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62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急忙穿好衣服,打辆出租车就往公司赶。等到了公司后,只见公司大楼下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他们都在仰头朝楼顶上看,一个女员工在楼顶上。
  我心想完了,如果事态控制不好,很容易出问题。
  我连忙让李艳联系消防部门,而且我又问办公楼值班室人员,通往大楼顶端的通道在哪,然后快速上了楼顶。
  推开楼顶那扇小门,只见楼顶上已经有两三个员工在那劝导。
  我看了一眼看在楼顶边缘的那个女员工,只见她三十左右,身材高挑,如果脱掉工服的话,肯定是个美女。
  有个员工认出我来了,连忙对我说,“林总过来了,你快帮劝劝她吧,我们怎么劝都不说话。”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看了女工一眼,她眼睛并没有看我们,而是望着远方。
  “我是公司新来的林雨仓,有什么事能和我说吗?”我试着对这个员工说了一句,没想到这个女人真就看向了我。
  楼顶上另一名员工喊道,“淑琴,这是公司新来的情感顾问林总,你有啥事就说吧!”
  我看到有人这样说了,连忙又补了一句,“对,有什么问题,袁总说了,这里由我来为你做主!”我
  不清楚袁凯是什么意思,但面对这将要跳楼的人,我只能瞎说了。
  这个叫淑琴的女人又看了我一眼,她说,“你们这些领导,都是人面兽心!”
  我一听,看来这个员工与领导有深仇大恨,要不怎么这样骂公司领导呢。

  我慢慢靠近她,声音平缓的对她说,“人活这世上,什么事情都可能遇到,特别是那些伤心的事,但是如果就这样想不开,怎么对得起生我们的父母。”
  我慢慢的说着,尽量说些与公司无关的事,我想只有这样才会转移她的思维,让她尽量不想那些不愉快的事。
  女人被我说的哭了起来,看来她很伤心,但我不清楚她与哪个领导有什么深仇大恨。
  “你不要过来!”女人见靠近了她,大声喊了一句,我立即停在那里没敢动。
  这时我手机铃声响了,关键时刻这是谁打来的?我此时也不能接电话啊。
  女人突然直勾勾的看着我,又抽泣着慢慢蹲下了,我想会不会是我这手机铃声打动她了。前几天我刚把铃声换成迪克牛仔的《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就在女人蹲下的一刹那,我上去一把抱住她。轻轻的对她说,“淑琴,跟我走吧!”
  我抱起淑琴就往楼下跑,这时袁凯刚要上楼顶,见我把这个女人抱下来了,就连忙跟了下去。
  楼下员工越聚越多,我对袁凯说,赶紧其他员工离开,别在这里聚集了。
  袁凯对我能把这名女工救下来,很是佩服,从他的眼神中我能看到这些。
  后来公丨安丨部门要把女工带走进行询问,我没有同意。我把女工带到我的办公室。

  然后打工手机播放着《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女工又哭了。
  我端了一杯水给她,轻声对她说,“有什么难处告诉我吧,我现在就给你解决!”
  这个叫淑琴的员工告诉我,她被部门的一个领导诱惑了,后来她以为这个领导没结婚,没想到他却是一个有家的人,而且一直骗她,所以她想不开。
  我马上拿起电话把情况向袁凯说明。随后我告诉这个女工,那个部门领导已被开除,她接任这个领导职务。

  女员工睁大眼看着我,她没想到事情处理的这样快,更没想到我居然有这样大权力。
  人这辈子春风得意一定要记住落迫无助之时。如果长健忘症很容易就会栽跟头,我就是属于这一类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人,刚从落迫中走出,以为遇到明主了,自己就了不得了,但没想到又会遇到小人。
  我救下这名女工后,又给她做了情感疏导,这个女工转变很大,但我让李艳通知他们部门一定要有专人陪着,别再出什么事。
  回过头来,我把这件事的处理情况也向袁凯做了汇报,袁凯对我处理方式很满意。
  他告诉我,他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以前听说别的公司因为欠薪,有的员工跑到楼顶自杀,给公司造成很坏的影响。但凯萨公司从来没有拖欠过员工工资,居然也发生这样事情,不过袁凯感谢我把女员工救下来,否则公司就会受很大损失。
  我心想,都说公司老总是资本家,不知道袁凯是不是。
  袁凯让我多留意一下公司员工的婚姻家庭情况,他认为这些事也影响工作,如果有这样的员工,让我抓紧靠上去做好思想工作。
  我有点犯难了,员工婚姻家庭以及恋爱这都是他们个人的私事,公司插手了解员工这些事,会不会给人以干涉**的嫌疑。
  “袁总如果直接了解,或许不好吧?”我问袁凯。
  袁凯听了我的话,也理解我的意思,他笑着对我说,“你可以搞一个问卷调查,这样就能了解了!”
  我很佩服袁凯的领导能力,不愧是公司老总,什么事都想的很细,就连问卷调查都想到,可见非同一般。
  我知道问卷调查也是做我们这行工作的一个重要方法,但如果涉及到敏感话题,这份问卷调查的真实性就大打折扣了。

  从袁凯办公室出来,已经是中午时间,李艳招呼我到食堂吃饭,路上李艳告诉我,现在公司上下对我很佩服,认为我能把一条人救下来,真是了不得。
  我笑了笑,对李艳说,“任何人都不会见死不救的。”
  这两天除了看一些公司员工个人档案外,我就在办公室上网查资料,因为袁凯交给我的问卷调查并不是随便拿来就能用,必须结合公司才能制定。
  这天有个推门进来,我一看来人长得很帅气,西服领带,头型很酷,皮鞋锃亮。
  “林总你好,我有心理困惑,能帮我解决吗?”这个人说话阴阳怪气,眼神中还透着一种蔑视,我心想这是哪个部门员工,怎么素质这样差。
  既然员工来找我了,我的职责也是做这项工作,我还是很客气的让他坐在沙发上,给他倒了杯水,问他,“请问怎么称呼你?哪个部门的?”
  这个人哈哈大笑起来,“林总,我叫张彪,是销售部的!”
  原来他就是张彪,那个要跳楼女工是因为他而跳楼吧!怎么公司还没开除呢?坏了!刚才与袁凯只顾谈别的了,真没提到这个销售部经理张彪怎么处置。
  “就是你把人家那个姑娘逼的要跳楼吧?”我也不客气的回了他一句,心想你小子也太狂了吧,我可是袁凯请来的。

  “林总,这事是我的私事,你无权过问吧?”这小子居然回了我一句。
  我当时就想发作出来,心想遇事还须三思而后行。先看看这小子来的目的吧,肯定来找我算帐,但不能因为这件事与他打架,那样就不好了。
  “好的,那你有什么困难直接说吧!”我想既然张彪还在销售部,那就是公司的员工,你也不能随便问人家私事,只能问他有什么困难。
  日期:2017-01-07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