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6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放下了被子,B哥说:“董宁,听说春华公司来的人是你的亲戚。”
  这没什么不能说的,B哥既然这样问了,那就代表他已经知道了,我说:“是的,是我表姐夫,还有二哥。”
  B哥笑笑,说:“原来都是亲戚啊!那应该更好说话才对。”

  因为叙述者不同。B哥只听到我不讲情面,拒亲戚与千里之外,他并不知道其实这里面有很多的过节。
  表姐夫找B哥来当说客真是不明智,这样搞,我对表姐夫更厌烦了,这事怎么能成。
  我说:“B哥,咱们就不要说这事了,吃吃菜,喝点酒吧。”
  B哥笑了笑,说:“兄弟,原谅哥哥,知道你不爱听,就几句话。”
  我点了点头,B哥想要说。那他就说,不过,他耗费的是我们之间的情谊,刚刚听到他的心里话,便让我对他失望到了极点,虱子多了不痒,尽管说,没事。
  B哥说:“亲戚,还是要多走动的,以后没准有什么事情需要亲戚帮衬,我说呢,这事你也能出上力,能帮多少就帮多少,帮不上,他们也不能说什么,但是你帮了,大家都高兴,况且也不是白帮,我听那边的意思,这事要成了,给你这个数。”

  B哥伸出了五个手指头。
  我没心思猜这个,管它是五万五十万五百万,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说:“B哥,这事吧,咱们要从公司考虑,不能填了自己的腰包,出卖公司的利益,你说对吧。”
  B哥的脸稍微有点僵,不过,他以为我是随口说说的,殊不知我是在点他,告诉他,他现在这样做不对的。
  B哥说:“这事吧,我是没办法说了,来,喝酒。”
  又碰了一杯,B哥放下了酒杯,歉意的一笑,说:“董宁,还有一件事情你要原谅我,哥哥我自作主张把你表姐和表姐夫带来了,他们就在隔壁,这个时间应该要进来了。”
  草!
  我生气了。
  没有这么办事的,先斩后奏,你都安排好了你跟我说什么,你考虑我的感受没有,亏我拿你当兄弟,你拿我当傻逼啊!
  我只是叹了一口气。
  B哥说:“兄弟,你一定要原谅哥哥这次,你表姐和表姐夫说你们之间有些误会,但你不接他们电话,不给他们机会,他们也没办法解释,我看他们说的可怜,就答应带他们过来。”

  可怜?
  你他妈的逗我?
  要不是为了钱,你会带他们来。
  今天B哥的表现实在让我大失所望,人都是这样吗?变得真快,变的这么彻底,让人一点也认不出来。
  B哥刚说完,表姐和表姐夫推开门进来了,两个人的脸上堆着笑。
  B哥站了起来,拿起了衣服,说:“你们慢慢聊,我就先走了,兄弟,别生气啊!”
  快要被气死了,还让我别生气,牛。

  这样看来,这顿饭也是表姐表姐夫请的,我吃了不少啊!真是倒霉。真不想跟这两口子有关系。
  拿着衣服,B哥走出了门,表姐和表姐夫连连道谢。
  关上了门,两个人脸上堆着笑走了过来。
  表姐说:“董宁,你还想吃点什么,再点一些。”
  我说:“够了,这顿饭很丰盛。”
  表姐夫说:“你说那些没用的干什么。来,过来,快点。”
  说完,表姐夫膝盖弯曲,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旁边的表姐有些不情不愿,可被表姐夫一拽,也跪倒在地。
  这一出,真是六。
  看着表姐和表姐夫跪在我面前,我心中异常唏嘘。
  我不是没想过现在这个场景,但是真的发生了,我有点接受不了,他们对不起我,说我说我妈,不过,总归是亲戚,有一丝亲情在,为了利益,他们现在就下跪,脸去哪里了?
  我希望的是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各过各的,也希望他们可以改改,不要老想着走人情,你走的了一时,走的了一世吗?

  走人情一定涉及到钱权交易,没人可以保证不出事,到时候表姐夫出事了,表姐习惯了锦衣玉食,花钱大手大脚,好铺张浪费,我怕她成为另外一个彭梦琳,不过她长的没彭梦琳好看。身材也没彭梦琳好,智商比彭梦琳差,我估计她的结果并不会多么好。
  希望是希望,还是要靠这两个人自己醒悟,别人说,只是听听。
  表姐夫一脸的谄媚,他笑的脸上都快开花了,他的目的是合同,为了钱,他叫我爹都成,相反表姐便有些不情愿,我是她的表弟,就算没有之前的过节,她心里也是既不愿意的,加上表姐又是个锱铢必报的人,让她低头真是难为她了,还是钱的威力大啊!
  “董宁啊!之前是误会,我和你表姐对不起你。对不起姨,我们正式向你道歉,对不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过不去了。”
  我说:“姐夫,我叫你这一声,就代表我不介意之前的事了,你们应该也得到了教训,再说我原本的打算就是别在见面,自然也没什么瓜葛,我知道你们为什么低头,主要是因为公司合作。”
  表姐夫说:“对对对。”

  我说:“你们能先站起来吗?”
  表姐的身子往上起,可表姐夫这时候说:“我们不站,我们就跪着。”
  听到这句话,表姐又跪下了,瞪了表姐夫一眼,表姐夫不甘示弱,瞪了回去,好像是在说,你个臭娘们能不能听话,按照咱们说好的来,还想不想要钱了。
  感觉表姐一脸的生无可恋。
  不过表姐夫这是想要干什么,下跪来威胁我?不达到他的目的他就不起来?当这是小孩子玩过家家吗?
  起不起来跟我有什么关系,想跪就跪吧。
  我笑笑。说:“那我就长话短说了,这些话我之前也说过,你们拿不到合同与你们公司自身实力有关,如果真的实力够,我们公司没道理不赚钱的。”

  表姐夫说:“可是...”
  我打断了表姐夫的话,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我们有过节,没错,我们有,还很大,你们侮辱了我和我的家人,我很生气,这跟公司的事有关系,但不起决定性作用。”
  表姐夫说:“还是我们做的差了,那谁,快点,道歉啊!”
  表姐的脸有点扭曲,内心的斗争很激烈。一面是向我低头,一面是不向我低头,两方斗的很焦灼,不相上下。
  最后,终究是钱占了上风,表姐说:“董宁,是表姐我错了,我原谅我们吧。”
  我揉了揉太阳穴,我说:“我都跟你们说了,这事关键不在我。”
  表姐夫说:“董宁,我都打听到了,你跟白总是那种关系。所以...”

  话没说完,不过意思是你骗谁呢,我全都知道了。
  日期:2016-12-20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