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呆下去就自讨没趣了,我压着火气道:“好,那我走了。”
  走到门口,我停止脚步屏住呼吸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哪怕出来看一眼,也算没白跑一趟。然而并没有,我淡然一笑打开门离去。
  下楼的时候,透过电梯锃光瓦亮的304不锈钢面板看着自己,忽然觉得有些可笑。热脸贴冷,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她爱咋地咋地,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为什么一直在牵挂着她,担心着她?从内心深处并不见得有多么喜欢,最多算见到漂亮女人本能的冲动。而热情的怦然心动早已被她的冷漠和孤傲消耗殆尽,她不是我理想中的女友。
  也许是对她背后的故事好奇,也许是对她只身一人来到云阳产生怜惜,再加上牛特意交代要关照她,条件反射促使我做了一些违心举动。
  性格使然,既然我遇上了就不能坐视不管。可她的态度实在太气人,好像上辈子欠她似的。
  我指着面板里的自己道:“徐朗,你丫是个傻逼!”
  正说着,电梯门开了,一个着装暴露,浓妆艳抹的女子搀着蓝天集团董事长白佳明说说笑笑进来了。当俩人目光相遇时,彼此都分外尴尬。
  还算我脑子反应快,立马把眼神移开,假装不认识快速走了出去。
  电梯门合上的时候我松了口气,没想到白董还好这一口,正人君子形象瞬间崩塌。不过反过来想想,男人嘛,似乎很正常,更何况是腰缠万贯的云阳顶级富豪。
  憋着一肚子火走出酒店大门,吹着清凉湿润的海风清醒了许多。我抬头看了看乔菲的房间,依然亮着灯,而她站在窗户外眺望远处的海景。尽管看不清面貌,但能够体会到倔强的外表下隐藏着脆弱的心。
  迟疑片刻,我最终还是被她打败了。折返回去来到吧台道:“能帮我查一下8005房间欠多少钱吗?”
  顾客隐私不愿意透露,这倒积极主动,服务员很快查了出来,道:“先生,您好,总共欠一万多元。”
  我尽量装作镇定,道:“哦,你这房间多少钱一晚啊?”
  服务员笑脸相迎道:“乔女士住的是最好的总统套,一晚8888元。。..”
  尽管我已经知道,还是被吓了一跳,这是一般人能住得起的吗,太奢侈了。
  “不打折?”
  “不好意思先生,现在是黄金期,我们没有优惠的。”
  我忍不住又要做好人了,硬着头皮一狠心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递过去道:“给我刷五万吧。”

  输入一连串密码后,五万元就这样飞走了,着实心疼。可摊上这事了,又不能坐视不管。
  就当是陪我睡了一晚的补偿吧。
  临走时,我一再嘱咐道:“如果乔女士问起来,别说是我支付的。”
  骑着摩托沿着滨江路漫无目的前行,脑海里始终萦绕着乔菲的影子。那忧郁的神情和倔强的脾气挥之不去,仿佛在曾经某个地方遇见过。亦或是梦里,亦或是上一个轮回。

  不知不觉来到阳光海滩。尽管已是深夜,沙滩上依然有不少游客。一对情侣手牵着手在沙滩上追逐嬉闹,一伙年轻人在海边喝着啤酒谈着吉他放声高歌,不时传来阵阵狂笑,青春的气息伴随着海水味道扑面而来,让人羡煞不已。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渐渐远离了无忧无虑的生活,取而代之的是忙碌的工作。很长时间没有给自己放假,好好放松一下。阳光海滩承载着太多的儿时记忆,当年和叶雯雯就在这里分收道别,以及那淡淡的深情一吻。
  阔别多年,她又闯进了我的生活,有些措手不及。如果说对她没有丝毫想法那是假话,可一切太突然了,没有一丝防备。
  我不是木头人,今晚唱歌时她的眼神说明了一切。尤其是牵手的时候,炙热的温度透过指尖顺着血液直抵心间,如同上学时手肘不小心触碰到手臂般心跳狂乱不止,似海水触礁碰撞,似海鸥掠海激荡,可过后内心又是平静的。
  席地而坐,掏出一支烟点燃,袅袅烟气随着微风卷入广阔的海面上,不远处的灯塔忽明忽暗,不时传来几声汽笛声。海的那一边,深邃而寂寥,澎湃而恬静,如同女人般无法猜透她的心思。“哗——哗——”这是她内心的呐喊和倾述。

  我一直有个习惯,遇到了烦心事就来海边坐坐,有时候一坐就一晚上,很容易被大海的胸怀感染,在涛涛浪声中渐渐平复。今天也如此,抽了两支烟后心情好了许多,起身拍拍屁股的沙子,跨上摩托车往家的方向急速狂奔。
  我家住在云阳市郊区的一个小渔村,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桃花港村。三面环山,一条小溪穿村而过,春季来临时,漫山遍野的桃花装点的分外妖娆,景色绝美。
  相比起繁华发达的城市这里多了些宁静和市井,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没有喧嚣吵闹的车水马龙,依然保持着那份传统和古老。万幸的是,这里没被开发商盯上,要不然早就被开发得面目全非。不过,这些年游客越来越多,打破了曾经的那份与世隔绝的幽静。
  与别的村庄不同的是,这里的建筑风格完全是徽派建筑。白墙青瓦,小溪潺潺,竹林环绕,梅香飘曳,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十分惬意唯美。相传,清朝末期安徽三兄弟在此落户,经过百年的沧桑洗礼,发展成如今几百人的村落。
  1258厂倒闭的时候,我父亲作为技术工种被分配到大亚湾,然而他果断放弃了。为此,他师傅和他大吵了一架,希望他一起南下,将来前途无限。可他固执地拒绝了,拿到了二十万元的安置费留在了云阳。
  其实他还有另一条路,那就是回到自己的故乡京城,毕竟亲人都在那边,相互也有个照应。他还是放弃了,用他的话说,对云阳已经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无法割舍。其实我知道,他是忘不了死去的母亲,不忍心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守候那份真挚的爱情。
  1258厂正式倒闭后,拿到安置费的人纷纷到城里买房安家,而我父亲没有盲目随从,把目光放到了心仪已久的桃花港。他厌弃城市的喧嚣,喜欢怡然自得的田园生活。花了十万从村民手中买了一座院落,当时的十万可是一大笔钱,都以为他疯了。不过现在看来,他的决定是明智的,外人羡慕不已。曾有人出200万买房,果断拒绝了。

  如此优美宜人的环境,我也非常喜欢这里。唯一的缺点是距离市区有点远,上班的话大概要走一小时的车程,万一要遇上堵车什么的,那就天天迟到了。
  穿过一座石拱桥,借着昏暗的灯光沿着桃花河畔的石板路走几十米,就到家了。尽管我母亲不在了,但我父亲很懂得经营生活。门口栽了一片竹林,院子里几百年的银杏树枝丫伸到墙外,在白墙青瓦的衬托下更显得绿意葱茏。尤其是到了秋季,落了一地的金黄树叶,美不胜收。
  日期:2017-12-12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