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381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你……你可算回来了,还愣在那儿干嘛?”王玲看着我,小脸很是惊喜。
  “你,你……你可算回来了,还愣在那儿干嘛?”王玲看着我,小脸很是惊喜。
  我忙快步走了过去说:“我肩膀伤了。一直就没来。”
  “你打架去了,还是为张娟打的,不过,人家没生你的气。进来吧,这会儿没人,人家给你看看,肩膀受了伤也不绑个吊带?”王玲站在门口。看着我很自然地说道。
  “王主任,你回来了?”恰巧街上走过一个女人,笑着说道。
  我笑着点点头,问:“李婶儿,我可不是什么主任了,呵呵,你这是去干嘛?”
  “去买点儿菜。”女人说着快步走了,都没多说一句话。

  “大领导行了吧,你到底进来不进来?”王玲把茶水完全倒在地上,看着我。
  我大步走进医疗室,闻着药味儿,低声说:“王叔没在?”
  “哼,我爸要在,你敢进来吗?明知故问,坐下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王玲说着重新放茶,倒进水,把茶杯放在看病用的桌子上。
  我老实地坐在椅子上,把上衣解开,露出肩膀,低声说:“轻点儿,骨头上有很细的缝儿,现在吃着跌打丸,可还是有些痛。”

  王玲没说话,伸出小手慢慢地揉着我的手臂上方,慢慢向肩膀靠拢,低声问:“感觉怎样?”
  “你揉着这里,我觉得肩膀轻了很多。”我明显觉得肩膀舒服了,好像上面那层赘物,被去掉一般。
  “是不是受伤后,没有在意,还一直活动胳膊?”
  “嗯”
  “现在感觉怎样?”王玲的小手又移到我的后背上,在上面几个点上按着。
  “啊,对,使点劲儿,对,哎呀,那个点又酸又麻,你一按真是舒服。”我把身子坐直,王玲按的我很舒服。
  “幸亏我爸教了我这套经脉打x`ue ,你这肩膀一定是撞到什么上,才受的伤,而不是砸伤的,对吧?”王玲的小手最后捏住我的后脖子,轻轻一捏,我就觉得天旋地转,不自主地靠在椅子背上,全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玲弯腰抱住我的上身,低声说:“别怕,我给你放了一个闷儿,就像打了麻丨醉丨药一样,一会,你能动后,很解困的,现在人家背你去里面,帮你调理一下经脉……”
  (放闷儿:在河北涉县一带的小理发店,有这种休闲方式,前些年一次要五十元,被放闷后,全身无力,脑子一片空白,醒来后,感觉无比舒服,特别是经常失眠的人,更是感觉脑子轻松无比。)
  听着王玲的话,我感觉脑子越来越迷糊,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发觉还是坐在外面,不过身边多了个王叔。
  “王玲,你想干嘛?真是胡闹。谁让你乱放闷儿的?万一,他过不来,全身可就瘫痪了,幸亏我及时赶来,还有你才学几天儿,就敢给他调理经脉,你真是越来越胆大了。一个女孩子家,也不怕别人笑话。”
  王叔吼过王玲后,看着我问:“王主任,感觉怎样?清醒没?”
  我其实还有些迷糊,没就说话,王叔又两只大手托住我的头,两个拇指猛然在我的太阳x`ue 上一点,这下真的完全清醒了。
  想刚才老王的话,可吓的我不轻,万一要过不来,我可就瘫痪了,再也站不起来了。
  “王叔,我没事了。”我还是害怕王叔再骂王玲,说着还挥动了下手臂。

  “王主任刚才吓到了吧?唉,小玲你先回去,我和王主任说句话。”老王又看着站在一边不出声的女儿说。
  “爸,你教我的时候,可没说什么瘫痪,还说调理过静脉的人,不但身强体壮,而且寿命还会增加,只不过要把他的衣服脱、脱光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王玲还不死心地,偷偷看了眼我,显然想让我说句话。
  我心说:“我可不不让你弄什么经脉,要是万一瘫痪了,可就糟了。”于是装作没看见。
  老王瞪了女儿一眼,大声说:“你知道个什么?你怎么知道磊子没有调理过经脉?”
  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和王玲都愣了,老王拉了把椅子自个儿坐了上去。

  “爸,你说磊子调理过经脉?谁给他调理的?不会是你吧?你就别慢吞吞急人,说吧。”王玲看到老王的脸色缓和,胆子又变大了。
  我看着老王心说:“都是你胡乱教的你女儿,我天旋地转了两次,还差点过不来瘫了,对了,安娜好像也会抓……不过她抓的好像和这个不一样,呵呵,不过我觉得这个放闷儿,真的很厉害。”
  老王咳了一下,才说:“咳,既然说到这儿了,我也不隐瞒了。磊子,其实你小时候身体很差,经常有病,动不动闭着眼睛昏迷不醒,要不然,你妈也不会认了个干女儿,和收养燕子。我那时和你爸虽不是亲兄弟,但关系很好,当时,我正好在家里的老医书里,看到这个经脉打x`ue ,也学了一阵子,觉的学的差不多了,恰巧你昏迷不醒,用了好多办法,就是醒不过来……”
  “王叔,你不会在我身上试手儿了吧?”我不由地问道。
  “听我说完,当时我记得很清楚,天下的大雨,你爸又不在家,你妈背着你,领着你那个妹妹,全都淋湿了,你又醒不过来,我也真的没办法了,你妈哭的天翻地覆,我也害怕你醒不过来,索性偷偷地为你调理了经脉,心说,要是命好,就能挺过来,要是命差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爸,原来你早就给他调理过了?怪不得,我刚才点他那几个点,他都有感觉。”王玲忍不住C`ha 嘴说。

  “你也是来我身上试手?”我很郁闷。
  “都别打茬,你小子现在身子是不是很壮实,好处你都有了,还想怎么的?那次没想到,你醒过来,足足哭了三天,吓得我也不敢说自己会这个经脉打x`ue 了,后来你身子倒是好了,可就是不爱说话。后来,你更是变本加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都不敢和女孩说话,也因此娶不上老婆,我更加觉得对不起你,本想等小玲长大了,把她嫁给你,也算一种补偿,没想到你突然好了,我又一时兴起把这个教给小玲,后来我专门跑到外地,向一位老中医求教,人家说这个太危险了,弄不好会出大事,对了,你小子为什么后来不敢和女孩子说话?不会真的是后遗症吧?”

  “其实这个问题,我后来慢慢想清楚的,以后告诉你,小玲在这里,我有些说不出来。”
  我看了眼王玲说,王玲瞪了我一眼,看样子很生气,嘿嘿,毕竟我都看过人家身子,甚至抱着人家,把人家的小裤裤都磨蹭掉了,虽然极可能是……
  当着老王的面,王玲只好哼了一声,走到里屋去了。
  我这才低声说:“其实是因为我的这个明显比别人的大,我怕被别人笑话。”
  其实我的下面,的确被别人笑话过,第一次就是张美好和白思思,邓爽,三个。她们可是强制让我脱了裤子,看了我的下面,最后得出结论就是真大,与那些男同学取笑我的时候,说的一样,结果更是传了出去,让镇上好多女人,悄悄拧过我的……
  大老王笑着说:“你呀,现在好了就行,你肩膀受伤,一会儿,我给你些,我亲自熬制的膏药,回去在火上烤烤,贴在肩膀上,估计半个月就能完全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