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4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阵短音乐响起,手机关机了,张天凯又把手机装进袋子,放到了楚天齐面前。然后又从另一个袋子里取出手机,示意了一下:“我的也关了。”
  看着张天凯刚才一系列好似无意的动作,楚天齐意识到,张天凯心思太细腻了,也真够谨慎。
  约自己前来,张天凯只说让自己“汇报工作”;即使让庞庆隆和自己谈,似乎也没告诉庞庆隆相关细节,更像是用庞庆隆进行试探;本来办公室即可交谈,却偏偏选择了这么一处隐秘所在,时间也安排在黑夜,他还戴上了墨镜;在给自己再次打电话时,故意隐藏了号码,还提示自己把车停放到别处;张天凯选择这里,并非只是因为这里相对隐秘,更因为这里能够代替他搜身——换衣服;就是这样,张天凯还不放心,还把自己的手机关掉,分明是防备上面有什么摄录、监听设备在工作。张天凯这可不是一般的谨慎,更像是警务人员的敏感,自己一定要小心应对。

  面带微笑的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张天凯说了话:“你说要汇报工作,现在开始吧。”
  果然是老手,时时刻刻都要争取主动。那怎么行?想到这里,楚天齐也微微一笑:“是您让我来的?我不知道您想听什么?”
  “小楚同志,我发现你有斤斤计较的习惯,这样可不太好吧。抛开职务不说,最起码我是一个老同志,你还是应该……”张天凯话到半截,停了下来。
  楚天齐接了话:“张先生,您刚才说今天是私人身份会面,我觉得还是要少一些规矩为好,否则可能会影响交流的坦诚。”
  “果然是斤斤计较啊!”张天凯脸上笑容还在,但却少了一丝慈祥,多了些冷峻。
  楚天齐没有回话,只是微笑的看着对方。

  “好吧。”张天凯缓缓的说,“周一的时候,你和我讲了几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和他有什么联系?”
  楚天齐明白,对方口中的“他”到底是谁,于是说道:“那我就一件件的揭开谜底。先说第一件,去年九月底,昊方与大亚地产项目经理被打,经调查,幕后指使者叫常永金。您知道这个人吗?”
  “常永金?不知道。”张天凯摇头。
  楚天齐看着对方:“警方准确掌握了该人信息,当时常永金正是张鹏飞的司机兼保镖。”
  “再说他的时候,你就称呼‘张老板’。”张天凯“哦”了一声,眉头皱了起来,“好像十月上旬的时候,又有施工企业的人被打了,这怎么解释?”
  楚天齐回答:“一开始的时候,警方也曾经疑惑过。但众多人证、物证组成证据链,表明那是有人为了转移视线、嫁祸于人,而玩的苦肉计。”
  张天凯闷哼了一声:“说下一件事。”
  楚天齐继续说:“去年十二月,董副厅长去成康检查,有市民在昊方地产聚集,所好及时疏散,没有影响检查。经过警方调查,那些聚集市民是受雇于人,是被一个叫‘铁锤’的人用三万块钱雇的,而这个铁锤手里的钱就是从‘常永金’帐户上汇出的。另外,当时董副厅长根本不欲去昊方地产,而是在张老板一再劝解下才去的,也正是这么一番耽搁,也才给了警方处理突发事件的时间。”
  “这和张老板有什么关系?”张天凯提出了质疑。
  楚天齐一笑:“等我把那几件事的谜底也揭开,一并再回答您的问题。那天我说到有人以上礼为名,拿一万元钱对我陷害。玉赤县警方查实,那个人叫‘二黑’,是受雇于一个叫‘老炮’的人,这是第三件事。
  再说第四件,就是张二壮父母二次闹腾的事。经查实,那个女人根本不是张二壮的母亲,而是被别人指使,用以蒙蔽张父的托,谎称是张二壮后妈。当时那个小孩也是这个女人带去的,跟张二壮没有一点关系。警方后来又抓获了那个同来的律师,据律师讲,他也是受雇于人,那个人被称作‘炮哥’。

  就在您出席全省建筑安全现场会期间,矿井发生爆炸,所幸没有人员伤亡。现已查明,*型号与三号矿井常用*不符,是由一个叫‘黑蛋’的混混提供的,这个‘黑蛋’也受‘炮哥’指挥。现在玉赤县警方已经抓获‘老炮’,‘老炮’承认,他和‘炮哥’是同一人,他还交待,他的所作所为全是受常永金指挥。”
  沉吟少许,张天凯说了话:“在你说的这些事中,似乎好几件都涉及到了昊方地产,这个公司看来也是很爱惹祸呀。”
  楚天齐摇摇头:“并不是昊方爱惹祸,而是他们和一个狠人形成了直接竞争关系,而且专业实力又高于这个狠人,所以狠人才会一次次给他们制造麻烦。”
  “听你刚才所言,似乎都是猜测之语,也不足以说明什么呀。”张天凯看似说的轻描淡写,“还有吗?”
  楚天齐道:“有。成康市秘书科杨永亮被抓后,曾经交待,他把我的一些工作与私人动向及时汇报了给了‘老炮’。而我多次因此遭到了别人攻击。杨永亮还说,‘老炮’曾经跟他讲,是奉张老板之令行事,杨永亮还和张老板通过话,张老板表示会让其父提拔杨永亮。”
  “胡说,有些人犯事后,就会到处乱咬。”说到这里,张天凯又转移了话题,“在你说的几件事中,似乎都涉及到了常永金。可是即使常永金做过张老板的司机,但并不代表张老板就和这些事有关系吧?就好比全市官员都受市委领导,那不能下属出事,就都和书记、市长划等号吧?”
  楚天齐淡淡的说:“当然,下属犯事未必和领导有直接关系。正因为这样,庞庆隆涉嫌窝藏犯罪嫌疑人,并不应该随便牵扯其直接领导。”

  “什么?你说什么?”张天凯猛的身子前倾,紧紧盯着对方,“庞庆隆窝藏犯罪嫌疑人,你有什么证据?”
  “警方有,但现在还在保密阶段,所以我们不能详细去讲。我现在能说的是,常永金就在庞庆隆的老宅多次躲藏过,警方已经掌握了这些案情,常永金也交待了。因为庞庆隆和案子有牵连,这也是我不和庞庆隆谈的最主要原因。”楚天齐微微一笑,“对了,警方已经抓住了常永金,常永金也交待了这些事,还交待了幕后主使人,他说是张老……”
  “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张天凯挥手打断,面色严肃,“今天见面的事,不要和任何人讲。”
  “明白。”楚天齐点点头,“我讲的一些事也不要随便透露,尤其不要和当事人讲。”
  “我能分的清轻重。”张天凯挥了挥手。

  楚天齐微笑致意:“那我先走了。”
  “走吧,回去等消息。”张天凯再次挥挥手。
  楚天齐拿起桌上塑封袋,站起身来,拉开屋门,走了出去。
  张天凯的脸色忽然变的特别难看,嘴边肌肉不停动着,胸脯也起伏的甚是厉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