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32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11 09:15:03
  2011年12月1号,城东旧街区宋家老宅内。
  清晨,太阳初起,透过早雾,天空已渐露曙光,它驱散了夜色,但即使是阳光之下,依有阴影。
  一缕阳光从窗外斜斜地射了进来,宋兴明望了一下窗外,那脸上有些呆滞。窗外,没有鸡叫,没有鸟鸣,也没有孩子们熙熙攘攘的打逗声,有的只是平静、冷清和荒凉。
  一夜未眠,这不利于健康,已经逐渐步入中年的宋兴明当然懂得这个道理。可他心里有块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他实在没有心思去睡。
  有些选择,虽然痛苦,但丨警丨察的原则告诉他,必须要做。
  人民丨警丨察,来自于民,服务于民,是人民的公仆。不私行,重公道,以维护社会秩序为重,以追求个人私欲为轻。这些道理宋兴明自小便耳熟能详,可真正要去做的时候,他却犹犹豫豫、夜不成寐 。
  现在,一夜过去了,他不能再这么优柔寡断。经过一夜的思考,原则终于战胜了私情,所有的事情都该做个了断了。
  宋兴明想要起床,这才发现,躺了一夜,手脚已经躺麻木了。
  宋兴明微微活动了一下右手,在血脉畅通后,手对腿按摩了起来,在按摩了良久后,才下床穿鞋,随后,拿起斜挎包,走出房门。
  日期:2017-12-11 09:20:01
  白文凯斜坐在客厅的木沙发上,看得出,昨晚他也没有睡好。
  见宋兴明出房门后,白文凯揉了揉眼睛,连忙站起来,用手指指了指客� 木茶几上的面包、牛奶向宋兴明道:“老师,起来了啊。今天我一老早就买了早餐,您…”
  “别说了,”宋兴明直接摆手打断:“没胃口。”说罢,宋兴明背上斜挎包面无表情的走下了楼。

  “老师!”白文凯见宋兴明下楼后,连忙叫住:“您去哪里?”
  宋兴明没有搭腔,继续下楼。
  白文凯看着宋兴明下楼的背影,皱了一皱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后,决定抬起脚步跟过去。
  这个时候,宋兴明已经下到了一楼,来到了一楼正门处,这才发现,老宅一楼正门已经被人换了一把锁从里面反锁住了。

  “为什么把门反锁住?”宋兴明转过了身,面无表情的冲身后的白文凯问:“怕我出去吗?”
  “不是,”白文凯摇了摇头:“我只是…我的意思是说,或许我们应该坐下来谈谈。”
  “谈谈?”宋兴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嘲讽道:“你认为就这么一把小锁能拦住我吗?”
  日期:2017-12-11 09:23:36
  白文凯垂下了头:“我没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宋兴明的口气越发尖锐:“封了我的后路,把我也杀了?”
  “不是…”白文凯连忙摇头。或许是因为想要向对方表示自己没有虚心,白文凯开始试图用自己的眼睛去直视宋兴明,但不消片刻,那直视的目光便摇摇欲坠,彻底的暴露出那不自信的心理。
  “我对你很失望。”宋兴明口气冷淡。
  “对不起…”白文凯低下头,舔了舔嘴唇,喃喃细语道:“我会改的…”
  “改?”宋兴明再次“哼”出一声:“你杀害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或许更多,为什么?”
  “我…”
  “因为你已经上瘾了!”宋兴明冲白文凯怒道:“改?怎么改?改了后又能怎样?那些死去的人能复活吗?带给社会的恶劣影响能挽回吗?回答我!能吗?”

  “对不起…”白文凯的头垂得更低了。
  宋兴明看着他的那个样子,心里隐隐作痛。良久后,才喃喃细语:“当你向一个犯恶者张开双手做出拥抱的时候,你就应该作出被背叛的觉悟。”
  听到这段熟悉的话,白文凯轻声的咽了一口唾沫。
  日期:2017-12-11 09:26:17
  “11年前,一个男孩对我说了这么一段话,”宋兴明的声音开始有些哽咽:“我知道男孩是诚恳的,我知道那个时候的男孩是诚恳坦然的…”
  说到此处,宋兴明顿了下来,像是在回忆着某些往事。
  “可惜,只是那个时候诚恳坦然罢了。”回忆过后,宋兴明擦了擦眼角,他的声音再次冷淡起来:“对吗?”
  听到这,白文凯觉得自己的精神像是被掏空一般,摇摇欲坠,差点摔倒在一楼的厅堂地面上,还好及时用手抓到了旁边的一张凳子,才不至于直接摔倒在地。

  “现在,”宋兴明的情绪似乎也开始有些失控,他冲白文凯悲怒的吼道:“就跟你父亲在11年前说的那样,你现在就只是个危害社会的垃圾!杂种!”
  “住口!”白文凯攥起了手上的凳子,近乎歇斯底里的冲宋兴明的方向狠狠砸去。
  凳子的角尖处正好砸中宋兴明的太阳穴,宋兴明被直接砸倒在地,不知是晕是死是活。
  白文凯看着倒下的宋兴明,心里五味杂陈。宋兴明被砸的时候没有跳、躲,他在倒地的时候,眼睛还是瞪着的,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是啊,老师一直很相信自己,可自己现在在干什么?
  日期:2017-12-11 09:28:58
  白文凯斜靠在老宅一楼厅堂墙边,大口大口的踹着气。
  “老师?”缓过气后,白文凯向宋兴明倒地的方向轻声试探道:“老师?老师?”他的试探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这下,白文凯有些急了,声音也稍微大声了起来:“老师?还好吗?”
  然而,这一次,还是没有任何回复。
  白文凯真急了,决定上前用手探宋兴明的鼻息。不探不知道,一探吓一跳!那里似乎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怎么会?白文凯探出的那根手指在发抖,或许正是因为发抖,鼻处似乎传来了微微的气息。是手指发抖产生的微风吗?或是说心理作用?老师还活着?要报警吗?叫救护车?那岂不等同于自首?
  白文凯脑袋里的各种问题和各种想法交杂在一起,矛矛盾盾的,连他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这个时候,白文凯想起了自己之前买过的一本书,里面就有一段关于砸太阳穴的内容。
  日期:2017-12-11 09:30:24
  白文凯匆忙上楼,从书架上找到了那本书,里面的确有一段关于砸太阳穴的内容:“现代医学证明,打击太阳穴,可使人致死或造成脑震荡使人意识丧失。太阳穴是颅骨骨板最薄弱的部位,太阳穴的位置是颅顶骨、颧骨、蝶骨及颞骨的交汇之处,称为“翼点”或“翼缝”。此处是颅骨骨板、骨质最薄最脆弱的部位。颅骨为一层坚硬的骨板,对脑起着保护作用。颅骨骨板各处薄厚不一,平均厚度为5毫米,最厚处为1厘米。而太阳穴处的骨板厚度仅为1至2毫米,是颅骨最薄弱的部份,受到打击或挤压,很容易形成骨折。骨折后可直接影响脑的功能。太阳穴深层颅内有众多的出血来源在颅内的这一部位,血管分布相当丰富,因此构成了众多的颅内出血来源。起于颌内动脉的脑膜中动脉,在硬脑膜外沿颞骨鳞部向上行走,并在太阳穴处的颞骨鳞部分支为脑膜中动脉前、后两支。同时,脑膜中静脉也与脑膜中动脉相伴行。在颅内更深一层的硬脑膜下,还分布有大脑颞叶的皮质动、静脉…

  脑膜中动脉前支则完全穿过骨板,在颞骨内面形成了一条长2厘米左右的骨管。由于骨管的存在,使脑膜中动脉前支的一段被完全固定。当太阳穴遭外力打击时,脑膜中动脉前支极易在骨管处撕裂。同时,颞骨骨折也很容易在骨管处形成.当骨折线横跨骨管时,对血管造成的损伤以及由此而引起的颅内血肿,往往更为严重。因此,在头部两侧的太阳穴,实际上构成了一个致命的危险区,即以颅骨颞鳞部为中心的颅骨骨折多发区和以大脑颞叶为中心的颅内血肿多发区。”

  白文凯耐着性子仔细的把这段内容给看了一遍,这才发现,书上只写有砸太阳穴会导致的危害,对于事后应该如何处理、如何急救,一字未提。
  “妈的!”白文凯小声的咒骂了一句,随后,掏出手机,决定上网搜索相关词,可搜索页面上显示的内容都与急救处理无关,多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图片、广告。
  日期:2017-12-11 09:32:58
  这个时候,白文凯想起了把脉,先前因为紧张,乱了分寸,差点忘了把脉这门中医技活。
  以前军训的时候,有个中年教官曾经给他们这些新生选修过这门课程,虽然大多内容都忘了,但把脉测生死这种基本功还是记得的。一般来说,把脉比探鼻息要准确的多。是的,生死…先确定生死再说,不能再乱分寸了…

  白文凯匆忙下楼,见一楼地面上的宋兴明还保持着先前的摔倒状,没有任何肢体动作上的变动,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像是具尸体…
  什么尸体?自己脑袋里怎么会冒出这么一个词?跟自己生活了11年的老师怎么会就这么死去?开玩笑的!对吧?或许老师只是假装倒在那里,假装一动不动,然后在我过去的时候,突然的站起,吓我一跳,然后在我惊慌失措的情况下,教训我,对吗?
  很多电影里都有类似的情节,可现实生活中,真的会有这种可能吗?或许有吧,现实比小说还要荒唐、离奇,这句话好像是马克.吐温的名言,又好像是卓别林的名言,不过不管是谁,这句话的确有着一定的道理,对吗?我相信有这种可能,我想事实就是这样的。
  白文凯忐忑不安的上前,可惜,并没有发生他所想要看到的那个可能。宋兴明倒在地面上,没有动,没有任何生机,一切都是如此的死沉…
  白文凯没有戴上白纱手套,他蹲下,颤抖着双手,直接接触宋兴明的右手腕处。

  没有暖感,没有脉动,一切都是如此的冷冰…
  白文凯的心,跟着凉了…他愣愣的蹲在宋兴明的尸体旁,没有哭,也没有笑,空气仿佛在此刻凝聚,没有一丝生机,他的整个世界似乎都陷入了一种死寂失落的状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