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几个回忆的有趣故事,这里面似乎没有李文涛什么事。看到他不停地抽闷烟,我端起酒杯走过去道:“李总,走一个呗。”
  李文涛从恍惚中觉醒,扶着桌子起身笑笑道:“那晚的事是我”
  “工作的事不在这里提,今天只谈友情。”
  “对对对,谈什么鸟工作,你们私底下谈。”
  我象征性地碰了碰,自顾一饮而尽。李文涛看了看叶雯雯,一口气喝完。
  激战正酣,袁野又要了一箱啤酒,打算一醉方休。他喝得有点高了,不过他的酒量没话说,在我之上,从来没见醉过。叼着烟半开玩笑地道:“雯雯,你男朋友呢,这次怎么没带回来让哥几个瞅瞅啊。”
  叶雯雯神色变得不自然,一旁的赵玲娜不停地挤眉弄眼小声嘀咕道:“能少说不,没人把你当哑巴。”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意识到什么。叶雯雯长呼一口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淡然道:“分手了。”
  现场出现了三秒沉默,每个人脸上写满惊愕和疑惑。李文涛身子一倾,好奇地问道:“分手了?为什么?”
  叶雯雯双手交叉着撑着下巴,眨动着长长睫毛道:“分手还需要理由吗,不合适就分了呗。”
  “那后来呢?”
  “没后来啊,至今单身。”

  “真的?”李文涛一下子起身提高分贝道,“那太好了,太好了,我就说嘛,老外有什么好的,还是咱国人看着舒服。那你下一步有何打算?”
  李文涛的表现再次让我们惊愕,赵玲娜心直口快,直言不讳道:“我说文涛啊,上学那会你就惦记着我们家雯雯,不是想劝你还是算了,雯雯要喜欢你早答应了,何况她不喜欢这款式。”
  一下子怼了回去,李文涛憋着红脸羞愧坐下。
  叶雯雯眼眶有些湿润,沉默片刻捋了捋头发道:“也不知为什么,最近几年突然想家了。尤其是我妈,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云阳,这么多年都未嫁,觉得很对不起她。这次回来后,看到她老了许久,愈发不想离开。所以,我打算辞掉那边的工作,回国发展。”
  袁野带头鼓起掌,道:“这就对了嘛,都是黄皮肤,还是在自己国家过得自在。美国有什么好的,天天牛排三明治汉堡包的,我吃一天都能吃腻咯。回来好,我们大家热忱欢迎你回家。”
  叶雯雯突然转向我道:“徐总,给我找份工作呗。”
  她冷不丁问我,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笑了笑道:“你这不是寒碜我嘛,这里面个个都是大老板,属我混得最惨,文涛现在是房地产的总经理,安排个工作不绰绰有余嘛。”

  李文涛接过话茬豪爽地道:“雯雯,只要你愿意来我公司,职位随便挑,工资任意开,再不齐我给你打工都行,真诚地邀请你来恒通。”
  李文涛的话很真诚,不过色眯眯的眼神里隐藏着妇孺皆知的目的。叶雯雯委婉地拒绝了,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对地产行业一窍不通,更喜欢做一些有挑战性的工作。”
  “这有挑战性啊。你问问徐朗,金沙湾项目正如火如荼建设当中,要打造华南地区最大最豪华的楼盘,而且恒通打算借此上市,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懂金融的高手,而你正是我所需要的。”
  袁野有些看不惯了,不耐烦地道:“这是干嘛呢,说好不谈工作的,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叶雯雯很自然地避开这个话题,主动端起酒杯道:“来,老同学,谢谢大家如此关心我,不管怎么样,我衷心地祝福我们友谊长存。永远的1258,是我们共同难以割舍的情感和回忆,来,干杯。”
  吃过饭,在袁野的强烈要求下来到三楼的KTV包房。相比以往的同学聚会,从小在一个大院长大的多了些真诚,少了些世俗铜臭味,谁都不炫富晒娃安利微商,从心底唤醒曾经的疯狂和张扬,畅诉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厂矿子弟与军区大院子女既有共同点,又有本质的不同。我们的父辈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带着革命使命和理想主义投身到建设祖国中。他们的思想很单纯,捧着一颗红心以钢铁般的意志和决死雄心,为中国核事业做出巨大贡献。
  由于我们厂的特殊性,没有厂名,只有代号。在偏僻的山沟里建厂,几乎与外界隔绝,没有人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厂子在鼎盛期职工达到几万人,用青春点燃了激情燃烧的岁月。
  厂子虽封闭,但我们的津神生活一点都不空虚。不过日常生活和部队里没什么两样,各种条条框框束缚者,造就了我们张扬狂妄,好斗骁勇,倔强的野性子。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但从来不记仇,过后照样是好兄弟。
  然而,最终逃脱不了被时代淘汰的命运。九十年代末期,苟延残喘的厂子大厦倾倒,分崩离析,被肢解的四分五裂。一部分去了秦山,一部分去了大亚湾,绝大多数人面临下岗,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类似于我父亲的一些人,对云阳有了感情,拿到一笔少得可怜的安置费留了下来。相比起来,军区的大院子女结局比我们好很多,至少他们不用为将来考虑,父辈们已经铺好路了。
  在一个大院共同生活了将近二十年,这种情感是无法形容的。用父辈的话,这是纯真的革命友谊,祖国的国旗是我们一砖一瓦用鲜血祭奠的。所以,即使有再大的仇恨都是过眼云烟。
  我和李文涛没有仇,而是竞争对手。

  能歌善舞的赵玲娜带头高唱红歌,甩着衣服跟着音乐节奏与袁野跳起了那个时代的的士高。赵玲娜舞姿美艳,袁野笨拙如熊,乐得大家伙前仰后翻,很快把气氛调动起来。
  我坐在角落抽着烟喝着啤酒看他们,而叶雯雯像怀春的少女似的挥舞着手为他们打节拍。在五彩斑斓的灯光照射下,她更显得楚楚动人,美的让人窒息。
  都说女人小时候长得漂亮,长大后会长残,而叶雯雯属于例外。从小娴静淑雅,长大气质非凡,美丽的外表无法掩盖强大的自信,蒙上神秘的色彩,这或许与美国的教育有一定关系。
  这样的女人怎能让男人不动心,何况曾经有一段懵懂的初恋。此时此刻,我的内心在嘈杂的音乐声中是无处安放的,不时地瞟一眼,以至于没有察觉到手机在响。
  “徐朗,别傻坐啊,来,一起跳舞。”袁野跑过来一把将我拉起来,推到舞池中。

  赵玲娜放了一首我们儿时都会唱的《燃烧青春火焰》,所有人齐声高歌,有模有样地跳起了六一节时的舞蹈。
  这首歌太有年代感了,我甚至能清晰地记得每一个舞步。我和叶雯雯还有一个手拉手旋转的动作,在当时招来众多人的羡慕嫉妒恨。本想应付过去,没想到袁野也记得,暂停音乐大喊大叫道:“不对,不对,徐朗,你这时候应该牵着雯雯的手转圈啊。”
  日期:2017-12-12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