌头是被那个长毛用黑鳞搅碎了的,而长毛的舌头则是自己咬断的,这两点可不能算在我的头上。”我解释道。
  “那你在人家关节处连开数枪,你就不觉得残忍了?”大胡子笑眯眯的看着我问道。
  “这个……确实也是有些残忍,不过我这也是为了让他供出幕后人是谁罢了,眼看着这寸头男就要说出来了,结果全让这长毛给我毁掉,这让我很是气愤。”我依旧愤愤的说道。
  好容易到眼前的事实就等着我揭开呢,突然就消失不见了,这不就如同煮熟的鸭子到了嘴边又飞走了一样吗?
  “不能得知就别去想了,反正你知道了以你现在的能量也做不了什么,难道你觉得你现在能为自己报仇吗?”大胡子再次开口道。
  “怎么不能?如果他们招供的话,我就能够以这些杀手的口供去讨一个说法了。”
  “如果对方死不承认呢?”墨言问道。

  “那就走司法程序啊。”我回答道。
  “天真。”墨言微微笑了笑。
  “法律这个东西只是用来约束普通人而已,而有一部分人,都凌驾于法律之外。”
  听到大胡子墨言的话,我不由得愣了愣。
  “怎么?看你这表情还不相信这个事实吗?”墨言自然是看清楚了我此时的表情,再次一脸笑意的看着我开口道。
  “不是不相信。”我耸了耸肩。
  “只是有些不想接受罢了。”
  “这有什么不好接受的?”墨言笑了笑。
  “不过确实有一件非常不幸的事实我得告诉你,你的所有对手无论大小。他们都是属于这样的一批人之中。”
  “这还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我郁闷的说道。
  靠!
  还真不让人活了啊?这尼玛难道还不能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我自己的生命权益了?那我还出门干嘛?直接躲在家就得了,省得被这群人找机会给我阴死,杀人还不偿命,那我岂不是很亏?
  “这有什么?”墨言再次笑了笑说道。
  “等你哪天站到上风口的时候,你也能够这样。”
  “得了吧。”我撇了撇嘴。

  “怎么?你不喜欢这样的特权?”墨言看了我一眼问道。
  “这哪里叫特权啊?这分明就叫犯罪,犯了罪还不需要得到惩罚的那种,你觉得我可能会是这样的人?”我看着墨言说道。
  “其实这样的人可不一定就是坏人。”墨言回答道。
  “这样的特权在你看来是一种可耻的行为,但是对于以后的你来说。它完全能够给予你很方便的行事条件。”
  “我可不需要这样的方便。”我摆了摆手说道。
  “这样做让别人知道了估计他们还能戳我的脊梁骨,我这人要脸,不喜欢干这种容易引起别人批判的事情。”
  墨言再次满含笑意的看了我一眼,也没有再说话了,也不知道这大胡子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太过迂腐了?
  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我自己的想法并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啊,这样的做法在我眼中确实是很不齿的,就算有些事情非得我去做不可,不过也不可能非得做这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吧?
  就比如这次派来的凶手,难道我跟一个人有仇就必须得派杀手去杀掉对方吗?
  就算最后成功了。我的对手死去了,那这也不能算作是我打败了对方。只能说是我使用阴谋诡计将对方给害死了。
  想到这里,我还真不愿意让自己背上这样的一个评价。
  “你那么看着我干嘛?我觉得我的三观很正啊,你难道不这么觉得?”我被墨言那一脸笑意的表情看得心里发慌,只能干咳了一声然后便对着墨言开口道。
  “我没说你的三观不正。”墨言回答道。

  “那你还这样看着我?”我郁闷道。
  “我只是在想。如果不是知道你爸已经二十多年不见人了,我都会怀疑是不是你爸还给你灌输过这方面的思想了。”墨言回答道。
  我爸?
  这怎么又扯到我爸身上了?
  我疑惑的看了墨言一眼,对着墨言开口问道:“你这什么意思啊?”

  “听不出来么?我的意思是你和你爸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连性格思想都如此相似。”墨言回答道。
  “我爸也是有着这样的想法吗?”我有些不相信。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在我与你爸刚认识的那时候,我跟他也有过这样的一番谈话。甚至我们交流的内容与刚刚我和你交流的内容一模一样,你爸当年也是这样回答的。”墨言开口道。
  听到墨言的话。我这才恍然大悟。
  我就说墨言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原来还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真的?”我狐疑的看了墨言一眼。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墨言回答道。
  “不会吧?连回答都是一模一样的吗?”我再次问道。
  “也不是完全一样吧,反正意思都是这么一个意思,所以我才说是不是你爸给你灌输过这样的思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