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3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我没有撒谎,指着远处的乔菲道:“妹妹,那边有个紧急病人,情况很严重,你看……”
  本以为女子会心轮,谁知白了一眼头偏向另一侧。
  世态炎凉啊。
  抓耳挠腮想了半天,猛然想起叶雯雯的母亲冯雪琴就在这家医院,还是副院长,赶紧找出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在一个院生活过,自然再熟悉不过。何况我家老爷子和她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说起话来相对随意。手机铃响了两声接了起来,笑呵呵地道:“是丁丁啊。”
  我顾不上客套,连忙道:“冯姨,我现在第五人民医院,我一同事需要急诊,您看……”
  冯雪琴疑惑地道:“你不是和小雯在一起吗,怎么,该不会是小雯出了事吧。”

  “没有,是我同事,真的很紧急。”
  “好,我现在安排人急诊,你现在在哪?”
  “门诊大厅。”
  “那你待着别动,待会有人过去找你,需要不需要我过去一趟?”
  “不劳烦您了,非常感谢!”
  “客气什么,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冯姨能帮的一定帮。”
  挂了电话,心情舒畅了许多。不一会儿,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一路小跑过来,环顾四周锁定了我,走上前客气地道:“请问您是徐朗吗?”
  “嗯。”
  “病人在哪?”

  我冲着一脸惊讶的乔菲努了努嘴,医生行动迅速将她扶到移动库上推向走廊一侧的急诊室。
  在门外等候的间隙,袁野来了电话,拼命催促:“你小子怎么还没过来啊,小雯和文涛都来了好大一阵子了,就差你了。”
  我本来也不打算去,恰好又碰上乔菲这档子事,搪塞道:“我正在单位加班呢,可能要迟过去一会儿,要不你们先吃吧。”
  “什么?加班?都他妈的什么时候了还加班,赶紧的滚过来,咱几个好不容易在一起聚一聚,别撂挑子啊。”
  袁野还没说完,张文涛夺过手机吼道:“徐朗,你该不会是因为我在不过来吧?”
  我冷笑一声道:“想多了,真的有急事。”

  “还是金沙湾的项目吗,我也正好想和你谈谈,快过来吧。”
  “真的暂时走不开,你们先吃着,我随后到。”
  一番推辞后挂了电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似乎在逃避,至于为什么,其实我也不知怎么想的。
  心烦意乱地来到门外,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伴着海水的微风拂面吹来,给燥热的心掠过一丝淡淡的清凉。
  靠在门柱上点燃一支烟,望着若隐若现的繁星闪烁,丝许未褪去的霞光环绕在云江上空,仿佛在编织五彩斑斓的梦想。夜色阑珊,月影迷离,在这未央的夜,荡尽岁月的尘埃,暗叹繁华如烟。
  26岁的年纪本应该朝气蓬勃,奋发有为,而我却安于现状,乐不思蜀。越来越喜欢追忆往事,时常回味曾经的津彩瞬间而沾沾自喜,陶醉其中。按照心理学,这属于逃避现实,喜欢沉浸在过去的维度满足内心的空虚。
  亦或是对的,就好比叶雯雯的出现,彻底扰乱了我的生活。那仅仅是孩提时代的情愫初开,那一晚海滩的快乐时光仿佛发生在昨日。
  那一晚,她踮起脚尖轻启朱唇在我额头吻了一下,然后深情地望着我说喜欢我,时至今日都能感受到湿漉漉且柔轮的嘴唇,以及那淡淡的洗发水味道。
  三天后,她消失在我的世界,从此无影无踪。以至于很长时间神魂颠倒,直到今天都忘不了那柔轮的一瞬。
  不止无数次幻想过重逢的那天,在内心深处无数次演练过拥抱,可真正面对的时候却不知所措,成了一个人的独角戏。
  可能是我想多了。人家是有男朋友的人,而且很快会离开。何时才能相见,也许不会再见。

  “谁是病人的家属?”
  医生的喊叫打断了我的思绪,匆忙丢掉烟头踩灭跑进去道:“医生,我是她同事。”
  “哦,她家人呢?”
  “这……”
  医生似乎明白了什么,拿着笔在纸上划拉两下道:“你随我进来吧。”

  看着医生一脸严肃的表情,我忽然有些紧张,该不会查出其他问题吧,赶紧尾随进去。
  医生坐下摘掉口罩道:“病人脚踝关节脱臼,而且韧带拉伤,建议住院立即手术。”
  我松了口气道:“严重吗?”
  医生抬头冷冰冰地看着我道:“你说严重吗,已经脱臼了还穿高跟鞋,真不知道现在的女人怎么想的,为了臭美都不顾及身体健康了。”
  “您批评的对,随后我一定狠狠批评她。那就按您的意见赶紧住院治疗吧。”

  医生面无表情道:“病人要手术的,需要家属签字,你能代替吗?”
  我愣了愣道:“我签字管用吗?”
  “当然不管用了,赶紧的,让她家人现在过来,再不手术会延误病情。”
  我那知道她家人在那啊,忸怩半天道:“医生,她刚刚从日本回来,家人都不在身边,您看……”
  医生合上文件夹起身道:“那我担不起这个责任,你还是想办法吧。”说着,转身往急诊室走去。

  我一脸懵逼,两三步追上去道:“医生,要不您征求下她的意见,她家人确实不在云阳。”
  医生想了片刻道:“那你进来吧。”
  进去后,只见乔菲在躺着,脸上没有一丝血丝,表情十分痛苦,迷离着眼神看着我,脚踝比刚送来时都肿的厉害。
  “医生,我还有很重要的工作,能不手术吗?”乔菲有气无力地央求道。
  医生对每个病人如同商品早已司空见惯,直截了当道:“身体重要还是工作重要?你这个情况必须手术,不建议保守治疗。”
  我在一旁附和道:“还是听医生的吧,别和自己过不去。”
  乔菲依然故我,坚持不做手术。医生无奈地道:“该说的我都说了,至于怎么治疗还是你来决定吧,不过我还是建议手术。”
  乔菲撑着手臂坐起来,咬着牙准备下库。我连忙过去扶着道:“乔总,你不能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还是听医生的吧。万一留下什么后遗症,后悔都来不及。”
  乔菲拼命摇头道:“我不做,送我回酒店吧。”
  “不行!”我提高声音分贝道,“在单位你是领导,但现在必须听我的,必须做。”

  乔菲惊愕地看着我,半天道:“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听你的。我自己回去。”说着,强撑着站起来,一瘸一拐往门外走去。还没走几步,身体重心向后偏移,差点摔倒在地。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上前一把将她抱起来,吓得她花容失色,拼命挣扎道:“你个臭,快把我放下来。”
  拳头如小雨点砸到身上,我强行把她抱在病,回头对医生道:“医生,我们听您的,做手术吧。”
  医生和乔菲不约而同道:“你是谁?”
  我想都没想,道:“我是她男朋友,这个字我来签,一切后果责任都由我来承担。”
  乔菲瞪大眼睛,情绪变得急躁起来,转向医生道:“医生,别听他瞎说,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手术我不做,希望保守治疗……”
  我打断她的话道:“医生,她崴脚的时候磕到脑袋了,可能出了点问题,她在胡言乱语,听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