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3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被眼前的一切震撼,突然身后的门吱嘎关,刚刚带她进来的修女居然离开,还倒锁了门!
  祭坛闪烁着烛光,小小的天窗透进来微弱日光,让一切都沐浴在圣光之。
  成堆的骸骨堆砌在小礼拜堂内,排列成迷人的漩涡花纹、旭日花纹和花饰形状,一眼看去整面墙都是,还真够拥挤的。
  黎七羽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骷髅架,尤其是头顶那巨大的人骨吊灯,十分壮观!以腿骨组成主架,下颚骨串成挂帘,主架又分成8个腿骨灯架,撑着一块块排成圆形的盆骨,各端着一颗充当烛台的头颅,外形独特,又仿佛附着死者的灵魂,邪恶诡异带着点慑人心髓的华丽。
  倒挂的骨盆安排成沙漏的形状;人骨做成的蜡台,天花板铺的是四肢骨,墙壁的花纹用人骨装饰,神坛由不同大小的人骨堆砌而成,图案则由肋骨镶嵌。
  黎七羽打不开门,彻底锁死了,掏出手机救助,发现无信号。
  这里偏僻阴暗,她大声叫也没有人回应她!
  黎七羽索性朝礼堂里走去,仿佛走一条通往地狱的路。她都死过几次的人了,连杀人和死亡都不怕,还会怕一些骸骨么?
  在骨架教堂里走了一圈,随处可见十字架、王冠、垂带等装饰,均由各部位的骨头拼凑而成。
  铭牌写着一句话,【你们的现在是我们的过去,我们的现在是你们的将来。】(Quello-che-voi-siete-noi-eravamo,quello-che-noi-siamo-voi-sarete。)
  其实天主教视死亡为神圣的事,死后将尸身献给帝,象征着无的赞美。
  黎七羽勾起诡异的红唇,也对啊,人死后是一堆骨头,再也不分高低贫贱。
  哪怕是帝王薄夜渊,死后被堆砌在这里,谁又能知道他生前的风光?
  忽然,黎七羽明白她被引到人骨教堂里来的原因了……
  杀了她,再把她化为白骨,她也成为其之一。
  黎七羽从这世界消失,再没有人能记得她。除了盛母!
  从通风口里,涌进来一片白色的烟雾……
  黎七羽意识到气味不对,捂住口鼻,全身已经软绵起来。
  她眼前发昏,一下子栽倒在骷髅架边,迎面对着她的头颅仿佛在森然地朝她笑着,头顶被蜡烛滴满了蜡油。
  呵,她也很快要被摆去了,算死了还要被每天滴蜡油。
  “是谁……”她眼神迷幻,“滚出来!”
  吱嘎,紧闭的门打开一条缝隙,修女小心地提着个密封的桶走进来,合门。
  黎七羽全身酸软,手指动动都觉得吃力:“是谁派你来杀我的……”
  修女戴着口罩,将木桶放在她身边:“去了地狱之路,你便会知道。”
  “是薄绯儿派你来的?”黎七羽脑子缺氧。还是北堂枫?
  木桶揭开密封的盖,一股极其刺鼻的药味散发而来。
  修女从怀里掏出一只老鼠,阴测测地笑道:“这是死亡之水。”
  小老鼠被丢进桶里,呲,产生化学反应,在瞬间化成骨骇。

  “现在该轮到你了……”
  黎七羽的头发被一把抓起,朝木桶里按下去。
  黎七羽手掌心里滴着血,在她被关进人骨教堂里后,她借助从包里拿手机,掩盖她拿出瑞士军刀的动作。
  手掌心紧握,刀刃割破她的手,疼痛刺激着她麻痹的大脑清醒。

  狠狠将匕首刺去!
  修女的胳膊被扎了一刀,疼得抽手退了几步。
  黎七羽跌在木桶边,大口喘息,扑去一刀扎在修女腿。
  “啊……”修女惨痛大叫,甩开黎七羽狠狠一脚将她踹开,“你拒绝帝的指引,你敢对抗神,我让你下地狱!”
  匕首带着鲜血飞了出去……
  黎七羽浑身乏力,靠她一个人,根本是困兽之斗。
  修女力壮如牛,拿出一根绳索,熟练地将黎七羽的颈子套住,紧紧地勒在手里。她没想到,黎七羽吸了烟雾还有力气与她对抗。
  必须把她杀死,否则黎七羽挣扎打翻水桶,她也会丧命于此!
  “呃……”
  黎七羽被摔到墙,隔着铁,身后码放着数以千计的骷髅骨。
  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么?盛十年,盛梦琴,宝宝……我很快要来陪你们了。

  绳索紧紧勒住她的脖子,白皙的颈被刻下红痕,她痛苦到窒息。
  眼前产生迷幻,薄夜渊的脸在浓雾幻化而来,噙着冷峻的笑意……
  她原以为这个世界她再没有留念的,死亡的最后一秒,竟会想到这个男人。呵!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门被踹开,大队的人马闯进来!
  雷克手里拿着枪,刚把门锁打穿踹门而入,看到眼前的景象,犹豫着该不该发枪,打到黎小姐怎么办:“住手!”
  黎七羽看到高大的身影走进来,像从她的想象走出来。
  薄夜渊?!真的是他!

  修女见事迹败漏,手下的黎七羽剩一口气,慌忙攥紧了绳索下最后的力气!
  薄夜渊举枪打到天顶垂下来的人骨吊灯——
  修女被骷髅打头部,手劲一松,勒紧的绳索散开,黎七羽倒在地,当场窒息。
  薄夜渊冲过来,一脚飞起。

  修女头部被重击,倒在地,一只手不小心按进了木桶里。
  “啊——”凄厉撕心裂肺的叫声,在整个人骨教堂震荡!
  修女那只胳膊,仅仅一分钟时间不到,被腐蚀成森森白骨,剧痛陷入昏厥。
  雷克派了保镖立刻包围教堂,他走前,捡起一根人骨挑开修女脸的口罩……有些眼熟。
  竟是黎家的管家——吴妈!
  薄夜渊单腿跪地,托起黎七羽按压她的胸腹:“黎七羽,醒醒!”
  黎七羽白皙的脖子显赫的红色勒痕,脸色煞白,意识在黑暗无止境地旋转坠落。死亡放纵的感觉。

  “黎七羽”薄夜渊的心脏在瞬间停跳,狠狠吻她的唇瓣,吐气给她。
  吴妈短暂的晕厥,又痛醒了……痛苦地抬起化为骨头的一只胳膊……黎七羽不死,她全家都要殉葬。
  她突然坐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桶往前推倒!
  雷克脸色大变:“少爷,不好,那是高浓度丨硫丨酸!”
  薄夜渊猛地将黎七羽护在怀里,背部去挡开她即将遭遇的袭.击!
  黎七羽的脖子火辣辣地疼痛,像被带火的荆棘缠绕,她疼得伸手去抚摸,一只大掌按住她的手,不让她去碰伤口。
  后来,有凉凉的药膏抹在她的伤口。
  “薄夜渊……”

  黎七羽嘶哑地低声喊着,突然从噩梦惊醒。
  雷克守在床边,按住她的肩头道:“你在输液别乱动……”
  黎七羽梦到她被火蛇吞噬,薄夜渊突然挡过来,火蛇喷出带火的荆棘缠绕他,吊打他。
  她抚摸颈子,白色的纱布缠绕了一层。她活下来了?!
  “是少爷救了你。”雷克突然哭丧着脸,抬手擦了擦眼角,“少爷他……”
  “我想去卫浴间”黎七羽挣扎下地,药水注了太久,她好胀。
  雷克叫了佣人扶她去卫生间,他守站在门口,见她出来立即又擦了擦眼角:“少爷他现在……”
  “有水喝么?”
  “快给黎小姐倒水喝!”雷克紧跟在黎七羽身后,“你怎么不问问我,少爷现在怎么样了?”
  黎七羽嗓音沙哑,干涸得难受,一杯水喝下去舒服多了:“跟我没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