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13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盛母靠着大枕头躺在床,身后是十字架窗格,她放下手里的书籍,嘴角勾着柔软笑意:“我听佣人说你会来看我,一直在等你。你终于来了,我很高兴。”
  黎七羽的眼眸霎时凝结了水雾,拥入盛母的怀里,所有想好的寒暄都派不用场。
  这种亲昵感让她心安……即便什么也不说,也觉得很温暖!
  “七羽……终于长大了。”盛母扶起她微笑,细细打量她,“我知道你这些年吃了很多苦,对不起,没有能力保护好你。”

  黎七羽竭力忍住的泪,忽然落下,咽湿在盛母的肩头。
  是她道歉才对,是她害得盛家家破人亡!
  “你不怪我么?”黎七羽愧疚得不敢看她的眼睛,才会迟迟不敢出现,“如果不是我,他们都不会有事!”
  “十年什么都跟我说了,这次是他做错了,你能原谅他,已经很不容易。”盛母从床头柜,拿起一只神祗雕像——阿喀琉斯之踵。
  “这是当年你亲手制作,送他的礼物。”盛母眼睛里有泪,竭力在笑,“他让我务必还给你。”
  阿喀琉斯是一个半人半神的英雄,踵是脚踝的意思。
  传说他的母亲为了让他炼成“金钟罩”,在他刚出生时将其倒提着浸进冥河,使其能刀枪不入。但遗憾的是,冥河水流湍急,母亲捏着他的脚后跟不敢松手,使得脚踝不慎露在水外,成为他最脆弱的地方,全身惟一一处死穴,因此埋下祸根。长大后,阿喀琉斯作战英勇无,却被一箭射在脚踵身亡。
  盛十年说过,她是他的阿喀琉斯之踵,他唯一致命的弱点!
  “你出现以后,我知道早晚他会有这一天的。”
  黎七羽看着手里的神祗,脸雕刻成盛十年的样子,她有强烈的不好预感,嗓音蓦然沙哑:“他怎么了?”
  “你幸福,他幸福。取决于你过得好不好。”
  “盛阿姨——”
  “离婚后,有什么打算?”盛母柔声转移话题,“只要你愿意,盛氏永远是你的家。知道你要来,这是我煲的汤,还有你最爱吃的饼干……尝尝看?”

  黎七羽的手发沉,只觉得雕塑无之重,她心里的仇恨执念在顷刻间分崩离析。
  黎七羽在医院里住了下来,用心照顾盛母。
  像久别重逢的母女,她们无话不谈……对盛母她没有秘密。
  第五天,刚陪着盛母做完复检,推着轮椅晒完太阳回病房——
  黎七羽整理着床铺,一本画册从枕头下掉出来。
  【七羽,不管以后你会在哪,都要让我知道。世界那么大,你总要提前告诉我,我才好决定坐什么交通工具,走哪条街道,穿怎样的衣服,带着什么样的风景,去找你……】
  黎七羽深深屏息,打开扉页,不同时期的小七羽,盛十年作得一手好画,记录了少女时代她每个重要阶段的样子。长发、马尾辫、丸子头、双马尾……连衣裙、背带裤、南瓜裙、小洋装……唯一相同的是,小七羽灿烂的笑容!

  那笑从骨子里溢出来,只是看看觉得幸福啊。
  画册到一半,小七羽的笑容有泪,躺在病床的,被关在鸟笼(监狱)里的,穿着婚纱出嫁的,在薄家大门乘坐马车出行的……
  黎七羽震颤,原来盛十年一直没有离开过她,在她嫁给薄夜渊的那两年,他在远处看着。
  竟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娶黎百伊!再重逢时对她冷漠以加,宁愿守着一颗心脏!

  画册最后,是犹如从冥界走出来的魔王,男人的五官英俊嗜血,邪狂的五指扼住她的脖子。
  黎七羽脑子白光一闪,梦境的身影与之重叠。
  她一直在寻找的神秘人,当年小七羽深深爱过的男人,是他——北堂枫?!
  黎七羽扯唇笑了,想起北堂枫再重逢时,对她犹如陌生人的漠视!
  他甚至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亲密车震。
  “七羽……”从卫浴间被护工扶着出来的盛母,惊诧地看着她手里的画册,“十年让我别告诉你。”
  恍神间,仿佛看到盛母的脸变成盛十年,他们的眼睛一模一样,温润又沉默,像隔着千山万水。
  到此刻,她才知道什么是宽恕的感觉,才真正地原谅了盛十年!

  她也知道了,他一直在等待什么,只要她那么做……他本来,能释怀地离开这世界。
  黎七羽全身的血液逆流,但是来不及了,她甚至没有好好与他道别!
  祸端全是因她而起,盛十年至少在保护她的路,尽了全力。
  “他一直没有去找我,是北堂枫威胁他了?”

  盛母脸色复杂:“十年怕你知道了,会去报复北堂!这条路不要越走越错了,回头吧!”
  还能回头吗——
  是北堂枫一手主导了悲剧的源头,她错怪了盛十年,报复错了方向!这残忍的真相让她险些难以接受!
  她要知道北堂枫到底在计划什么阴谋,她在那盘棋属于哪个位置!为什么偏偏要是她嫁给薄夜渊,最终目的是什么?而且,她要把所有人受过的伤痛,如数还给他北堂枫!
  “少爷,少奶奶终于离开了医院,去了教堂。”
  薄夜渊签订下一份合约,与对方首脑交握,听到雷克悄声报备。

  这几天黎七羽异常安分,待在医院照顾盛母哪也没去,薄夜渊派了人看守在医院附近。
  如果黎七羽将来想在意大利定居,薄夜渊毫不介意在意大利撅起薄氏企业。
  即便她只是来旅游观光,他也希望她入住的酒店、进的商场、游玩度假村时,都挂着薄氏家族的家徽!
  黎七羽在神像下为盛十年祷告,一待是三个小时。
  直到双腿麻了,背脊僵硬,她缓缓从长椅站起来,一个黑袍修女走过来道:“你看起来很悲伤,如果是哀悼亲人的长逝,我建议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最接近帝,或许他能听到你的声音。”
  “什么地方?”黎七羽虽然是个无神论者,可此刻压在她心里的重担不进行忏悔,她会发疯。
  “你随我来。”修女抱着圣经,转身走去,眼角闪过一丝诡谲的光。
  黎七羽跟着她往前走,从后偏门绕过曲折的回廊,进入一个别院。
  被主教堂掩影在后,院子里开满了花丛,不知道什么品种,仿佛彼岸花一样盛魇。
  这座教堂呈巴洛克风格,有祭坛和两个耳堂。推开祭坛右侧的一道小门,走过长长阴暗的甬道。

  黎七羽没想到,她会被带进传说的人骨礼拜堂——是用人骨装饰而成的教堂墓场。
  礼拜堂四面的墙壁嵌满了遗骨,有骨头也有骷髅,从地一直堆砌到穹顶!
  日期:2017-12-12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