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1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骑着摩托车快速穿过栽满法国梧桐的大街小巷,夹杂着海水味道的微风沁人心脾,让人格外舒畅。北方的南方,南方的北方,曾经的渔港小镇有南方的渔歌唱晚,也有北方的粗犷豪迈。也许,这就是我喜欢这座城市的原因。
  乔菲渐渐放松了警惕,柔轮的手掌扶着我的腰抬头贪婪地欣赏着云阳的夜景。看到不远处正在旋转的摩天轮时,她的眼神变得迷离而朦胧,仿佛蒙上了一层薄纱。
  作为正人君子,我从来没想过乘人之危。相比起来,杜磊那孙子的思想相当龌蹉。当初买摩托车就为了泡妞,大晚上的带着不同款式的女人到处兜风,速度飚起来后猛地刹车,以便感受来自后面“安全气囊”的冲击力。当然,他和我详细介绍过很多玩法,可从来没有实践过。
  路过一小区路口减速带时,乔菲身子随着惯性前倾,整个人贴在我身上,将杜磊的理论付诸实践,让人无法抗拒。
  她似乎意识到什么,死死地掐着我腰间的肉撑着,一阵生疼席卷而来,让我从龌蹉的思想中回到现实。

  回到希尔顿大酒店房间,我搀着她坐在沙发上,随便找了个杯子将跌打丸碾碎,拿起茶几上剩下的半瓶白兰地配起来,看着一脸茫然的她道:“躺下吧,我来给你上药。”
  乔菲无动于衷,不信任地看着我道:“谢谢了,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不逞能会死啊,不就是脚嘛,又不是其他地方,你要实在不放心,要不我戴上手套?”
  乔菲思忖片刻,还是乖乖地伸出脚。我蹲下故意扇了扇道:“卧槽,几天没洗脚了,这味儿可真大。”

  乔菲匆忙收起脚,我咯咯地笑了起来,道:“逗你玩的,比我的脚香,哈哈,来,赶紧抹上。”
  我细心地为她一边吹气一边涂抹着药,而口袋里的手机此起彼伏地响着。不用问,肯定是袁野。
  “你手机在响,先接吧。”
  “别动!再扭伤可不止抹药如此简单了。”我并不理会,而是继续认真擦拭着。

  乔菲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鼻翼微微翕动,待目光交汇时又匆忙躲开。
  忙活了一阵子,起身拍拍手道:“好了,今晚一定要保持这个姿势至少一个小时,然后用冰袋冷敷半个小时,再把药给吃了,过两天就好了。”
  乔菲终于惜字如金说了声谢谢,我道:“谢就不用了,以后对我态度好点就行。另外,别抽烟喝酒了,对皮肤不好,而且容易衰老。”
  乔菲看了看茶几上的香烟和洋酒,选择了沉默。
  我本打算与其聊聊解开她的心结,可她的防御性太强只好放弃。待下去也没多大意思,起身道:“你这样子就别去上班了,明天我给你请假。”
  “谢谢了,不必了,没什么大碍。”
  我拗不过她,环顾四周看了看道:“那行吧,随你。说句不该说的话,既然你打算在云阳常住,我觉得你还是租个公寓合适。一来房费不便宜吧,二来这里没有家的感觉。当然了,你要是不缺钱就当我白说,走了。”
  “等等!”
  我回头疑惑地看着她道:“还有事吗?”
  乔菲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许久道:“我有点饿了。”
  我这才想起还没吃晚饭,道:“那你等着,我让服务员给你送餐上来。”
  “我想吃锅子饼……”
  我折返回去露出一丝笑容道:“本以为你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应该每天鲍鱼燕窝吃着,怎么想起吃我们平民的小吃来了?另外,这东西附近也没有,还得回老城才能买到。”
  乔菲白了一眼,转向一边道:“不想去算了。”

  我一直怀疑乔菲是否云阳人,现在基本肯定她应该是。锅子饼是云阳最地道的小吃,别的地方虽有,但做法完全不一样。柔轮弹滑的面皮裹上鱿鱼丝,黄瓜丝,香菜,葱段,蘸上香辣鱼子酱,那味道甭提多香。后来经过改良后,馅儿五花八门,口味越来越丰富。
  不过这个Ju有云阳代表性的小吃并没有发扬光大,而是被外来小吃湮没在历史的洪流中。也只有云阳本地人才会时常惦记着,回味儿时曾经的味道。
  我实在难以捉摸她的心思。在公司气焰嚣张,颐指气使,铁面无情,一点面子都不给,恨不得早点让她滚蛋。可私底下又展现出小女人娇弱温婉的一面,既渴望得到旁人的关照,又冷漠地拒人千里之外,典型的人格分裂。
  面对她并不过分的请求,我无法拒绝。毕竟只身一人回到云阳,身边连个亲朋好友都没有,姑且把我当作她的朋友吧。起身晃了晃道:“那好吧,我去买,还想吃什么?”
  乔菲眨着明亮的眸子摇了摇头道:“没有了,谢谢你。”
  下了楼,我直奔十里开外的云江老城,排了半个小时队一股脑买了十个锅子饼,又买了些其他小吃,风驰电掣回到酒店。乔菲闻到香味,竟然不顾形象大口吃了起来。
  看到此番模样,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倒了杯水端到跟前道:“药敷了,饭也吃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乔菲拨浪鼓似的点点头,露出真诚的笑容道:“今晚太感谢你了,是不是耽误你约会了?”
  我长叹一口气道:“可不是嘛,今晚和我女朋友约会,明天她就要回美国了,现在见面已经晚了。”
  听到此,乔菲神色渐渐黯淡,愣在那里局促地道:“真的不好意思,你要是早说我就……”
  我故意笑着道:“我要是和我女朋友黄了,你得赔我。”
  乔菲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着,煞是魅惑。她没有说话,而是埋着头继续吃了起来。

  其实我很希望能挽留聊聊天,反正时间还早,必要的沟通可以消除一些误解,也可以抽丝剥茧揭开她背后神秘而诡谲的面纱,我很想知道。最主要的,我并不想与叶雯雯见面。
  然而,她没有挽留。若有所思走到门口转身道:“你这样子行动不方便,要不我让康奈过来照顾你吧。”
  “不用,我能行,谢谢。”
  “那好吧,你自己多加保重,有事打电话,那我走了啊。”

  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我心里空落落的。手C`ha 口袋站在门口许久,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动静。不知为什么,我有些担心她,牵挂她。
  伫立许久,听不到任何动静,带着一丝失落离去。出了酒店门庭,靠在摩托车上点燃一支烟,望着繁星点点的苍穹,试图尼古丁的味道来调整纷乱不安的内心。
  对于爱情,我曾经有过无数憧憬。向往父母亲那样真挚而单纯的爱情,像一朵纯洁的水莲花,没有世俗的纷扰,没有波澜的骇俗,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在艰苦的岁月里度过最幸福的时光,也给了我快乐的童年。然而,这段情感却那么短暂,像流星一样划过天际,落入山海,刻骨铭心。
  向往林徽因和梁思成的人间四月天,被他们的爱情故事深深打动,以至于将林徽因定位为心中理想的女神。这些年一直苦苦追寻着,却依然没有出现。直到与乔菲的相遇,恍如隔世,相见恨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