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医生左右看看我俩,疑惑地道:“你俩到底是什么关系,手术到底做不做,尽快做决定,商量好了告诉我。”说着,转身出去了。
  乔菲用愤怒的眼神盯着我冷冰冰道:“徐朗,你这样做不觉得有些过分吗,有什么权力替我做决定,身体是我自己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认识这段时间以来,她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和趾高气昂的语气,好像谁欠她钱似的。好在我脾气好涵养高,换做别的女人早就扭头离去了,管你死活的。不过,我总觉得她不是这样的人,而是试图用这种方式掩饰内心受到的伤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那天银行卡被冻结一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受伤的女人内心极其脆弱,尤其是来自感情的挫伤和打击,爱之深恨之切,很长时间无法自拔。从目前症状看,心不在焉,脾气暴躁,容易动怒,自暴自弃,像极了失恋的女人。
  我不与她计较,越是这个时候越得沉住气。万一想不开来个跳海跳楼的,好好的姑娘一辈子就毁了。耐着性子宽慰道:“行了行了,你是和我没半毛钱关系,但这事既然我遇上了就得负责到底。”
  也不知那句话触动她的神经,突然愣在那里,不一会儿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最不能看女人落泪,似乎是致命弱点。我举起手犹豫片刻,轻轻地放到后背上,谁知她本能地躲开,扭过头偷偷抹眼泪。
  “冯院长,您怎么来了?”
  我寻声扭头,只见冯雪琴提着包行色匆匆进来了,看了看我,再看看的乔菲,露出复杂的眼神努了努嘴道:“这就是病人?”
  没想到冯雪琴亲自过来了,我很是感动,上前道:“冯姨,您怎么来了?”

  冯雪琴没有回答,把包递给旁边的医生接过X光片对着灯光看起来。刚才检查的医生点头哈腰汇报工作:“冯院长,病人的情况很严重,需要立即手术,可病人不太配合……”
  冯雪琴放下片子,走道乔菲跟前握着脚活动了几下,然后使劲一用力,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她轻轻放下脚对旁边的医生道:“不能以手术的标准来衡量病情,只是个脱臼做什么手术啊,又不是骨折。”
  说完,转向我露出一丝笑容道:“我已经帮她接好了,回去以后抹点跌打丸,最好用白酒调配,然后用冰袋冷敷,过两天就好了。”
  冯雪琴当年是1258厂医院的骨科医生,医术高超,妙手回春,在云阳市都小有名气。厂子倒闭后好几家医院争先恐后抢着要,最后选择了第五人民医院,荣升为副院长。
  我连忙感谢道:“谢谢了,还麻烦您跑一趟。”
  冯雪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递了个眼色道:“你出来一下。”
  医院走廊里,冯雪琴直言不讳地问道:“这是你女朋友?”
  “不是,同事。”
  “哦。小雯说你们今晚在一起聚餐,你怎么……”
  我尴尬笑了笑道:“本来打算去的,可遇上这档子事,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管吧。”

  冯雪琴露出慈祥的笑容,摸了摸我的头道:“和你爸一样,都是热心肠人,总爱管闲事,不过阿姨喜欢。小雯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后天就要走了,明天是周末,中午叫上你爸过来吃饭,给你们包饺子吃。”
  我不好意思拒绝,眨了眨眼道:“我要吃龙虾馅的。”
  “好,阿姨给你做。”
  “那谢了,我先送她回家。”说着,办了个鬼脸转身进去。

  “慢着点,也不怕摔着……”
  我出生在一个单亲的家庭。9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撇下我们仨驾鹤西去。此后,我父亲既当爹又当妈把我和妹妹拉扯大,也就在那一年,叶雯雯的父母亲离异。
  最艰难的日子里,冯雪琴时常来我家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而我爸也帮衬着她熬过最无助的岁月,可谓是同病相怜。
  一些老街坊觉得他俩命苦,又特别般配,几次三番往一起撮合,可我爸说什么都不肯答应。
  关于这件事,我和妹妹举双手赞成,还鼓励他勇敢地追求自己的爱情,可他始终不愿意迈出那一步。我以为是怕顾及我们的情绪,直到有一次彻夜畅谈才了解他真实想法。
  他和叶雯雯的父亲是曾经的战友,是过命的兄弟,夹杂着这层关系无论如何无法接受。如果说换做别人,他也就认了。他的顾虑我能理解,换作旁人也难以割舍曾经的革命情义做一些不耻事情。当然,这或许没什么。
  而冯雪琴呢,对我爸的感情矢志不渝。十几年过去了,以她的条件再婚绰绰有余,而且追求者也不少,其中不乏一些大老板大领导。据说,百业集团董事长韩万山对其情有独钟。面对诸多追求者,她始终不为所动,选择默默地付出。
  有时候,总觉得我们一家人挺对不起她的,可感情这种事又不能强求,最终还得我爸做决定。
  回到病房,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有些懊悔,要不是那天故意调戏她也不至于崴了脚。长叹一口气道:“医生说不用手术了,待会我去买点药送你回家吧。”
  乔菲依然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强撑着欲与站起来。我要过去扶她,愣是倔强地拒绝了。
  与冯雪琴道别后,我急急忙忙买了药,刚出大厅袁野又来电话了。这次直接破口大骂起来:“我说徐朗,你孙子太不够意思了,有你这样做的吗,我们他妈的等你快一个小时了,一句话,到底来不来?”
  这孙子喝多了,我打着哈哈道:“你们先吃着,这不是单位加班嘛,马上就完。”
  “你他妈的快点的!”
  袁野嗓门大,打电话的时候一旁的乔菲都听到了,面部表情发生微妙变化。待我打完电话后声音低沉地道:“待会我打车回去,你去忙吧。”说完,拖着腿往外走去。
  我连忙追上去道:“送佛送到西,还是把你送回去吧,这个样子实在不放心。”
  “真的不用,我自己能行……”
  “别逞能了,你知道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就是倔,何必呢。等着,我去推摩托车。”
  骑着摩托过来支好,看着乔菲笨手笨脚的样子我实在看不过去了,上前一把抱起来扶到后座上。这次她没有情绪激动,而是脸色微微泛红,略带羞涩偏向一边。
  我给她带上头盔,骑上车发动后回头一个邪笑道:“你可抓紧了啊,我骑摩托是出了名的快,江湖人称滨江十三郎。”
  乔菲眉头微蹙,流露出复杂的眼神本能地抓紧了我的衬衣,即便如此,与我后背之间保持了一定距离。
  云阳的夜晚是最美丽的,夜色如浓稠的墨砚,缀满一闪一闪的星光,而城市却依旧繁华喧嚣。霓虹灯点亮了奢华,也掩盖了星月的清辉,放肆地把变幻的彩色投向天空。
  日期:2017-12-1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