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3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救了她又怎样,别以为她会跟他再扯关系,尤其是看到雷克的脸她不舒服。
  “少爷替你挡了浓丨硫丨酸,现在还在手术室抢救!”
  “他在抢救,你不去看着他,守着我做什么?”黎七羽差点没握稳杯子,心脏揪了起来,“手术室在哪?”
  话落门被打开,几个护士推着车进来……
  薄夜渊伤得很重,丨硫丨酸大面积烧伤,他整个背部连同肩膀都缠着厚绷带,浓重的药味挥发。
  黎七羽坐在床边,眼神发空,没想到修女竟会是吴妈!

  可她一个佣人,何以有本事混进教堂,并且在短时间内设计杀她!分明有人在背后撑腰,给她出谋策划!
  “少爷,你总算醒了。”
  黎七羽浑身一震,僵凝地转过脸,薄夜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开了眼,黑暗的眼眸定定盯着她,眼底是幻灭的光。
  那眼神揪得她心脏更痛,险些难以喘息。
  “送黎小姐回去。”薄夜渊苍白的唇低吟。
  黎七羽回过神,扯了扯唇:“那你好好休息。”
  薄夜渊眼眸里的光更是陨寂,眼见着她清冷起身,雷克慌忙伸手拦道:“少爷为你伤成这样,你打算这么走了?”
  “是他让我离开,雷克你有耳朵,应该听到了。”
  “少爷那说的是气话!”

  “为了不让薄先生看着我碍眼,我最好还是走。”黎七羽黯眸,作势要走,大掌猛地攥住她的手腕——
  “黎七羽!你的良心不会痛?!”
  黎七羽眼里的光芒波动了一下:“我没良心不知道什么感觉,不过薄先生,以后最好别再跟着我了。我可是灾星,谁靠近我都会跟着倒霉!”
  薄夜渊攥着她的手腕不肯撒手:“我救了你!你一走了之?”
  “你想让我留下来照顾你,也不是不可以。躺好。”黎七羽坐回去,掖了掖被子。
  薄夜渊侧躺着身子,闻言趴在床,大掌还死死握着她。

  “薄夜渊你放心,我从来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你既然救了我,我会照顾你!”
  “别关只会嘴说,拿出实际行动来!”薄夜渊低哑。
  医生这时候走来,手里拿着诊断书:“少爷灼伤厉害,全身感染,必须要细心护理,更注意病人的情绪,别刺.激到他……”
  灼伤和照顾病人情绪,有因果关系么?
  而且高浓度的丨硫丨酸泼到他背,不是要露出骨头么……
  看着他受伤,她心里一点也不好受。
  但能改变什么呢?他们才离婚,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薄夜渊靠近她,只会给他带去灾难,倒不如离她远一点!
  “另外,少爷的嘴唇了毒,要多吮.吸才会好。”
  “毒?”黎七羽皱起眉,哪里来的毒?
  “那人骨教堂里的雾气不干净,少爷矜贵之躯,过敏了。”医生皱着眉,冷凝着道。
  雷克突然惊叫起来:“少爷,你的脖子也在泛红。”
  医生扯开薄夜渊的衣服,看到他大片肌肤红着,一本正经道:“少爷全身都开始过敏……要舔遍他的全身,才会好起来。”
  话落,房间里所有人的视线,都望向了黎七羽……

  黎七羽眉头紧皱,夺过诊断书翻看着,全是医学专业名词,看不懂。
  “什么过敏症状不是打针吃药,靠舔舔会好的?”
  “人的唾液本来自带愈合的功效,是一剂良药。”
  “是么?”黎七羽定定地看着薄夜渊,“那雷克把你的口水吐一碗出来,我用棉签给你少爷慢慢抹。”
  雷克一下怔住了:“我哪有那么多口水!”
  “那让这些保镖、佣人都吐一吐。”

  “这么多人吐口水多不卫生……少爷有洁癖。”
  薄夜渊那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雷克低声说:“少爷,其实黎小姐还是很关心你的,梦里一直叫你的名字。”
  “你闭嘴!轮到你说话了么?”黎七羽恼火,没有忘记雷克那几天是怎么打压她的。
  这种治疗法太新鲜了,原谅她第一次听说,简直觉得天方夜谭。
  而且她的第六感直觉,薄夜渊的病怎么那么像装的?这又是他们主仆设计好的套路。是她想多了么?
  虽然心里满是疑虑,黎七羽也没办法丢下他不管:“吻一吻,舔一舔,真的会好了是么?”
  “是的。”医生严肃着脸,“早晚三次,配合吃过敏药,直到痊愈为止。”
  “那要多久痊愈呢?”黎七羽危险眯眼,逼问。

  “三天……也许两天……恢复快的话只要一天。”
  薄夜渊的脸色一点一点差,如果不是只能趴在床,而且当着黎七羽的面不好动手,他估计要亲自下地揍人了。
  “薄先生脸色那么差,是嫌时间太长了么?早晚三次太频繁?”
  “黎七羽!不想照顾我你可以走,不用你可怜我。”
  “去弄点吃的过来……喂饱他开始治疗。”黎七羽淡声吩咐。

  雷克兴高采烈准备去了。
  薄夜渊趴在床一,脸色像吃了土。
  他只说过嘴唇肿了,要多吻才会好,雷克擅自做主,又加了“全身”。
  没有神一样的对手,只有猪一样的队友。
  吻来治疗过敏已经很扯了,雷克还雪加霜。
  “怎么,我留下来照顾你,你还不高兴?脸色摆给谁看?”黎七羽倒了温水,递过去喂他喝。
  薄夜渊幽森的目光盯着她,一杯水喝下去,伸手将她扯进怀里。
  男人的气息浓烈地包围她,黎七羽的心脏莫名地一跳,被他死死按在怀里,热烈逼人的吻压在她的唇瓣,狂肆地啃她。
  黎七羽,我想你……

  一个吻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薄夜渊的过敏症状有没有治好,黎七羽不知道——
  但她的两片唇瓣儿肿了,火辣辣的吸口气都疼。
  黎七羽按着红肿的唇瓣,盯着镜子里失神的自己,以为对薄夜渊没有感觉了,为什么他只是随便挑逗她,她浑身都软了。
  丨内丨裤潮得厉害,像来大姨妈似的,要不是她借口进卫生间,落荒而逃,薄夜渊发现了会狠狠耻笑她吧。

  黎七羽一向不是贪欢的女人,没见到薄夜渊,她根本不会有情浴的念想。
  可是偏偏,他手指的温度、大掌的摩一挲,他炙热的气息、低哑的喘……
  黎七羽打开蓬头洗了个澡,对别的男人她非但没感觉,还厌恶得很。
  这辈子大概她不会再碰除薄夜渊以外的男人了……
  只是一个吻,她被撩了,更别提还要吻他全身!
  黎七羽办不到!
  他们既然离婚了,薄家她再也不想回去。好不容易恢复自由,她绝不能动摇,还有北堂枫等一堆贱人等她去报复呢!
  黎七羽脱下小裤裤等衣物丢进烘洗机里,泡了个澡再拿出来已经干了。
  薄夜渊换了个姿势坐在椅子,背部受伤,他没有倚着靠背,一直在等她。

  空气里,那种气息竟还没消散!
  黎七羽一走出去,对他一双猩红的眼,像野兽盯着她,开口时嗓音沙哑得低沉:“你脖子才受伤,谁让你洗澡的!”
  她的勒痕让他心疼自责了好久!
  他这都发现了?黎七羽意外,扯了扯唇道:“脖子缠着纱布,没浸水。何况我洗不洗澡,不关你的事吧?”
  “黎小姐是太不会照顾自己,才会差点遇害。”薄夜渊狼一般的眼扫遍她全身。
  “那也是我的事。”

  薄夜渊倏然从椅子站起,凛然走过来,将她压在墙,高大的身形笼罩着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