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4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被钉在墙,脑子一定是抽风了,忽然想到他曾经也是这样压着她,挽起她的长腿……
  他惯用的频率、姿势、狠劲!
  刚洗过澡的身体又开始发热,跟吃了药一样。

  黎七羽眼神微醺,双手抵住他结实胸膛:“你想干什么?”
  “什么时候开始继续治疗?”他男性的喉结性感起伏。
  黎七羽心脏跳得厉害……他她忍得更难受!
  薄夜渊镬住她的肩头:“我宁愿砍自己一百刀,都舍不得碰你一根头发,我对你的心你不懂?”
  黎七羽微笑起来,他的心是在她受辱的时候,一直故作冷漠,还派个雷克各种讽刺她。嫌她的路走得太顺,不停地给她下绊子?
  “证据在我手里,你还狡辩。”黎七羽心里感到巨大的受伤,朝后退了两步,“宁愿相信世界有鬼,也不该相信男人的嘴!”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在这些人的身,吃的亏还不够多吗啊?

  “黎七羽!”薄夜渊眼眸猩红,“我们之间相处这么久,我是什么人,你不会用心去感受?”
  “我用心了,也感受到了!”黎七羽将手链摔在他脸,“这些呢,你还有什么话解释?”
  “钱包我派人给你找回来的,链子我见你喜欢,所以买了。你在教堂遭遇危险我是我保护你。”
  薄夜渊的手,隔着纱布抚摸她:“我没有那个闲工夫去戏弄你,我朝你走的每一步,都是真心。”
  “……”

  “黎七羽,过去你被伤害很多次,把心封起来了。我想重新打开它!”
  黎七羽的心脏涩然地疼痛,几乎要相信他了,他眼眸里的光那么痛!
  可是,浑身一阵阵的无力袭.来,她更觉得烧热,巨大的空虚……
  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挥手打开他的手:“你给我下药了?”
  薄夜渊盯着她驮红的面颊,眼神微晃:“没有。”
  “你是薄帝,怎么说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现在明明药了,不是你谁会敢!”黎七羽像被一股巨大的漩涡吸引,想要扑过去,狠狠地索要薄夜渊一百遍。

  难怪她今天会那么骚.浪,每颗细胞都在发情,大脑不受控制地回想他和她旖旎的画面,原来是了情药!
  “你无耻……”黎七羽抬手将东西摔在他胸口,站不住脚朝前栽。
  薄夜渊扶住她靠在怀里,她柔软的小身子贴过来,不受控制地在他敞开的胸膛磨蹭。
  他的裤子还脱到一半,她勾着他的肩,迫不及待地爬他的身,纤细大腿夹住男性部位磨蹭。

  薄夜渊重重地低吟,脸颊充血差点要爆裂了!
  黎七羽恨不得吞了他,可理智让她矜持:“薄夜渊……你混蛋……什么吻治疗过敏,舔全身……都是你卑鄙龌蹉的手段……你还对我下药……”
  狼的利益永远是自己,才不会管兔子的死活!
  薄夜渊脑子里弦崩断了。他没有下药,但她的确药了。
  “别碰我……”黎七羽浑身颤抖着,死死按住了自己的脖子,挤压着伤口剧烈的疼痛,让她不被药物控制。
  薄夜渊按住她的手,快发疯了:“放手!”
  黎七羽双腿一软,跪在地,眼眸流转着妖滟的水光:“你全都在骗我……我最恨背叛……最恨别人骗我……”

  一次又一次,薄夜渊,你还当我是以前那个笨女人?
  “不是我——”薄夜渊低吼,打横将她抱起放在床,恨不得把整个意大利都拆了。
  是失望吗?她对他升起浓烈的失望……那种背叛感,让她痛苦到窒息!
  因为在意他,她才会更无法原。
  她才流产多久?离婚虽是她提出来的,但他答应了,当着薄家的人将她净身出户。他说在乎她,可他跟到意大利一直在跟她作对,看到她遇难他一副高高在的样子等她求饶。

  他做的事有哪一件坦荡?她怎么会不多想。
  “唔……”浑身燥热得像有无数的血蚁在啃噬她,“好难受……”
  “哪里难受?”薄夜渊哑声,紧张地查看她的颈子,她刚刚那样挤压伤口,有点点鲜血透出来。
  黎七羽的小手胡乱抓着,寻着本能男性的小腹滑过,一把攥住了他的火热!

  薄夜渊身体僵住,肌肉紧绷欲裂!
  “给我……”黎七羽像重病的患者,需要良药治病,“我浑身都难受……把它给我——”
  吃了药,她不会难受了!
  薄夜渊呼吸凝滞,手心都在发汗,看着绯红着磨动的黎七羽,动情地潮红着小脸,小手胡乱地抓进他:“求你……热……”
  薄夜渊血脉噴张,健壮的身躯覆去,架起她软绵绵的双腿。

  还没等他沉下身子,黎七羽突然往后退,迷离的眼微微清醒:“你滚开!”
  “……”
  “乘人之危,淫贼无耻!”黎七羽惊恐不安看他的眼神,像他有多邪恶。
  薄夜渊扯痛,反正他里外不是人,做什么都是卑鄙下流!叫他进去的是她,叫他滚的也是她!

  黎七羽剧烈颤抖着,抵不住一波更一波冲来的药效,猛地朝床头柜撞过去!
  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她天旋地转,黎七羽本以为撞晕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可她没晕。
  额头瞬间鼓起包,疼得她恍惚。
  薄夜渊浑身血液逆流,心疼地扳过她的小肩膀:“你想死?!黎七羽你是不是想死!!!!”
  “是,我宁死也不想被你这种人碰……”黎七羽牙齿颤抖着,小手紧紧攥起,手掌的伤口早被她自己攥得血迹斑斑。
  薄夜渊当机立断将她送进浴室,泡进鱼缸里,按下内线立即吩咐下人立即去找解药剂!
  门外,雷克高高挑眉,少爷是太放不开面子了,喜欢的女人该直接去追,明明在眼前,强势一点才行。再说了,所有的真爱,最终都会在床和解!

  少爷,不用太感谢我啊,好人做事不留名!
  十分钟后……
  雷克跪在床前,像一颗霜打的茄子:“药是我趁黎小姐渴了在水里给她放的,是我一个人的主意,跟少爷无关……”
  薄夜渊眼神布满血丝,浑身凌乱,猛地一脚将雷克踹出好远!
  混账东西!
  黎七羽刚刚注了解药,靠着大枕头异地诡笑:“这么大的事雷克怎么可能擅作主张,薄夜渊你不够男人,做的事都不敢承担。我只会更看不起你!”
  雷克嘴角流出一丝鲜血:“真的不是少爷!”
  “算了,送我走。”黎七羽闭眼,“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薄夜渊肌肉紧绷,涩然低语:“黎七羽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试着相信过我?”

  “你把绷带拆开,让我验一验。如果你真的为我受伤了,那是我错怪你了,我道歉。”黎七羽抬起手,拿起桌的剪刀。
  薄夜渊嘴唇紧抿,像磐石一样巍然不动,任由她拆下他的绷带。
  在丨硫丨酸泼过来之前,雷克朝另一个方向踹倒了桶。
  丨硫丨酸倒在地冒着气泡,当场腐蚀着吴妈的身体……

  黎七羽看着薄夜渊光洁的后背,眼神里的失望更是铺天盖地。
  “你伪装病了,也是雷克擅自做主的?”黎七羽垂手,剪刀和绷带一起掉落在地。
  薄夜渊只是站着,嘴唇倨傲地抿成一线。
  “少爷这么做是为了留住你,他很喜欢你。”雷克擦着嘴角的血迹巍巍道。
  “你闭嘴!!”薄夜渊挥手将台灯撞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