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4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是长了几岁的缘故,也不知是胆子小了,现在再经历这样的事情,更多时候能感觉到一个“怕”字。楚天齐不承认自己胆怯,他觉得是更加意识到生命的珍贵,对生命又多了几分敬畏。

  轻轻嘘了口气,楚天齐不再空自感叹,思绪又回到了事件本身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搞的?是临时策划还是蓄谋已久?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取出手机一看,屏幕上是一个隐藏号码,看到这几个“*”号,楚天齐不禁火气顿起,他按下红色按键,怒声道:“你干的好事,竟然指使……”
  手机里传出一个急切的声音:“您误会了,不是我指使的,我提前根本不知道。师叔,您现在在哪?”
  楚天齐不由一楞:不是张天凯?还叫自己师叔?对了,是他,他怎么……带着疑惑,楚天齐把手机紧紧贴在耳朵上,含糊的说:“在路上。”
  “是不是在从省城返回成康市的路上?现在到哪了?受伤了没有?”手机里的声音很是关切。

  “没受伤。现在到哪了呢?”楚天齐一边应着,一边大脑快速运转着。
  “没受伤就好。不管您现在在哪,马上从最近的出站口出站,然后返回省城来。”对方再次强调,“马上出站,马上返回。”
  “为什么呀?”楚天齐仍很疑惑。
  “师叔,长话短说。我知道你们刚才遇到了卡车和越野车的追击,现在那些车已经撤走了。我还知道,在高速路中途的进站口辅道上,正有其它车辆等着你们。只要你们车辆进入他们的识别范围,那些车辆马上就会进入快车道,对你们的车辆进行跟踪、追击、冲撞。据我所知,他们不仅只是制造车祸,而是要达到让你们车毁人亡的目的。那些车不是我们的,我无权命令他们撤走,也没有足够时间给您帮忙,所以你们现在必须从高速下来。”手机里的语速很快,极短时间讲完了这段话。

  楚天齐一边听着,一边分析着这段话中的信息,不禁出了身冷汗,也不禁心生疑窦。听的出来,刚才那些车是他手下弄的,那么他所谓的还有车等着是怎么回事?他的信息准确吗?他的话可信吗?
  “师叔,我的消息绝对可靠,只是我也刚刚才知道。请您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害您。”对方声音很急,“不要犹豫,否则后悔就晚了。”
  怎么办?怎么办?楚天齐脑中想着事情,眼睛望向前方。
  一块提示牌出现在右前方不远处,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楚天齐看清了上面的内容:前方1km处有出口。
  脑中电光火石运转,楚天齐做出了决定。他拍拍椅背,待厉剑微微侧头时,马上用右手指了指那个指示牌。

  厉剑嘴唇动了动,并没有说话,而是放缓车速,靠右侧行驶而去。
  “师叔,赶快找地方下去。”手机里再次传来催促的声音,“赶快,马上。”
  楚天齐对着手机道:“好,听你的,马上。”
  “这就好,这就好。”手机里的声音如释重负,“有什么情况,我再给您打电话。”话毕,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脑中还有好几个问号没有散去。但此时他尽量不去寻找答案,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
  “桑塔纳2000”经过了一公里处,又经过了立有五百米的提示牌,出站口已经近在咫尺了。缓缓行进车道,停车交费,收下票据。挡车杠快速抬起,“桑塔纳2000”驶出车道,过了出口处,来到停车平台。

  楚天齐一边环顾左右,一边说道:“厉剑,注意附近有无异常,尤其要注意可疑车辆。如果没有异常,我们再上高速,返回雁云去。”
  “回去?”发出一声疑问后,厉剑又道,“好的。”汽车向前驶去。
  路边没有停放的车辆,公路上也仅是偶有小轿车通行。这些轿车都挂有牌照,车距也较远,即使偶有超车,也保持着安全距离。
  转弯处没有停车,桥下通道也没有其它异常,“桑塔纳2000”到了另一侧辅道上,这条辅道直通奔向雁云方向的进站口。
  进站平台处,路边没有停车,车道上车辆较少,也没有其它异常。经过车道,领卡、抬杆,“桑塔纳2000”驶上了奔向雁云方向的高速路。
  随时关注着路上情况,“桑塔纳2000”飞速奔驰着,不多时,便到了刚才从反方向进入高速的那个收费站。
  交费、抬杆,“桑塔纳2000”驶出收费站,向前而去。
  楚天齐注意到,左侧的那两辆翻斗车和被撞的越野车不见了,路上也没有了可疑车辆。抬头看向前方红绿灯处,视野极其开阔,先前停放的四辆无牌翻斗车也没了踪影。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接通电话。
  “师叔,返回来没有?”手机里传来声音,“路上顺利吧?”
  “快了。顺利。”楚天齐做了简短回答。

  一路上加着小心,再没遇到危险,“桑塔纳2000”进了酒店大院。这个酒店紧挨着河西省公丨安丨厅,是楚天齐特意选的,以备应对可能出现的危险。
  在汽车停好后,厉剑专门打开了平时隐起来的报警系统,一旦有人触碰或是有重物落上,他手里的感应装置就会立即发出声响。
  到前台履行完登记手续,楚、厉二人乘电梯到了客房。以往出差,两人也经常住在一起,今天更是如此,以方便互相照应着。站在窗前,透过玻璃看了看楼前停放的汽车,二人才躺到了床上。
  尽管夜已经深了,尽管身上很是困乏,但楚天齐却怎么也睡不着。他知道,旁边床上的厉剑也是如此,但对方更多想的是为什么,而自己却在思考为什么会这样。
  刚刚发生的事情,楚天齐已经划定了嫌疑人,也大致捋出了事情梗概,更庆幸那个电话来的及时。若不是那个电话,恐怕自己正在经历更大的危险,也会让厉剑和汽车跟着遭殃,还会殃及过往的车辆和车辆上的人。高速路上两侧都是隔离带,一旦有汽车专门堵截、撞击,跑都不好跑,即使自己不愿连累别人,也肯定做不到,能不能自保都是个未知数。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楚天齐接受了电话中的建议,及时下了高速,返回省城。当然,他听从对方的建议,还基于对对方的信任,一种说不清却又似乎很清晰的感觉。

  在对对方心存感激之余,楚天齐内心却有一种深深不安,为欠人情又无法偿还,也不知怎么偿还而不安。对方已经不止一次出手相助,按说应该对其施以回报,可两人却非同一路人,根本不是想回报就能回报的事。更重要的,对方一直只是出手相助,却从来没有一丝需要回报的表示,这反而更令楚天齐不安了。
  日期:2017-12-12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