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6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大美女携手逛街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都是一米七的大长腿,都有倾国倾城的相貌,经过军事训练,身材更加的匀称挺拔。她们穿的都是比较简洁宽松的休闲衬衣,外面套上一件棉衣外套,冯玉叶下身穿的是休闲长裤,海岚清穿的是蓝色的修身牛仔长裤,两人无一例外的都是踩着平底布鞋。
  冯玉叶做的是文职工作,因此留的是长发,就那么随便的脑袋后面扎了个马尾巴,海岚清是一线作战部队的干部,剪的是短发,也就是与民国女学生头差不多的款式,和她有些圆的脸型配合很协调。
  海岚清背了个年轻的挎包,配合她这个人的冷艳气质,给人青春与成熟之间的冲突感。冯玉叶已经荣升母亲,浑身散发着女人最高贵的母性的魅力,肩上挎了一个很大的织布包包,看着像去菜市场买菜的师奶。
  乍一看是完全没有什么吸引人的打扮,都不是什么牌子货,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款式,甚至有点显得落伍。
  只是,当人们看的时间超过三秒钟,就会发现,这两位女子步伐稳健,迈出去的每一步似乎都是经过精确测量的,手臂摆动的动作也自然而洒脱,身板是自然的挺拔,颈脖的位置是后面贴着衣领,非常的自然。
  那种行走之中散发出来的气质才是最吸引人的,而一些有眼力的看还看出来,那些廉价的服饰简单的穿在她们身上,却是穿出了顶级时装秀的感觉。

  有些人不禁怀疑,这俩双腿铅笔一般笔直粗细恰到好处臀部形状仿佛都经过严格核算而生长出来的身高秒杀街上绝大多数女人的女子,难道是相约逛街的模特?
  可是看上去又不太像,冯玉叶戴着无框的近视眼镜,度数不高,薄薄的,脖子那里有一条钻石项链,左手无名指有钻戒,眼尖的人就能看出来,此女子更像是新婚不久的年轻高校讲师,带着知性的母亲光辉仿佛笼罩着她的全身。
  相比之下,走过路过的其他女人,甭管短皮裙露双腿还是低胸露沟,都纷纷的下意识地远离冯玉叶和海岚清。人也是动物,女人和女人是同一种动物。异性相吸同性相斥,差距悬殊的同性相斥得更厉害。
  犹如另一个纯洁有爱的世界走出来的女子一般,冯玉叶和海岚清迈动长腿往前走,总是能在无形之中形成一个看不见的分界线——请注意,此二女子非一般人。
  更别说身上还具备的在军队高干家庭中耳濡目染养成的上位者的气息。
  最最关键的是!

  冯玉叶和海岚清都没有化妆!她们从来没有化过妆!冯玉叶就连结婚的时候都没有化妆!
  经过一家卖化妆品的店铺时,销售员也好顾客也罢,眼睛从冯玉叶脸上扫过之后,就再也没有半点买化妆品的欲望了——再好的化妆品,也弹不出肖邦的忧伤。
  而海岚清因为长年累月在海上,肤色的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与冯玉叶走在一起,却是有一种独特的风格,深深吸引着那些亚健康状态中的女子们。
  当今世界,女人不化妆敢出门?
  当然,这话不绝对,但是,绝大多数女子,出门必化妆,就算是淡淡的涂上一层胭脂粉(现在还有这玩意儿嘛),也绝对不会不化妆。
  安龙让蔻蔻自己在那挑衣服,走到了紧急通道口那里拿出烟来点上一根深深地抽了两口,总算是缓解了一下烟瘾。说起来,这个人不坏,只是成长环境问题,有一些富二代的通病,瞧不起人,天下老子第二什么的。安龙还算是有点公德心的,否则他不会找偏僻的地方抽烟。
  打量着走过路过的女人们,安龙感叹,国贸广场不愧是老牌商业广场,不愧美女集中地的称号。放眼望去,十有八九的女子们都颇有姿色,穿着也是走在了潮流的前头。

  迎面走来两名女子,那鹤立鸡群的身高,一下子就吸引了安龙的目光。他的目光十分老道娴熟地首先从脚开始,向上打量。安龙看女人的顺序和常人不太一样,很多人喜欢第一眼看胸,第二眼看脸。但是安龙却是喜欢第一眼看脚,然后是腿,借着跳过胸,第二眼看脸,第三眼才是胸,腰。只要有一眼没看上,就果断放弃,久而久之,已经形成了一个鉴赏女子的自由的快速方法。
  安龙在冯玉叶的身上看了两遍,叼在嘴巴里的香烟忘了取下来,嘴巴微微张开,呆住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女人,世间所有女子在她面前都似乎是奴隶一般的存在。那么休闲简约的打扮,知性的气质,却被安龙看出了霸王级的御姐女王的风格来。
  不得不说,安龙此人阅女无数,目光是绝对的毒辣。
  在家里,冯玉叶是绝对权威的存在,牛逼如李牧同志,赫赫有名的牧羊人,威名赫赫的107部队长,战斗英雄,李牧同志,在冯玉叶面前比绵羊还乖比狗狗还顺从,根本没有什么军事主官男子汉的所谓的尊严这一说。让干什么不但要去干而且要干好,**的时候说必须得坚持一个小时,李牧同志就不敢在59分59秒的时候射出来。
  男人去征服世界,女人通过征服男人从而征服世界。
  李牧甚至说过一句很大男子主义的话,七彩世界是男人的,而男人是女人的世界。

  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一个女人,那么他在她面前就必定不会有什么自尊什么尊严什么狗屁面子,爱,是彻彻底底的,是毫不保留的,是不顾一切的,是勇往直前的,是飞蛾扑火的,是碎尸万段的,是死而后已的,是行将就木的前一瞬间仅存的意识当中,她还存在于你那支离破碎即将要熄灭的思想之火中的。
  同样,一个女如果真的爱一个男人,那么她就是彻彻底底的失去了自我的,一心一意为了爱的那个男人活着的,无论天高海阔还是山路崎岖,也不管是五百万大奔还是两块钱520线车,要走就一起走,携手往前,一直走到尽头,到世界末日。
  安龙的忽然有些畏惧,心跳加速,他害怕了,继而生出自卑感。
  从来没有一个这样一个女人让他有这样的感觉,更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有自卑的感觉。
  要什么没有呢,家里的资产抵得上一个县的年GDP,或者说,花了几千万美元上一趟月球也是不用心疼的事情。
  要什么女人没有呢,放眼望去,天下莫非皇土。正牌女友,姿色不算顶尖,身材不算绝妙,但是指定婚姻,家族之间的联姻。蔻蔻家不比他安龙家差,可还是死心塌地地爱上了安龙。

  安龙彻底的呆了,目光紧紧的贴上了冯玉叶,只是那么一个瞬间,他就坚定而坚硬地认为,这样的女人,才是自己最想要的女人。
  冯玉叶和海岚清从安龙面前走过,没有注意到安龙失态的表情。事实上,冯玉叶和海岚清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目光,经过了军队系统训练培养出来的气质加持在本来就拔尖的外形之上,对男人有多大的杀伤力她们是知道的。
  往前十年,她们何尝不是帝都衙内圈赫赫有名的女衙内大姐大。
  什么场面没见过呢?
  日期:2016-12-20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