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59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19 21:19:00
  眼见着此时眼前的这个宋忠义之故人已经奄奄一息, 现在虽然说话什么的精神头不错, 但是想必也是回光返照, 冯金巧不敢耽搁, 马上叫人回去把唯一的嫡孙杨当国给抱了过来, 宋忠义和冯金巧二人其实都相互钦佩, 对于这宋忠义的贵人, 冯金巧也没有丝毫的怀疑, 更没有嫌弃他满身血污, 直接把杨当国递给了他道:“先生你看, 不瞒先生说, 这个孩子的确是杨家的骨血, 但是生母怀他时候已死, 后来无奈之下为了杨家的香火传承才出此下策。”

  杨功赞没有答话, 他仔细的看着这个怀中的孩子, 怀中的杨当国看道杨功赞并不怯生, 还眨巴着两个滚圆的小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老者, 甚至还对杨功赞笑了笑。 一直以来都颇为喜欢孩子的杨功赞不由的喜欢上了这个小家伙儿, 当然他此时看杨当国, 并不是为了看一婴儿这么简单, 他逗了一下孩子, 之后拿出一根儿手指轻轻的扣在了孩子的手腕上, 闭上眼睛仔细的品味孩子的脉搏。

  冯金巧不知杨功赞作何,只是盯着看。
  就在这时候, 杨功赞忽然睁开眼, 手指如同触电一样的离开了婴儿手腕, 两只眼睛更是写满了不可思议,也就在此时, 本来在他怀中老老实实的杨当国忽然大哭了起来。
  杨功赞并没有把孩子交还给冯金巧, 而是抬头看着冯金巧问道:“孩子能活命, 靠的是无上观里一肉身成圣的道士从张真人那里讨来的赦令, 但是我想知道, 寻常人绝没有死婴渡活人腹中之法, 帮杨家完成此事之人是谁?”
  冯金巧不明就里, 杨当国在杨功赞的怀中挣扎啼哭她甚是担心, 她道:“老先生, 孩子他怎么了?”
  “是谁?!”杨功赞忽然提大了声音。
  “是一个女道长!”冯金巧说道。

  “那女道长长什么模样, 姓氏名谁?”杨功赞再一次问道。
  “我不知道, 好像那女道长是从西域而来, 长的是一幅仙子临世的模样。 老先生, 快把孩子给我。”冯金巧急切的会说道。
  这一次她要接孩子, 杨功赞没有阻拦, 把孩子递给冯金巧之后他似乎喃喃自语道:“竟然是她,  九道河子这边竟然这么热闹?
  可惜我没有时间了, 不然真要看看到底搞什么名堂。”
  杨功赞的喃喃自语冯金巧听不明白, 就问道:“老先生你说什么?”
  “无他, 我来问你, 这一点你得仔细回想, 我刚为这孩子把脉, 这把脉不同与大夫的问诊, 而是风水玄术一行由玉皇道传出来的扣指问长生之法, 从这孩子的脉象上来看, 死婴入活腹绕过六道轮回而出的孩子, 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你说的那个女道长若见到此子竟然要带走, 为何不带?
  她可曾有话留下?”

  冯金巧这才想起来, 那个西域的女道长在杨当国出生之后的确来过, 她那次来也是扣上了杨当国的脉搏, 手法跟眼前的这个老者如出一辙, 估计也是那所谓的扣指问长生之法, 现在她才明白, 这把脉竟然是在看杨当国的天资, 或者说有无天根。
  “那女道长的确来过, 也是为孩子把了脉, 我与孩子他娘百灵本有意让孩子入了玄门, 毕竟杨家之事求人不如求己, 不曾想那女道长并没有带走孩子, 不过她也确实是留下了话来,说她不带走当国, 当国自有他的命数, 会有人为他引路。”冯金巧道。
  听闻冯金巧之言, 杨功赞忽然笑道:“这个老不死的婆娘倒是会算计, 竟然能算到我有今日之死劫, 罢了罢了, 或者天意如此, 也是我与这个孩子的缘分。”
  冯金巧听到这话, 她是一个心思通透之人, 已然是明白了其中之关窍, 她马上抱着杨当国跪了下来道:“ 请先生收当国为徒做当国的引路之人!”
  杨功赞摆了摆手道:“我将死之人, 收他为徒也无可传授那便是误了他, 我也姓杨, 我与他算是本家也是一脉相承, 既然如此, 我便认了他做干孙子, 夫人, 麻烦你去拿纸笔来。”
  说完, 杨功赞再一次大口咳血, 估计真的时间不多, 冯金巧不敢耽误, 马上让人取文房四宝来, 亲自为杨功赞研磨。 杨功赞说道:“ 我家乃是杨筠松杨公嫡系, 承同道之人看先祖之德奉为天下风水界之首, 我死后杨家之人定然来寻我, 我修书一封与他,说当国是我临死前收的干孙子, 以后自可入杨家学习。”
  “多谢先生。”冯金巧跪下道。
  之后, 杨功赞再一次修书一封, 他道:“ 我再次修书一封与你, 这一封信你交给杨家来为我收尸中人的一个, 那个人独臂驼背, 极其好认, 记住这封信不要让杨家人知晓, 切记切记。”
  最后, 他从怀中取出那把钥匙交给冯金巧道:“此物看好, 待当国及冠之年才可交予那个驼背人。”
  冯金巧跪着说道:“先生, 当国年幼, 若金巧不能撑到当国及冠, 能不能委托他人?”
  “不必担心, 我已观你面相, 是长寿之人。 此事已经办妥。” 杨功赞说道, 说完这句话, 再一次咳血, 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
  “先生可还有交代?!” 冯金巧哭求道。
  “带我去无上观。 我要看一眼那何以安天下的何真人。”杨功赞道。

  冯金巧赶紧差下人备上轿子, 抬着杨功赞去往无上观, 她则是抱着杨当国一路追随, 到了无上观前, 冯金巧打开轿子对杨功赞道:“先生, 此地就是无上观。”
  杨功赞看了看周围格局, 从手臂之中拿出一幅龟甲, 一把把龟甲丢在地上, 那龟甲丢在地上之后, 里面铜钱撒出来三五个, 杨功赞看了一眼, 之后眯着眼睛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原来如此。”
  说完这句话, 杨功赞躺下, 神态安详, 冯金巧走上前去一探, 已然是没了呼吸。 至于那杨功赞最后一句的原来如此到底是他看破了什么, 那就无人知晓。
  杨功赞死后, 冯金巧就算对老者敬重有加, 也不敢擅自安葬, 只是为他收拾好仪容, 买来冰块� 尸以防尸体腐烂, 杨功赞从被救到死不过一个时辰, 但是冯金巧不得不感觉这一个时辰之奇妙, 更对这些玄术颇为向往, 那女道长不带走杨当国, 说杨当国自有引路人, 莫非也是算道了杨功赞会来?
  更算出了杨功赞的死劫, 因为冯金巧能感觉到, 若非这老者来这里之后命不久矣, 或许就不会收杨当国为徒。
  天意竟然是如此玄妙, 更为玄妙的是竟然有人能看破未来之事。
  但是冯金巧总归是心安, 杨当国若真的能入了杨筠松嫡系一脉, 那冯金巧也算真的是没有辜负百灵希望, 杨家也是有望自救。
  这一切, 都是命数。 不知不觉之中, 在冯金巧心中一直念叨着这一句本不该是从她嘴巴里说出来的话。

  ——七日后, 有一大群人来, 这一群人一看就非常人, 不但衣着华贵, 更是气度不凡, 这一群就是那杨功赞的家人, 在这一群人之中有一人特别显眼, 因为此人弯腰驼背, 还断有一臂, 脸上长满了麻子, 可以说的上的相貌丑陋, 更是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衫, 也不合群, 与这一群贵人显的格格不入。
  最重要的是, 他的背后背着一把刀, 刀很长, 几乎与他一样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